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窝窝河的冬天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7-23 19:39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窝窝河的冬天

 
文/杨进荣
 
 
 
 
 
 
一九七六年,窝窝河的人吃饭也不是没有困难,虽然大队喇叭每天都在唱大好形势的歌曲,但天一晒,贫瘠的土地便像一张死人的脸,见点绿色都会被放学铲草的孩子连根挖掉。
窝窝河紧靠枯水河。枯水河是一条震河,弯来绕去的从来没有直溜过。站在南山看北山下的窝窝河,如人为剪成的葫芦,一个窝窝,几乎人家,几片不是很大的滩头地。几个窝窝连起来,组成了一个村庄一一窝窝河。
你要说窝窝河的人不穷,那是胡说,一色的土沪墍箍窑,远远望去,黄土夯筑的土院墙,院墙上开一处单人能进出的院门,就如多日没有饮足一肚子水的黄牛微仰头颅张大的鼻孔。靠天吃饭的地方,没有降雨,自然既无收成,也没水喝。河床上钻挖的苦水井,勉强能维持一庄人畜的饥渴。不过,那水喝下去,人蓄尽溜稀屎。从此下午放牧的驴牛群后拾粪的孩子特别少,饲养员拦驴端牛的活,只有自己亲自去做了。你要说窝窝河的人太穷,那也是有点言过其实。窝窝河的人地多,除了北山和河滩的土地,南山的土地还有很多。庄子下面的枯水河有沙子。人背架子车拉,铺一点砂田。种一些西瓜,辣椒,茄子,白菜,他们比周边其它地方的人有口福的多。
窝窝河的人只有三大姓,吴刘张。
都是一九二0年西海固大地震后逐步从百公里以外迁徙至此的。
吴家人口繁盛。自然外面当工人,在村、公社当干部的人就多。张翠翠是吴家三老汉的二儿媳,三老汉当队长时,把儿子送去省建当了瓦工,自然娶的媳妇子就比别人家的情况要好很多。现在人们看见人老珠黄的张翠翠,都说不是三老汉给那个孽障(老实可怜)儿子弄个工人,自家又盖了个上房,在另一公社当副主任的张建仁才不会把一个女子塞到烂怂窝窝河……
张翠翠毕竟是干部家庭出身的孩子。她明显比没见过世面的窝窝河其他女子媳妇子聪明得多,也会打扮得多。爷爷叔叔姨娘不停地叫,憨厚的窝窝河老人说,这娃乖!穿一双白色运动鞋,一天洗一边(溏土路,易脏),凡立丁的裤子永远那么展挂,一双粗长的辫子在沟蛋子上摇来晃去,花衬衫根本遮盖不住她已为人妇的诱惑。
不知张翠翠是如何当上妇联主任的,反正,我知道是在公社召开群众大会,主持人请窝窝河妇联主任、铁姑娘班班长张翠翠发言时才知道的。
台上的张翠翠和素日逢集碰到的大不一样,海誓山盟的讲话,鼓舞的人热血沸腾,她像忏悔似地说,后悔结婚早了,如果是现在,她决不结婚,要把全部的生命投入到为共产主义事业的奋斗中……
远学刑燕子,近学张翠翠,成为了一种时尚和热潮。中小学生在作文里写,报纸广播里报道,她几乎神的令人望而生畏。
窝窝河是山弯里靠北山的一个村庄。那年天旱,庄稼几乎绝收。到了冬天,大小劳力拿上铁锹,从北山顶上往下推铲山皮,不到一月天气,山,好像剥了皮的一只瘦羊,寡白寡白的,北风吹来,接掉皮的山上尘土飞扬,整个窝窝河都被笼罩在土雾中。人们把山皮铲下背到山下的秤傍,依称重的多少计工分。张翠翠称秤,对背担太少的人还要教育批评。
冬到腊月,外面工作的人前前后后地回来了。张翠翠的男人也回来了,他邀周边在外工作的人隔三差五地喝酒,送客时叼一根纸烟,凤凰牌的,那种香,不是说扑鼻,至少也有点好闻的气味。
有天晚上,北风刮地很大,吹得巷道口的老柳树吱吱地哭叫。一阵清晰一阵模糊地传来人哭打骂的声音。第二天人们传言,与张翠翠男人一块喝酒的那位穿制服的林组长,趁翠翠男人醉酒,把张翠翠给睡了。太累,林组长睡着了。酒醒后的翠翠男人口渴找水喝时,发现了赤身裸体的他俩,怒火中烧,于是有了那个晚上的吵架捶打。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窝窝河的冬天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