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文短篇 > 正文

止疼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9-19 14:35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夜里十二点了,老妈还在翻来覆去,每瞄她一眼,都能看到那打了石膏又缠了绷带的右臂,在黑暗中僵直而孤独地举着,像破败军事里伸出的一面白旗。一点多时,她终于坐了起来,要求下地遛遛。

 
胳膊疼得受不了了。
 
我们像两只猫——老妈是受伤的病弱的衰老的那只,蹑手蹑脚踱向护士站。走廊里只有几盏小灯幽幽亮着,空气里满是消毒液的味道,以及夜里冷空气也掩饰不了的疾病味,伤痛味。医办室、病房、护士站,每一个房间都熄了灯,隐入无边夜色。病房大多开着门,喷涌着某种噩梦气息。那病人特有的粗重呼吸,节奏紊乱的呼噜,以及偶尔的磨牙与梦呓,在忽然一声凄厉的火车鸣笛中,有点惊悚。
 
让老妈先回去,我去找值班护士。从走廊尽头返回,在值班室轻轻敲门,小护士应声而起,跟到病房检查。
 
里面扎吗,手指麻吗,能动吗,还疼吗——疼是正常的。你已经输过并吃过止疼药了,不能再用药了。这包扎得一点也不紧,就是术后肿起来了,你才觉得勒得慌。放松点,别总想着疼,过了24小时就会减轻。
 
得到专业解答,老妈终于安静下来。我和姐打开灯坐她身边,聊天止疼。
 
妈把她一个人去公园遛弯摔倒的事又讲了一遍,又强调当时的诡异,“像阵风吹倒的”,一下子就磕倒了。左手的包还在,但左脚的鞋掉了,右手就不敢动了。当然没带手机,就一个人往医院走,路上打了出租车。到了医院,对门你王叔在当保安,帮着打了电话,才做了各项检查,办了住院。
 
从这儿到这儿,太疼了,从来没这么疼过。她指出桡骨的位置。
 
你忘了吗,你做胆切除手术后,也是疼得不行。同时做的人都出院了,你又住了好几天。你就是对疼特别敏感。
 
那会儿用了镇痛泵,没有这次疼。
 
那是大手术,这是小手术,不需要用镇痛泵。你想想,手指上扎个刺,还得疼半天,何况这是骨折,要割开,要下钢钉。那次你崴脚,不也肿老高,好多天才好。
 
后来,聊天变成了一场疼痛比赛,纷纷描述自己最疼的感受。最后的结论是,只能忍受。
 
姐说着说着开始布道:人不能总向外求,得靠自己。妈就总希望有个人、有种药,可以一劳永逸地解决她的灾病。哪怕听个过路人说说,也要千方百计找到尝试。其实人和药,都没有心的力量大。战争时没有麻药,就靠引导战士想象如何不疼,也完成了很多手术。所以,心的力量最大。我们的心,就是神的圣殿,得坚强,喜乐,光明,神才会居住。要是又软弱,又犹豫,又好抱怨,就变得污秽了,神也不会眷顾。
 
我都想做笔记了。一看老妈,打着小呼噜睡着了。此时已是凌晨四点四十,我们也赶紧熄灯睡觉。
 
果然,第二天老妈不再喊疼,只是忧虑她这肿得老高的手,什么时候能消肿,什么时候手指能活动自如。
 
今天是第三天,我被单位召回迎检,走时她落了泪。问她是不想我走吗?她说不是,就是觉得自己太倒霉了,人家别人都摔不着。那几单元的老婆儿都八十多了,人家摔倒几天,就又下楼拣垃圾了。
 
我说这有什么可羡慕的,她好了也是个拣垃圾的命呀,哪有你的命好。
 
她就带着泪笑了。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止疼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