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名家散文 > 正文

都是爱情惹的祸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8-31 00:21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都是爱情惹的祸

 
【 散文 】
 
 
 
 
毛守玉(山西昔阳)
 
 
 
 
 
2000年伊始。为方便孩子们上学,我们家搬在赵家沟村傍边的“昔阳造纸厂”。
 
厂区门前一条笔直的公路像一把利剑,将厂区和无垠的田野劈开。有一间不足30平米的“截潜流”水泵房,像一位寂寞的老人,望着田野孤芳自偿,只有过路的行人和车辆能带给他一丝人间烟火的气息。
 
或许我就是这里的主人。当时恰逢企业职工下岗无路可走、无计可施之际,这所足足闲置了半个世纪的房屋,一定是在等候我的到来,如今已面目全非、伤痕累累。我深情地对他说:“对不起,我来晚了”!于是,速迅在一个月之内将环境焕然一新开了个“烟洒副食便利店”,成了这所房子的主人。
 
起初。生意不怎么红火,却被老鼠搅得热火潮天。有时竞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也窜犯人间,如入无人之境,像在自个的通道上散步一样来回徘徊,不时还抬起头来睁着圆滴溜溜的小眼睛,与我们目光对峙,企图想认识一下那来的这位不速之客,竞敢闯入我们的领地。
 
为了遮丑房顶上用塑料带编织了一层装饰带(当地人叫仰升)。这下可好,被鼠们视为“二楼活动室”,不分白天黑夜在上面搞活动,举办运动会是常规,跑来跑去非常活跃,有时还叽叽喳喳细声笑语像在谈情说爱、不免细吹细打举办迎亲节目。真是烦死人,好像住进了动物院。有一次从仰升上掉下一条,一米多长,小擀面仗粗细的花蛇,差点把妻子吓了个半死。
 
其实说白了,我一生也就是最怕鼠和蛇这两种动物,一见就觉得恶心、害怕。想法遏制是当务之急。
 
早在1927年,英国生态学家埃尔顿撰写《动物生态学》一书,就提出食物链、食物网等论断,食物链是一个复杂的环环相扣的体系,生命体彼此之间以及环境之间相互依存又相互制约。比如,猫生来就是捕鼠的,蛇,只要见到猫就胆怯,卷缩成团,束手就擒。因此,我便托人从老家招来一员能征善战的“良将”。
 
一只狸猫走进我家的生活圈,据说才离开母体一个多月,奶味末干。夜间经常“喵、喵”地叫,不难看出一定是想妈妈啦吧?此刻一股善意涌上心头,仿佛是我襁褓中的儿子,妻子马上拿出一袋奶喂饱后,撸在被窝里。
 
喜欢小动物是孩子们的天性。两个儿子更是爱护有佳,看到这个乖巧、玲珑的猫咪,高兴的手舞足蹈、眉开眼笑。大儿子把小猫咪抱起来,用手轻轻而又温柔地扶摸绵乎乎的绒毛,就像抱着个孩子,狸猫温顺地抬起头眯着眼轻轻地“喵”了一声,像是打招乎一样,把两个儿子高兴的咯咯大笑。小二大概是一股冲动,一把手将猫咪夺过来,撸着午休去了。不一会猫咪发出“呼啦啦”“呼啦啦”的声音,儿子觉得奇怪便问妈妈,妈妈哈哈一笑说: “傻孩子,这是猫咪特有的功能,在给你念佛。据传说一只猫有七条生命那么珍贵,人们敢杀鸡杀狗就是不敢杀猫”。妈妈一席话把猫说的神乎其神,抬举到神圣不可侵犯的位置。更加稳固了在家人们心中的地位。浓浓的爱悠然而生。
 
的确,它非常可爱。毛绒绒的胎毛带有明显的奶腥味;黑里透白黑白分明如斑马纹一样的毛皮,像身披凯甲的战马一样威武;圆得溜溜的眼睛里隐藏着不为人智奥妙;一道白鼻梁直达头顶,加之嘴角两边零零星星的白胡须,显得既威武又美观;除去毛色不同真像一只山中之王,无怪乎千百年来被人们称为“毛虎”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都是爱情惹的祸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