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短篇散文 > 正文

一碗米线吃出家的味道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6-22 01:20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一碗米线吃出家的味道

 
文/字江伟(云南)
 
 
对余光中来说,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对漂泊异乡的青年们来说,乡愁是一张充满回忆的照片;对我来说,乡愁是一碗热乎乎的米线。
我的家乡云南大理的味道,就是一碗热情洋溢的云南米线。做米线的肉必须是好肉,菜必须是新鲜的,汤必须是久熬慢炖的排骨汤。
云南人把米线的吃法发挥到了极致。烹调方法有凉、烫、卤、炒,配料更是数不胜数。著名的有过桥米线、大锅米线、豆花米线、砂锅米线等等。关于米线的起源有多种说法,一种说法是古代中国五胡乱华时期,北方民众避居南方而产生的类似面条食品;另一说法是秦始皇攻打桂林的时候,由于当时北方的士兵在桂林作战,吃不惯南方的米饭,所以当时的人就把米磨成粉状并做成面条的形状,来缓解士兵的思乡之情。
我对过桥米线情有独钟。过桥米线味道好、颜色好,纯白色的米线浸泡在淡黄色的鸡汤里格外诱人,让人口水直流。过桥米线由汤、肉、米线、佐料组成,吃时用大瓷碗,再配上香菜、韭菜、豆芽,还有那白晶的米线,组成一幅美好的味视图,油而不腻,咸而不渴,既浑然一体,又层次分明。
后来,我离开了云南来到了江苏无锡求学,再也没有吃过正宗的云南米线了,一晃已过去三年。今天没事干和同伴闲逛,说巧不巧地径直走进一家面食店,老板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腆着啤酒肚,腰上围着一条零星点缀的花围裙。或许老板早已看出了我们是云南人,就问:“二位是过来吃米线的?”我应了他一声,接着老板说:“二位算是来对地方了,我这里有正宗的云南过桥米线。”听老板介绍才知道老板就是云南蒙自人。
谈话间,一碗红色的美食端了上来,晶莹剔透的米线上面漂浮着嫩绿的香菜,一种浓郁的高汤味带着米线独有的香味一起钻入了我的鼻孔。我再也无法抵挡这美食的诱惑,我用筷子拌了一下夹起米线,米线在灯光的照映下像玉一般闪亮,用嘴吹一下直接放进嘴里,那米线滑如丝锦,富有弹性,从我的舌尖一直滑到舌根,那种丝滑的感觉简直无与伦比;用牙齿轻轻一咬,那感觉像一根橡皮筋,拉得很长,顺势从中剪断,再弹回来。在无锡三年多了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仿佛在舌尖开了一朵芳香四溢的鲜花,香气浓烈,久久挥之不散,让我彻底拜倒。不一会儿,一碗米线就被我狼吞虎咽地吃完了——就是这个味。
云南十八怪,过桥米线人人爱。这句话你也许你听过,但你是否吃过呢?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一碗米线吃出家的味道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