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情感故事 > 经典文章 > 正文

李并成 ‖“敦煌”得名新考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6-17 12:39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敦煌”得名新考

 
 
 
“敦煌”一名是何含义?《汉书·地理志》“敦煌郡”条颜师古注引应劭曰: “敦,大也; 煌,盛也”,即“盛大辉煌”之意。对于这一解释不少学者持有异议,认为敦煌是一个小地方,人口不多(据《汉书·地理志》敦煌郡人口仅三万八千多) ,又地处偏远,何以言大,何以言盛?于是有些学者寻求另外的解读和释义,但迄今仍言人人殊,莫衷一是。
有人认为,西汉建郡前敦煌及河西走廊被匈奴统治,“敦煌”一名应来自于匈奴语的译音,或匈奴之前居于这一带古民族的译音。如日本学者藤田丰八在其 《西域篇》中认为,“敦煌”可能是都货罗 (Tokhara) 的译音,都货罗即汉初居于敦煌、祁连间的月氏族。刘光华认为,“敦煌”一名在汉武帝设置河西郡县以前就出现了,应是当地土著民族所呼土名的汉音写名,至于其原意早在东汉就无从知道了。
王宗维认为,“敦煌”为族名,源自《山海经·北山经》、《水经注笺》卷2记载的“敦薨”。敦薨人的活动范围包括罗布泊方圆数千里的地方,山名、水名、泽名均以“敦薨”一词命名,说明这个地方曾经有一个很大的民族——敦薨人在此活动,时间从《山海经》一书的成书年代推测约在中原战国时期。李正宇亦认为“敦薨”与“敦煌”同音互通,“敦薨”应属月氏语,至于其含义有待来贤达诂。
岑仲勉《释桃花石(Taugas)》一文则提出,东罗马作家Simocatta 以“Taugas”称我国,昆莫河诸碑亦以“Tapgac”称我国,《长春真人西游记》云: “桃花石诸事皆巧,桃花石谓汉人也。”因而认为“桃花石”为城名; 从历史上看,敦煌不仅是东西交通之咽喉,而且是国际商业之集散地,它“握北门之锁钥者最少可六百载,其历史如是久且要,外人叩关投止,因以初到之封境为称,渐乃变成国号,固自然而然之事实矣。”岑先生因之认为“Tapgas”为“敦煌”之对音,至于 “敦煌”这个译名究竟本自何种语言,已不可考。
海风认为,“敦煌”既不是汉语语词,也不是少数民族语音的译音,而可能与希腊人有关,因为文献记载中的大夏国,即希腊·巴克特里亚,在公元前三世纪已达帕米尔高原,其中的塞人世居于敦煌。可见希腊人是早于匈奴人在敦煌驻足的。王冀青《敦煌地名与希腊人无关》则认为,海风的说法有一个关键性错误,即将 Scythians 人当作希腊人的一支,而Scythians人是晚至公元七世纪起活动于里海、咸海、锡尔河以北的欧亚大草原上的游牧民族,我国译作西徐亚人、塞西安人、斯基泰人或塞种人,这支游牧民族实际上是操印欧语系东伊朗语的许多游牧部落的联合体,希腊·巴克特里亚王国建立后,他们既不与希腊人同族,又不是希腊·巴克特里亚王国的臣民,因而汉代以前曾世居敦煌的塞种人也绝非希腊人,“敦煌”一名与希腊人无关。
还有学者认为,敦煌为羌语译音。李得贤 《敦煌与莫高窟释名及其他》写道,河西走廊的庄浪 ( 今永登) 藏语意为野牛沟,张掖的原意是野牛之乡,“敦煌”为羌语译音,盖与庄浪、张掖、删丹等相同,其对音为 “朵航”,这在现代藏语为“诵经地”或“诵经处”的含义。
除上而外,对于“敦煌”名称的解读还有一些说法,就不一一列举了。笔者以为,上述这些看法尽管均有所据,但限于史料的缺乏在很大程度上均属于推测,很难将此问题“打死”。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李并成 ‖“敦煌”得名新考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