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名家散文 > 正文

三十岁了又怎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8-31 01:10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三十岁了又怎样

文/柯金枝
 
 
最近,身边总有人在变相的提醒我,你快三十了!“三十岁生日准备怎么过?”“三十岁了,也该成熟点了,怎么还跟小姑娘似的,没心没肺!”“人到三十,步入中年了,少吃点辣的,要注意身体。”这样的话太多,听多了我也就懒得听了。一个微笑回复所有......许是你们对我的关心,但我想的是:管我几岁!开心万岁!我也知道再过几天,我就三十了,眼看就要过而立之年了,不得不感慨时光的飞逝,也让我回想起三十岁以前的那些美好......
 
十岁的我,那会儿刚上小学五年级。因为是寄宿学校,所以每个星期天的下午,就要回到学校。爸爸有空的时候会送我去,大多时候是自己去。那时候的我,和湾里的几个小玩伴,一起骑着自行车,车后座带着一周的口粮,骑行在弯弯曲曲的乡间小路,边聊天边追逐,就这样历经30分钟,终于到了寄宿学校。到学校第一时间是不能去玩的,要带着饭盒去食堂蒸饭,不然晚上就得饿肚子了。饭盒放到大蒸锅里,我们几个就快速地飞奔到小操场玩闹,跳房子、丢沙包、跳皮筋、翻花绳、抓石子、滚铁环......我们把会玩的游戏玩了个遍。终于等到古老的钟声奏响,那一刻,我们等不及收拾自己的玩具,箭一般的速度就冲向了食堂。那时候大锅蒸的饭特别香,可能是柴火灶的缘故,也可能是家的味道......我和小伙伴们领着各自的饭盒回到宿舍,又开始玩起来。“开盲盒喽!”于是大家交换饭盒,先猜菜品,再打开。猜对了,可共享对方的食物,猜错了,就只能吃自己那份,哭也没用。我的饭盒有时候开出来的是干豆角蒸鱼,有时是腊肉焖饭,有的时候是水蒸蛋......虽然在咱们现在看来都是些再寻常不过的食物,但我知道那是妈妈绞尽脑汁、费心费力为我准备的“一周菜品”。有说有笑地吃完晚饭后,我们自己洗好饭盒放进每个人专属的小柜子里。我还记得,我的柜子是长长的、墨绿色的,上面配有一把小锁。平时除了放饭盒,我还会放一些爸爸送来的水果(爸爸做生意,有时候路过学校会给我带),还有一些自己“斥巨资”买来的小零食。其实也不算巨资,但在那个年代,每周有个五块、十块的零花钱,算是很多了。家境稍贫苦的孩子是没有的,我家虽不算富裕,但爸妈却从不亏待我,别人有的,我也有。别人没有的,尽最大能力让我也有。所以那时候的我仗着自己“腰缠万贯”,别提有多神气!拿着一周的“巨款”,身后跟着几个小跟班,就往小卖部冲刺。一块钱的辣棍、五毛钱的辣皮、一毛钱的口香糖、还有两毛钱的冰袋,这些东西是我每次必买的。但是我也不吃独食,分享的快乐,这点觉悟咱还是有的。我的“小跟班们”,跟着我,也没少吃。除了玩得尽兴、吃得欢愉外,难能珍贵的记忆里,还是我们的就寝时光。班主任查完寝之后,我们就开始“大闹天宫”了。你可别以为是我起的头,“孙悟空”可不止我一人。我们时而唱歌,尽管五音不全,尽管翻来覆去地就唱一首,但那又怎样!开心就行!说起来,来回唱那一首歌,也怪不得我们,谁让班主任老师总是占我们的音乐课......我们时而畅谈理想、互诉友情,尽管我现在已经记不得睡我临床的小伙伴是谁,叫什么名字,但我记得她偷偷告诉我,她想成为一名医生。哎,也不知道她现在当没当成救死扶伤的医生。我们有时还会把枕头丢高,然后又跳起来去接住。再平常不过的游戏,那时候怎么都玩不腻。当然啦!在“如来佛”面前“大闹天宫”,结局总是不那么美好的!我们几个玩得最嗨皮的,不一会儿,就被班主任老师抓着门口罚站,“如来佛”还美其名曰“请你们看星星!”有时候他更过分,叫我们去倒马桶。要知道,那时候的宿舍是没有卫生间的,要上厕所要下到一楼,还要步行大约50米,才能“解决人生大事”。在平常,我们还愿意起夜去厕所。但是遇到寒冬腊月的鬼天气,谁还愿意去?所以在被惩罚洗了几次马桶后,我便不敢造次了。现在想来,十岁的自己还真是胆大包天、没心没肺、纯真无邪呢!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三十岁了又怎样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