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情感故事 > 经典文章 > 正文

彩色的肉身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9-18 23:09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正午是晾晒“拜拜香”的好时间,暴烈的阳光下,它们第一次燃烧。

 
院子里的女人们,像抖一张竹席似的,将刚染了色的香枝均匀地铺在架子上。她们顶着制式相同的草帽,衣衫被染料腌渍,以至手指涂抹到哪里,就将哪里染了色。
 
 
 
顷刻间,柠檬黄或是粉紫,如万缕丝绦将大地捆缚,所有的气流向上升起,一场极致盛宴即将开场。手持简易小推车运输香枝的男人,穿梭于厂房和院子之间,他们腰间仅缠灰色内裤,汗水和染料密密混合,身体被镀上了一层彩金。劣质染料有了肉身作依托,变得霸道又庄严。
 
厂房里,则是另外一番景象。白炽灯没有穿透空间,反而将悬浮在空中的粉末照得阴森。瘦骨的风扇在吹,却并没有带去片刻清凉。很难说得清一具肉体是什么颜色。那个为香枝染色的男人,将一捆捆枝条插进染缸,无法避免的,每一次浸染都让身体更加鲜艳。没过一会儿,他的面孔就变得惊悚起来。昏暗的光影中,粉色变成了紫色,紫色变成了黑色。
 
活脱脱就是一副骷髅头——男人的鼻头恰好被黑色吃掉了,他的眼眶变得愈发深邃,嘴唇撕开了一个口子,呈现出不自知的微笑。他的两个臂膀,反而在颜料的渲染下,将每一块肌肉凸显,变得更加虬结有力。虽然他是个瘦小的闽南人,但没有人会质疑他拥有无限蛮力。逼仄的背景下,最原始的材料和工艺,揭露了燃烧背后,一场野蛮的斗争。
 
眼睛一旦被光明驱使,颜色就在存活的空间里,开始掠夺与占有。在五颜六色的把戏面前,没有一寸肌肤不被染色,男人和女人一并交融到了色彩里,成为了色彩的一部分。有一刻,似乎愈发浓烈,就愈发消弭了肉身,它们将欲念放大,连性别也变得毫无意义。没有激情,没有救赎,当身体成为了色彩的影子时,又何尝不是将自己也活成了一束香枝。
 
 
 
 
 
他们沉默无语,衣衫尽皆褴褛。
 
 
 
山林从不羞怯,羞怯的只有初开的桃花。我在厂房的窗外游走,将目光投射在那些浓墨重彩的身体上,忽然感受到了他们某种出于本能的抗拒。那个一丝不染的旁观者,成了他们的眼中钉。他们用冷漠的神情驱赶他,却将一片空气渲染得更加沸腾,仿佛再一使劲,身体就会化作一团香粉,在空气里骤然爆炸。
 
 
 
色彩与身体融合,又形成了某种与世隔绝的对立,仿佛有毒的动物,释放出危险的信号。整个下午,他们都在各自的链条上,重复着麻木的制造。作为营生,他们中的一些,家族三代成了制香人。从一个小作坊,到如今的加工厂,并没有多少技术上的改良。一根用来礼佛的香枝,似乎并不需要多么精致,粗糙和原始最适合用来抵达幻境。
 
颜色、气味,以及燃烧,统治着半壁东方神韵。我回想起,那个青春期的男孩,用手指涂抹颜料,覆盖整个身体,宛如绘制一幅精美的坛城。等待颜料彻底干涸,便立即冲洗掉,就是那一刻,我确定了肉身的存在,以如此笃定的方式呈现。所有鲜亮的颜色,终是变成了一片污秽,就像燃烧后的灰烬。我嫌弃那种混沌的黑,也厌弃自己的存在。
 
如今,只有黑色的衣衫,能够带给我安全感。记忆里鲜艳的颜色并没有消失,或许只是融合了,变成了俗世的荒凉。色彩慢慢变成了一种痛觉,它们修改了大脑,打造出另外一番光景。
 
 
 
如果有一天,我与色彩肌肤相亲,或许是一副水墨纹身,成为另一种粗暴的语言。我们完全可以借由一具肉身,穿破所有的幻象,抵达真实的神圣之境。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彩色的肉身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