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人生感悟 > 人生哲理 > 正文

外婆的弟弟去世了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9-05 20:10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昨天妈妈告诉我,外婆的弟弟去世了
 
“去世”,这两个字眼总是伴随着令人窒息的痛意,却肃穆又平静,仿佛一个人生命的轮回恰似一场庄重的仪式,全然不顾这背后掩藏着多少崩溃和眼泪。
 
我不敢询问细节,大脑似乎混入了一团茫然的毛线,言语间,妈妈只是说她有点累,“每天很早就要去乡下跑来跑去”。简单的成人式的陈述,让人猜不透里面有多少无法吐露的悲伤,在这一瞬间我感到我原来依然是个小孩,稀里糊涂地长大,幼稚地期盼着永远不要面临生离死别。
 
今年是注定无法平静的一年,我思考“死亡”的时间比以往几年内还要多很多,疲惫的时候,彷徨的时候,总会假想,然后因为恐惧而默默地流泪。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岁月的流逝于我而言变成一种难以理解的负担,我常常会想,“究竟是怎么就到了现在呢?”想慢点长大,慢点懂得很多事,这样家人就不会在我无法承受的时候离我而去。但转念想想,生活哪有你所希望得那般顺心如意,正因为意外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所以人才无时无刻不感到忧虑。
 
病痛、横祸、灾难,生命会以各种方式退场,而哪一种方式,都是不可能被提前预料的。也许人就是在这些措手不及中成长,尽管这样的成长并不能称之为一种恩惠。
 
人老了,生活习惯会变得糟糕,会因为不知何时到来的死亡而焦躁悲观,当你旁观着或者切身体会,就能感受到时间是多么残酷的东西。它能把生气勃勃的一个人削成一段沧桑腐朽的枯木,连同着他的情感,他的健康,都变得死气沉沉,岌岌可危。我很多时候都想问凭什么,但积攒了无数的郁结,却找不到可以发问的对象,只能可悲地看着这一切,像被网缠住的鱼,没有退路也没有可以挥霍的将来。
 
记得零几年的时候,家乡的农村还保留着十分乡土的韵味,人们种地,收割秸秆,东北是烧炕的,那种直接又暖融融的热意,总是让人无比贪恋夜晚的到来。村子里水泥路少,用脚走出来的土道多;牛羊少,满地乱跑的孩子多,家家户户彼此都叫得上名字,最宽敞的地段开着唯一的一家百货商店,卖柴米油盐,也卖些廉价的小玩具。
 
当时擦得不怎么干净的玻璃柜台在小孩子的心里就像精品店的橱窗,一个丑丑的芭比娃娃,一只上了发条会“啄米”的塑料小黄鸡,就能让我看上很久。喜欢了,就总是想要,外公买菜的时候叫老板拿出来买给我玩,小鸡上了发条不停地低头啄米,我看得开心,外公也稀奇得盯着,一个大人一个孩子,在那泛黄的岁月里,仅因为一件拙劣的物什,就仿佛能抵消生活的全部伤痛。
 
外婆也会带我到野地里玩,有时候是干农活顺便带上了我,有时候是我们两个都想逛一逛。我爱摘野花,斑斓的各种颜色编成花环戴在头上,也爱接触家畜和小动物,有时候看见水里的青蛙,就大吵大嚷着要抓进玻璃瓶里养着。记忆里,外婆有段时间总是背着我,她那时候还尚且背得动我,就背着我爬山,背着我捆柴火,外公也是,小学的时候总是下暴雨,他便挽了裤脚趟着水背我回家,两个人都湿淋淋的,却从来不觉得冷。而现在,他们早已背不动我,甚至下楼见见老朋友都要歇几口气,我自认为我不是个懦弱的人,记性也没有特别好,但每次回忆起这些清晰地扎根在脑海里的片段,都会忍不住哭了又哭。
 
也许是突如其来的离世让我变得敏感而脆弱,亦或是我已经为离别的既定说服了自己太久,然而无论我讲多少大道理给自己听,心底还是有一个声音在自私地祈祷:希望那一天晚些、再晚些到。
 
彻彻底底地告别你生命中无比重要的人,这是一种酷刑,也是时间里必然要经历的交错。当血肉被虫豸啃食成白骨,老房子也变成破碎的瓦砾,一个人在世上的痕迹就这么轻易消失得无影无踪。这种似乎波澜不惊的平静,往往让我感到最深切的痛苦。我无法介怀,也无法接受,我做不到在生活里模糊掉他们的样子,所以我只能近乎偏执地记得。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外婆的弟弟去世了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