【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情感故事 > 经典文章 > 正文

老家的“东方呢”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11-29 06:21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秋去冬来,又到换季时节。打开衣柜,看到整齐摆放的各种衣服,不由地想起了老家的“东方呢”。

 
 
 
人到老年,容易触景生情回首往事。虽然时间淡化了记忆,但那些曾经刻骨铭心的亲身经历却是难以忘怀的。现在的年轻朋友们也许已经很少了解,三年困难时期,由于物资短缺,实行计划供应,衣食住行、日常用品几乎都要计划供应。粮票肉票豆腐票,布票油票火柴票,还有当时的三大件(手表、自行车、缝纫机)等等都要凭票购买。而发到每个人头上的票都是定量供应且数量很少,是很难满足日常基本需求的。以布票为例,往往要把一家人的布票凑在一起买布才能做一套衣服。为解决起码的穿衣问题,老家的一些农民把生产队年终分的棉花,织成家织布自家做衣服,也有的农民拿少量的棉花到镇上去换钱。
 
 
 
当时老家的家织布流行染成藏青蓝色,做出来的衣服和海军军服很是相似。因此,大家就把这种藏青蓝色的家织布戏称为“海军呢”。但是,这种家织布数量也很少,经济条件不好的家庭也是买不起的。那个年代,能穿上一套这种“海军呢”做的衣服,已经成了有钱人家的象征,除了自已神气十足,也一定会让别人羡慕不己。时间一久,有人觉得把这种家织布叫作“海军呢”还不够气派,又取了个新名字叫作“东方呢”,认为这样才更能显示出这种家织布的儒雅和高贵。
 
 
 
老家有句俗话,叫作“新老大、旧老二,补补连连给老三”,也就是说孩子多的家庭新衣服总是给老大做,老大穿小了再给老二,老二穿小了,再缝缝补补给老三。作为家里的老三,我穿的都是两个哥哥下放给我的旧衣服,衣服破旧虽然比不上老和尚的百衲衣,但也是补丁打补丁仅能遮体而己。三年困难时期我已十多岁,眼看着就要小学毕业考初中了,我穿的烂衣服,让母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决定想尽一切办法也要给我做一套“东方呢”新衣裤,以让我体体面面地去上中学。
 
 
 
好在老家黄麓是有名的棉产区,每年七至十月都是棉花采摘期。记得我十二、三岁时,母亲一有空就带着我每人拎着一个旧筲箕,去周边生产队收完棉花棉柴还未拔的棉田里,把那些没开花的棉果子和棉花瞎瓣子拾回来。有时候要顶着烈日跑好几里路,才能拾到一点点。每次回来,我的手臂和小腿都被棉花枯枝划出一道道血痕,但看到拾回的棉瓣,不但不觉得苦,反而有一种发自内心的从未有过的开心和快乐。其实,快乐有时真的很筒单。
 
 
 
那时家里要买棉柴烧锅,母亲还一边烧锅一边把棉柴上的瞎瓣子收起来。这样积少成多,足足凑了两大簸箕棉果和瞎瓣子,再放到太阳下晒个十来天。直到棉果炸开棉瓣晒干后,母亲哥哥和我就开始用手把棉瓣一瓣瓣撕成絮状,捡去杂质,加上母亲省钱买的少量棉花,合在一起送到弹花店弹成棉絮。棉絮拿回家后,母亲在桌子上用一根长筷子,把棉絮搓成一根根油条状的棉条,然后从别人家借来纺车开始纺纱。让我难忘的是,深更半夜,母亲仍不知疲倦地在堂屋里就着油灯纺棉纱,纺车的“呜呜”声至今犹在耳边。母亲日夜辛劳,用了近一个星期终于把棉絮纺成纱穗。记得那天下午,母亲和我抬着半稻箩纱穗送到织布店,过了称并交一个纱穗作为工钱。此后,我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已把织好的布送到染坊染成了“东方呢”。看到漂亮的布料,我的眼晴有点湿润了,我深知这布来之不易,它不仅凝聚着母亲的慈爱和心血,也让我慢慢学会了怎样面对和战胜人生路上的各种困难。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老家的“东方呢”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