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青年文摘 > 正文

老家那些好吃的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11-16 20:38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妈从老家带了一塑料桶的蒲包豆腐,这是一种经过蒲草包裹的豆腐,有着独特的清香,是我爸心心念念的味道。

 
在上海,每次吃到豆腐,我妈总会介绍,“这是后街菜市场那个安徽女人做的,她家是卤点的,有豆腐的味道。”我爸,总是重重的把筷子放下,或者拿筷子尖敲敲盘子,“没有老家的蒲包豆腐好吃。”
 
从我记事起,我爸就在上海工作,我妈带着我在老家读书生活。那时候卖豆腐的似乎都卖的是这种泡在水里的蒲包豆腐,嫩嫩的、白白的,几毛钱一大碗,可不是什么稀罕东西。高中时,我有一挺要好的同学,有次数学考砸了,在宿舍里嚎啕大哭,说她妈在家省吃俭用就为了供她读书,一个月只花了五毛钱“拾了几块豆腐”,拾的豆腐就是这种圆圆的蒲包豆腐。
 
现在老家也和上海一样,有了正规的菜市场,卖起了整块整块干巴巴摆在案上的豆腐。来人买豆腐也不再说“拾块豆腐”,而是“切块豆腐”或者“买块豆腐”。蒲包豆腐反而成了稀罕东西,只在农家乐或者饭店里做为特色菜肴端上桌。我爹有个朋友,是开农家乐的,他家专门有一道菜肴“吕氏蒲包豆腐”,据说还荣获了美食节大奖,因此我妈才能时不时的从老家带一桶豆腐,稍稍安抚一下我爹那颗家乡的胃。
 
 
 
清明节那两天,高中同学群里在商量着回老家的事,于是就提起来了“回去可得好好吃块烧饼”。留在老家发展的同学在群里说,“紫石中学那条路上的烧饼店早就关门了,他老子做的好吃,老子走了之后儿子做的不好吃,渐渐的就开不下去了。现在吃烧饼得去县里×××去...”。听得我意兴阑珊,我对烧饼的记忆就只有两家,一家在我们乡里,一家就是这家了。
 
爷爷还在世的时候,我妈偶尔会去上海陪我爸一段时间,周末我就会去爷爷奶奶家。爷爷早上会带我去吃一碗馄饨加一个烧饼,就在我们乡供销社对面的河边。那家早点店的门口放着一个大汽油桶,烧饼就在那个桶里面烘烤出来,长条的是咸味的,圆的是甜味的。
 
大学的时候,暑假回老家,一般都会去我姑家呆两天。姑父就会特意去紫石中学那块儿买点烧饼回来,早饭就可以吃稀饭配烧饼了。一咬,悉悉索索地掉很多渣子下来,不舍得浪费,掉在桌上的都用手指粘着放进嘴巴里,一点儿芝麻都不放过。
 
 
 
开春时分,我妈老带着我去河边挖野菜,一般都是小蒜和荠菜。我不认识小蒜,自以为自己认识荠菜,就去挖荠菜。等到下午,挖回家倒在院子里,外婆就会哈哈大笑,“静静,你挖的都是猪草,没有荠菜。荠菜的叶子和齿都比这种要小。”这些年过去了,我还是不认识荠菜。
 
挖回来的荠菜,外婆和妈妈会用来做春卷。每个春卷里都有一块半肥半瘦的肉条和满满的荠菜,包的时候卷边上沾点水就粘上了。春卷是吃一个,好香;吃两个,一般;吃三个,腻了。所以,最好是数着人头炸,一桌上的春卷比人数稍稍多一点点。我妈总是怕客人吃不尽兴,每年请客的时候总是至少上两盘,一盘吃完再满满上一盘,其实多数时候都是吃不完的。
 
小蒜,我妈一般会用来腌渍,或者煮饭。小时候,我可讨厌吃各种各样的杂烩饭了,现在倒觉得香得很。
 
 
 
冬天,就是腊味的天下了。家家户户都会灌香肠、腌咸鱼、做咸肉、炸肉圆......香肠和肉圆是春节饭桌上最能检验这家主妇烹饪水平的传统菜肴了。我喜欢吃香肠,从小就最喜欢吃香肠,可我吃不惯现在超市里卖的粤式、川式香肠,各种调料、淀粉的味道盖过了肉的腊香。只有老家的香肠,不放奇怪的调味品,只有盐、糖、蒜汁、姜汁,夹心肉,加上肠皮,腊香味满满。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老家那些好吃的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