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文短篇 > 正文

可以放书的地方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11-22 20:43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可以放书的地方

 
文/赖建平
 
 
 
除了教师之外,我还有多重身份:爱好马拉松,是跑者;喜欢骑单车,是行者;钟情码汉字,是作者;热衷爬高山,是驴友……然而,我最愿意称自己是个读者,且是终身的读者。
 
 
 
我的书房宽大,简单。一组双人沙发,一张书桌,一个书架,如此而已。书架上满满当当,都是书。现在已经有些放不下了,只能一层当两层用。
 
 
 
这些书,都是近十年买的。
 
 
 
早先,我的房子是七十平米的蜗居,住人尚可,藏书不易。思前想后,别无他法,只好在不足四平米的架空层里,用两只条凳和一扇门板搭了个架子,将大部分书装进麻袋,码在了门板上,家里只留下数十本常用的。
 
 
 
不料某日,到架空层拉电瓶车,见门虚掩着,以为自己一时疏忽,忘了锁门。进了门,刚要拉车,忽然发觉有些异样,仔细一瞧,十几袋书不见了!沮丧地报警,警官匆匆赶来,问案情,做笔录。
 
 
 
不过,我就知道这种案子基本是破不了的:因为这些书的确不值钱,更因为快过年了,各种大案要案得抓紧侦破,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实在不值一提;更何况很多人难理解藏书者对书的感情。
 
 
 
以往,每次进入架空层,面对这些书,我都有一种愧疚感——它们从衢州师范学校的学生宿舍壁柜中启程,辗转在七里山区与航埠橘乡,又跟随我来到了衢州城的蜗居。
 
 
 
我曾多次幻想有一间大大的朝南的书房,墙壁就是顶天立地的书架。坐拥书城,激扬文字,就是我向往的生活。从没有想过,这些陪伴我多年的老伙计,居然会用这样的方式,悄无声息地离开。
 
 
 
架空层里,插着钥匙的电瓶车,未启封的食用油,景德镇的青花瓷,居然都安然无恙,而那些又重又卖不了几个钱的旧书竟然不翼而飞,这让我百思不解。
 
 
 
我曾经写过一篇《藏书祭》,专门表达对这些书的怀念:
 
 
 
“如果这些书被当作废品,换来贫困的家庭一顿不算丰盛的晚餐,我选择原谅;如果这些书被化为纸浆,重新回炉制作新书,我在另一本新书中会与它们重逢,我选择庆幸;如果这些书被一位赌徒换为赌桌上菲薄的资本,我选择遗憾。无论这些书的结局如何,我都选择心平气和的宽恕,因为在梦里还会与这些老朋友相遇。”
 
 
 
十年前,我终于有了明亮宽大的书房。可是,我又确乎未曾好好在书房里读过几次书的。或许是多年没有书房,养成了随处阅读的习惯,端坐在书桌前,正儿八经地,反倒觉得别扭了。
 
 
 
客厅、餐厅、卫生间、卧室……这些地方都是我的阅读场所。
 
 
 
我的客厅里,是随时都能看到几本书的。这些书,有的是我自己的,有的是妻子的,还有的是女儿赖小猪同学的。虽然有时它们也会被请到似乎更合适的地方,但过不了多久,又会有新的书出现在沙发上,茶几上,电视柜上……斜靠在沙发上,拿起一本书,随意翻上三五页,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可以放书的地方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