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情感故事 > 经典文章 > 正文

老去的中秋节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8-25 22:27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我把衣物按红色白色粉色灰色黑色分到几个盆里,另外两个盆,盛放内衣和袜子。某人对我这个习惯又爱又恨,爱是干净,恨是繁琐,区分如此细腻,大小各色面盆,晃耀着他的脸。我说,人生就是分好工,做好事。我有强迫症,轻度。胜过懒散无为,我以为。

 
        父亲的黄花槐在秋风中清唱。她的花朵,比雨露还湿。上个月我曾不小心掰掉一支,那脆爽的伤口还未愈合,即又抽出些新绿来。干脆和柔韧,竟也可以完美地结合。老校园里,大榕树下,一株病蔫蔫的白兰旁,也曾有一株黄花槐,她断折的身体曾一直撑着一树繁花。
         父亲的黄花槐,被养得很娇纵 ,一如老去的父母,无端地娇纵着我们兄妹仨一样。有几枝野心勃勃的远征者  ,雄心壮志的地爬上亭柱,穿过横梁,用好奇的眼睛看亭子。偶尔,父亲在亭子里喝他的老茶,小狗丑丑会爬到凳子上去,它走丢数次,又数次寻回家来。那只老掉毛的母鸡,无聊地在几根柱子下走来走去。更多的时候,桌上放着两根黄瓜,一个丝瓜,或是一个南瓜。母亲到茶园忙活去了,城里的家 ,不做饭,它们就不知该去向哪里。眼前的亭子空荡荡的,连句话也没有。黄花槐凝视的心情,很安静。
 
 
 
         昨天,亭子里有苹果石榴花生和核桃,还有一群人,在院子里烧烤,黄花槐在烟雾里张望,偶尔孩子尖声的笑闹,消弭她打盹的意志。和她一同张望的,还有几排豆角,只长叶子和身高的豆角。他们的同伴,大门口的那排,早已把生命的成果挂得累累。于是他们没法安静,我看到他们在风中野蛮生长的细胞,呼号着要结果的悲歌。他们的叶子和细腰,被风向后拉去,他们,抓不住自己。
 
 
 
 
 
        我也抓不住自己。我跟自己作战 ,像那只狂奔乱跳,不辨南北,妄图要吞了日月的天狗;又像唐吉珂德挥舞着宝剑奔向大风车。我和我的睡眠作战,和我的小肚腩作战,和我的肩痛腰痛背痛脚痛作战,和我永远不够用的时间作战,和我的血糖和我逐渐老去的白里透红天生丽质作战。自从那句“四十岁后若还相信天生丽质就是幼稚。”深深地击中了我之后。
        学校银杏无数,只有角落里的那株,在树冠上偷缀着些小白果。他是蜘蛛吗?找个角落躲进去,慢慢吐出肚子里的丝,然后结个包裹的网,把天地染成金黄。然后?然后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不曾看到。
 
 
 
 
         我一会儿看散文,一会儿看小说, 一会儿读论文,一会儿读教材,不是静不下来, 而是一样都舍不得放弃。上午在家里养花, 中午在街上买菜,下午在婆家议事, 晚上在娘家喝酒。有时我说着青春的呓语,有时我呢喃着孩子的童言,有时我哼唱着梦的歌谣。三天假 ,喝去四个晚上。喝青春,喝梦想,喝温情,也喝下难离的乡愁和逐渐老去的惆怅。
         一直以为 ,从未远离过家的我不会有乡愁。
 
 
 
 
 
         清晨,我在黄花槐的注视下读《西行漫记》。远处 ,金牛河的秋水,漫过小桥,对岸,是青春已过却还靓丽的茉莉花田。桥,通向诗意,也通向艰辛和凋零。那只常浅立水中若有所思的白鹭,忽然白羽轻摇,翩然定格在摇缀的绿叶间。昨晚,它孤独吗?还是,它已然习惯了孤独?天空飘过的那阵秋雨,提醒我:启程,是我老去的样子。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老去的中秋节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