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青年文摘 > 正文

探 汤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11-20 07:04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探  汤

 
文|李端利
 
      得败败这火毒!
 
      撂下锄头,搓过泥淘净了身和手,正平思谋着也该为全家寻个凉法儿呀。
 
      他手提5斤绿豆,挑开众欣超市皮门帘往出迈,一股洋灰土味热浪,从大半截裤管、上衣袖筒蹿上脸,像一只巨大的塑料袋子,从下而上并自上向下合拢一下套在他身上。他几乎呛了一下,舌根搅动喉肌,克服黏膜的犟劲,嗯嗯地清理了一下嗓眼儿,用较强气息去压制向口窍倒灌的燥气。
 
     他从指头上退下钥匙环,准备打开车头,小臂触到车把的黑铁,哦!触电般弹缩回来,豆腐干溜到右侧车把外,他猫腰绕到摩托屁股后去捡,左小腿锅贴一般滋啦一声!啊,妈呀。不知是刚才发动机的余热还是下泄天火的毒?!他顺势唾一口在右手掌,按到左腿上去。这道理缘于他炒糊了锅,汆水后心理的释然?还是来自农村人"面面土上膏药不疼也受活"的自我安慰!?
 
      这他先人的毒火,人还活不活?
 
     正平稍一抬头,有几十个方的圆的大片片状的太阳射向自己。正前方、左右封闭写字楼、培训机构的墙体反光如电焊灼目,焦距在自己和车和女人身上,活活儿地演示着物理课上凹形反馈球面中心架着的太阳能热水锅!锅心沸沸扬扬,"死人么?把伞不移过来一下。"他似乎闻见臭味,就在俩人周围。唉,弄的啥事?那片豆腐干被她踩了,滑出匀匀的豆腥长弧,在超市外的铁板上烧,边‘沿黑黄而上卷,离重口味人类的美食就差一撮椒盐孜然!
 
      车子得越过一大堆火,那是七一党建设计的红色雕塑群。火呼呼上窜,就是没有烟。车子下意识地离火偏了一下,他的头缩了一下,脸迈开它。正平知道女人在后座笑他情境中的敏感和迂。她把伞掬成大烟包一般,把头嵌入,把白生生的腿极力躲在正平的大勾蛋子后边,以防毒火舔舐。
 
       迎接他的大门是红的火。他会像驯兽师一般从火圈闯过去而安然无恙么。
 
        卸下采购的吃货,正平把车停在院子无花果树下。毫无凉意。绿蛋蛋果子倒精神,缺补花花拉拉叶荫下,一只黑蚂蚁从果脐心探出头,用前肢干巴巴搔挠,似手在洗脸,咂巴着嘴。马蜂和金龟子在红嘴大鸟啄过的无花果上斗架,他们得趋热气取食腐熟的甜饯。一会细腰振翅,一会儿金甲霍霍磨擦。青桐、葡萄、杨叶,连同菜畦的生物们都耷拉无语,脚下泥土裂开缝,咯吧吧又张大囗子,拉断菜根,茄叶像揉搓过的烧纸,地上那片枯叶的宿命一定是炭灰!他们在琢磨着雨?翘望着风?期待着云?回味着昨夜的露?
 
        老杨树上喀喳掉下一截朽枝,干脆得伏不住自己,‘‘长尾巴红嘴大鸟,以为天降美食,叼起想飞,又扔了,又去叼青黄的果子。翅翼扇起很大的风,掠过那一缕的叶子,晃了一下又恢复平静。他想起自己养的笨鸟,那群鸭。正平蔫吧吧地穿过林子在塘畔探望。倒也好,动物们船一样泊在水岸或打盹,或啄毛。
 
       "正娃,回来喝汤败火。"
 
      他瞅见母亲端的绿豆汤,酽红酽红的,视觉上有点反胃,一定是放了碱熬老了。这成色,喝下去简直是给肠胃灌火!
 
        心静即凉。可不,隔壁新锋婆是个老庄儿,她用兑窝砸了一撮绿豆,开水泼过晾凉,灌了一搪瓷碗,按着胸囗的大蒲扇,噗哧哧地打鼾呢。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探 汤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