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青年文摘 > 正文

晚 雪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11-13 13:52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我和王爱荷坐上一辆面的车往泗县去。车过大店镇的时候,发现不断有一粒粒的雪凝在车窗上,变成水晶,再变成细流。这是阳历的2月26日,是八九的第五天。按照往常,不但没有雪,而且也应该有阳光的暖意了。雪下得很晚。因为很晚,那些雪落到地上,便瞬间失去了耀眼的白,亿万朵雪就是这样不断失去着先前的白。

  王爱荷是砀山县的一位村书记,刚刚成为新一届人大代表。我更想说的是,王爱荷是一位诗人,我们就是在这一点上成为好朋友。王爱荷和我成为好朋友,已经有20年了,他比我小上几岁,诗也就比我晚写几年。那年他带着他的诗从黄河故道来到诗会上,一位老师对他说,诗不能这么写。我说,能这么写。这样爱荷就和我成为好朋友。他很活跃,在砀山结了个《鸿鹄》文学社,一份油印诗报不断邮向四面八方。那段时间,只要写砀山县王爱荷收,那信便能准确无误地送到王爱荷手上。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和狂热写诗的爱荷突然失去了联系。王爱荷说过,那段时间他在生存。我知道,诗歌不是生存,诗歌甚至妨碍生存。在10多年的时光里,王爱荷与诗歌隔了一道银河。
 
  2005年前后,王爱荷的声音从空中传到我的手机里。我的心颤抖了一下。他说他又开始写诗了。我心里一热:诗人王爱荷又回来了。再次写诗的王爱荷也成了中年人。仿佛要弥补自己10多年诗歌创作的空白,王爱荷不但诗歌产量质量双高,还自费办起了知名度颇高的《故道风》诗歌论坛。这样看爱荷,他和二十几年前的心境没啥区别。赤子之心。
 
  雪在上在下在左右地下着。今年冬天一直没有雪雨。土地龟裂,麦苗枯黄。抗旱保苗的的声音一直绵延了全省甚至数省。土地需要雪。时光需要雪。人心需要雪。
 
  雪下得更大了,漫天的雪像赶赴什么使命似的急急地落着。树上、屋顶上已经有了一层白。我想到:雪在天上等了一个冬天才等来了今天,它似乎要在最后的时光中绽放一次自己。记得谁说过:如果有一刻是属于自己的,那么就让这一刻完美吧。
 
  因为这雪,我终于能在纷扰的世俗中有了段属于雪的时光。
 
  我和爱荷在泗县下车。已经是上午10点左右。我就给英子打电话。身为小学教师的英子写散文也写诗。我们此行是受了英子的邀请。英子在电话里说,先来我学校里吧。
 
  我们在泗县的街道冒雪走着。很快我们的头发和肩膀白了。街道上行人寥落,寥落的行人用皮包、用雨伞遮挡着雪。
 
图片
 
  我们来到英子所在的小学。学校门前积聚了黑压压的等候孩子放学的家长。他们穿着雨衣或打着伞,这使我从雪中又有了纷扰的尘世的感觉。人多的地方,雪是被忽略和漠视的。英子从人组成的丛林里挤出来,站到我们面前。英子留一头长发,个子高挑,架着一副眼镜,灿烂而文雅。看上去文雅的英子其实颇有巾帼风,做事干练。喜欢打羽毛球、乒乓球,喜爱跑步,当然也善饮酒。2006年我参与市委宣传部《话说宿州》一书的创作到泗县采访,中午招待宴上第一次见到她。她和同行的老师每人敬了两小碗酒,当然她也不偷懒,喝了二小碗。那次她醉了,醉出个灿烂的人品。我想:英子有些秋瑾的遗风。
 
  英子的办公桌上摆着花生和瓜子。我们边吃着,边目光往校园看。孩子们已经陆续被家长接走了,校园空荡荡地落着大片大片的雪。
 
  我们往一个叫老乡亲的饭店走。我们在空荡荡的街头走着。雪就飘动在远处和近处。这雪,边下边化,边化边下。
 
  我们这些中年了的人,在下晚了的雪中,去踏雪,去饮酒,我就觉得我也作了一回雪。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晚 雪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