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文短篇 > 正文

木 鬼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9-16 16:52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木  鬼

 
杨国峰
  
狗皮村的木鬼原名叫杨槐,是好事者把“槐”字拆开念,“杨槐”就变成了“木鬼”。“木鬼”绰号有一定根由,一是木鬼脑壳有点木,为人处事总是木木讷讷,不通事理;二是木鬼过的是鬼一样的日子,吃了上顿没下顿,肚子装的是清汤寡水,穷得有腿没裤子穿。
狗皮村的人说,起绰号的人太有才了。
说起木鬼脑子懵懂,不可避免的要提到一个叫田芳的人。
搞集体的时候村民住房很紧张,住的多是土改时清算反霸时期分到的“胜利果实”,两家三家同在一个屋檐下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木鬼当时和一家姓田的人家挤在一栋木屋里。木鬼父母早逝,无妻无室,唱寡人戏。田家大女儿出嫁,18岁的小女田芳待字闺中。两家人几十年同居一栋木房,彼此和睦相处,从未引起过嚼舌纷争。木鬼和田芳的睡房都在楼上,两间房隔着一道板壁。板壁因年代久远,历经岁月风蚀雨剥,已开柝裂缝,透光漏风。谁都没注意到板壁裂缝的事,可是木鬼注意到了。鬼使神差,晚上木鬼瞇起一只眼,把脸紧贴板壁裂缝,就可以看到让人心跳的一幕——晚上田芳更衣就寝,田芳只穿一条裤衩晃着奶子钻被窝的的影像就在木鬼的眼里定格。开始田芳没有注意,木鬼偷看了田芳多少秘密也未可知。直到有一天晚上,木鬼按抑不住骚动的心情,竟情不自禁脱口而出噢哟一声惊叫,这才引起睡在隔壁房间的田芳的警觉,几乎就在同时,隔壁噗地吹熄了煤油灯,眼前的一切刹地囚进黑暗中……
田芳气愤不过,委屈得两眼饱胀泪水,翌天用铁钳夹了一只癞蛤蟆丢到木鬼的床上。木鬼不愠不恼,竟把癞蛤蟆杀了,剥了皮熬了一碗汤送给田芳。田芳就更火了,尖着嗓子骂道,木鬼你这剁脑壳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都不懂?你……你猪狗一头!骂毕砰地一声,碗就在地上开了花,滚烫的蛙肉汤泼到木鬼的脚上。
木鬼心存邪念,同在一个屋檐下,天长日久保不准哪天木鬼会干出猪狗事,田芳父女俩惹不起躲不起,一到晚上就惶怵不安。那时住房相当紧张,要竖新房比修筑长城还难,想都不敢想,但要回避木鬼又没有其它去处,父女俩一时急得没有了主意。碰巧那年巫水河下游修电站要抽调民工上马,田芳父亲找准机会哭着找大队郝书记,说田芳想去修电站,无论如何得让她去,只是绝口不敢说木鬼骚扰田芳的事。郝书记紧锁眉头一直不吭气,任凭田芳父亲磨破了嘴皮就是不点头。那时外出务工,书记是道铁门槛,书记不不松口,你就走不脱。父亲求不了情,田芳只得亲自出马,一次不答应就再次求情,一天到晚追着郝书记软缠硬磨。直到有天晚上11点过后田芳回到家里,跟爹说了句爹别操心了,去修电站的事谈妥了,就毕关紧房门嘤嘤地哭起来。
田芳的哭声吵醒了睡在隔壁的木鬼,木鬼就起身坐起来,想透过壁缝看看动静,但一片黑灯瞎火什么看不见。自从木鬼偷看田芳更衣上床的事败露以后,田芳父亲就请木工换了新板壁。田芳哭声愈来愈大,愈来愈凄楚。木鬼就急得抓耳挠腮,用拳头擂自己的脑袋。终于他按抑懵懂地一拳头击开了田芳的房门,追问田芳这个时候才回家,而且一回家又唔唔唔地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木鬼突然出现,田芳头脑反而清醒了,连忙抹去泪水,正色道:“你别胡说八道呀,我家的事不用你插手,坏了我去修电站的事,没你的好果子吃,我走不了你也活不成,我爹一刀把你的脑袋给剁了,滚出去!”田芳顺手操过一把剪刀,眼里露着凶光。
木鬼傻愣一会儿,讨个没趣,就蔫蔫地退了出来。
田芳如愿以偿修电站去了。那时修电站没有机械设备,完全是靠人工肩挑肩抬挑土运石,劳动强度极大。夜以继日的蛮干,好多人吃不消,有的人当场就累倒在工地上。田芳脑子聪慧活络,且嗓子甜润,在电站只上了几天工地就进了广播站。每天播三次音,放放革命歌曲,播几条鼓动性的稿子,闲余时间就是看看报纸,喝杯开水或想想心事,日子过得清闲自在。电站竣工以后民工一窝蜂作鸟兽散,田芳却留在了电站,两年后成了电站正式工作人员。田芳一直不回狗皮村,后来她把父亲也接走了,自此她再没来过狗皮村。据说田芳后来改了行,先是进了县妇联,后又进了县民政局。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木 鬼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