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文短篇 > 正文

邻居是个鬼不缠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11-22 20:19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文/田牡丹

 
 
 
村子东头住了七户人家,有六户人家抬头装着看不见,扭头拉脸不说话。你问都有啥过节?因为这里有三个人物,分别是瞎膏药、鬼不缠、麻弥子。
 
麻弥子那些年娃小,觉得自己男人是个老实人,惹不起事就躲着人,跟谁也不多说,一天到晚勤勤苦苦地供娃上学过日子。
 
瞎膏药年轻时能说会道有见识,村里有个东家长西家短的事,就请他说事了非。瞎膏药得谁好处向谁说话,结果小事扯大,大事扯瞎,惹得几家都不安然。
 
鬼不缠家在麻弥子和瞎膏药家中间,鬼不缠觉得自家男人没本事,啥事她都管,啥亏都不吃,啥便宜都爱占。
 
 
 
 
分产到户后各家忙各家的事,地里的活做不完,都盼着过好日子。瞎膏药眼看着家里粮满仓,几亩苹果园也卖了不少钱,有了积蓄,跟家人合计着就想把房翻盖一下。
 
当初房屋的规划都是村上统一划线砸桩,不论贫富地平线一致,街道看着整整齐齐。老房子都是卧牛根子土板墙占地面积大,现在盖的房都是水泥根子,一砖到顶。
 
瞎膏药家的房跟鬼不缠家合着的土山墙,他想干脆把房子往后盖,另外砌个砖墙。农村盖房首先要跟邻家沟通,邻家觉得合理,同意了才能动工。瞎膏药自然懂得道理,就亲自到鬼不缠家说出自己的想法。
 
瞎膏药到了鬼不缠家说了一大滩好话,鬼不缠的男人就是不哼不哈,瞎膏药急得骂了句脏话。鬼不缠骂他男人理直气壮,可见不得别人瞧不起她男人,瞎膏药骂他男人,鬼不缠上去就是一个耳光,跟瞎膏药厮打在一起。瞎膏药打女人没经验,吃了亏,回家去越想越憋屈,索性抗锄头端梯子上到鬼不缠家房顶,就是一阵乱刨。
 
鬼不缠看见自家房顶被瞎膏药刨的瓦片噼里啪啦往下掉,也端了个梯子骂着催着自家男人揭瞎膏药家房顶的瓦。鬼不缠家男人两腿哆嗦着刚上到瞎膏药家房檐头,瞎膏药就从鬼不缠家房顶扑了回来,不到一个回合,鬼不缠家男人就从瞎膏药家房檐头滚了下去。瞎膏药一看出了人命,急忙把门一锁,带着一家大小逃离他乡。鬼不缠眼看着自家男人从房檐上滚下来成了一滩软泥,瞎膏药一家人逃得没了踪影,一时间也没了主意,两腿一软坐到地上“爷呀,婆呀”哇啦啦的哭了起来,鬼不缠家男人的魂往阴曹地府走了一半,硬是被婆娘给叫了回来。这鬼不缠家男人也是命不该绝,从那么高的房檐头滚下来竟未伤筋骨,但内伤不轻。瞎膏药一家没了音信,鬼不缠家男人的医药费没了着落,她干脆把从医院回来身体虚弱的男人搬到瞎膏药家。
 
瞎膏药全家一逃就是三年多,鬼不缠的官司打了三年多,法院调查没人敢说,最后法院认定鬼不缠犯了强占民宅和入室盗窃财物罪,后经调解抵消瞎膏药支付医药费。眼看着儿要娶女要嫁,瞎膏药的房盖不了,鬼不缠一天到晚还骂的不行,惊扰的四邻不安,经村上协调给瞎膏药另规划宅基地,安排新来户跟鬼不缠当邻家。
 
新来户想把邻居关系处好,显得厚道。鬼不缠也爱新邻家,做饭时借洋火,吃饭时借盐借醋借辣子,半上午半下午借米借面,开始好歹有借有还,两家关系维持的不错。鬼不缠早上起来到新来户家压水井洗脸,拿着梳子披着头发坐到新来户的门口梳头发,中午从地里回来,衣服不换,泥土不扫,躺倒新来户的大炕上滚来滚去的,还说躺到这干净的大炕上舒坦。新来户的女人实在是忍无可忍就说:“这在我家,你也注意点形象,借的东西也该还了。”谁知这话一出,就像戳了马蜂窝。鬼不缠没还东西,还熏熏搔搔骂新来户的女人。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邻居是个鬼不缠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