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短篇散文 > 正文

我心中的菩萨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5-24 19:18 阅读:1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我 心 中 的 菩 萨

【 散文 】
 
 
 
董妮娜(陕西西安)
 
 
 
原本以为时间可以疗伤,可以让记忆模糊,但当吴祁隆《阿爸阿妈》乐声响起时眼泪已止不住的流出,当“阿爸阿妈给我温暖的家……阿爸阿妈,我心中的菩萨……”歌词出现时我已泪流满面。原来时间再久,想要忘掉生我养我的人是不可能的,甚至是记忆都不能淡化的。
我清楚的记得,2018年9月6日(阴历7月27日)凌晨三点多,妹妹的一个电话使那晚失眠迷迷糊糊入睡的我瞬间清醒又怀疑自己在做梦!因为电话里传出妹妹的哭腔:“姐,咱妈不行了……”“胡说,赶紧打120!”泪水瞬间涌出!“不行了,手都凉了……”理智告诉我,妹妹说的是真的,母亲丢下了我们!
当我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上午十二点了。没了往日门口的干净整洁,而是多了办丧事的帐篷;没了迎接我的满脸笑容的母亲,而是多了忙里忙外帮忙的乡邻。我不知道谁接走了我的箱子,也不清楚谁给我戴上了孝布,脑子里只想着看看母亲,可我看到的是安静地躺在冰棺里的一脸安详的不能再对我千叮咛万嘱咐的母亲!我放声大哭却无济于事!母亲真的走了,再也不睁眼看我了、不开口给我说话了,不给我烧水做饭了……院子里还有母亲种的花草蔬菜,厨房里还有母亲一日三餐的锅碗瓢盆,炕上还有母亲的被褥、针线……却再也听不到母亲的说话声和走路的脚步声!一生像陀螺一样不停转动的操劳的母亲再也不操心我们了,也许她累了要歇息了!母亲的面容那么安详,也许是对她的儿女们比较放心,才走的那么从容吧。有人说:睡着走了的人不受罪,是前世修来的福分。想想母亲没有让我伺候一分钟就走了,我无比内疚和痛苦,再想想母亲没有任何疼痛的走了,心里稍许有点安慰。在乡邻的帮助下,我们送走了母亲,送她长眠在了母亲活着时我们一起为她准备的地下那个冰冷的房子。
母亲走了,我的生活也随着她的离开开始改变:爱唱歌的我不唱歌了、爱笑的我不再肆无忌惮的笑到肚子疼了。我的思想也变了:爱和亲人生气的我每次快要生气时都提醒自己要珍惜亲人,多愁善感的我也能看淡很多的事情了。我整日忙忙碌碌不让自己闲下来,不给自己留下因思念母亲流泪的时间。我唱不出歌就学葫芦丝,我没有大笑的激情却可以阅读和写写东西、做做手工。可是我自私到只顾及自己,没有考虑照顾好父亲,他应该比我们做儿女失去母亲更痛苦!一向看起来很坚强的乐观的整日面带笑容的父亲在母亲去世不到一年,生病了!我清楚的知道,思念一个人是多么的痛苦,多么的伤身体,尤其是思念不因父亲家贫嫁给他的、为他生了在别人眼中培养的很不错的三个儿女、陪伴父亲四十五年的对父亲是那么重要的老伴!表面看似平静背后独自伤心的父亲终究被内心隐藏的伤痛击倒。
从我们知道父亲生病到他走的不到十个月时间里,因路途遥远,平日里妹妹弟弟精心照顾父亲,2019年8月后我只是在父亲住院的时候请假回去过两次,有幸弥补了没有伺候母亲留下的遗憾,也忍痛目睹了父亲被病痛折磨得日渐消瘦的身体、痛苦地体验了他渐行渐远的无奈。如果感觉母亲走得很安详,那么父亲走的是那么的不舍。在2020年4月中旬已无疫情领导却不给我批假的时候,父亲对我说:“难道领导年休假都不让你休吗?你再给领导说说。”我知道父亲已经感觉到自己不久人世,想让我多陪陪他。管那个狗屁领导说啥我都无所谓了,我心里骂着那个没有同情心的连年休假都不给我批反而说我不守纪律的领导没人性,看着满眼期盼我能留在他身边的父亲说:“我会多陪着您的。”父亲最后的那段日子里,给他想念的人打过电话、给我说过他放心不下的事情,还多次说把我麻烦的(父亲是一个很讲卫生很要强的人,不愿意被照顾却无奈地接受着被照顾)。当一切都不可挽回的时候,父亲不愿再受病痛的折磨,提出要回老家。我们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但为了满足父亲的愿望和不想让他在临走时活得没有尊严,我们带父亲回了老家。2020年4月26日(阴历4月4日)晚8点左右,我们姊妹听着父亲的语言开始含糊不清,看着父亲的眼神慢慢变得无神,感觉着父亲的手渐渐冰凉,接受着生命中又一位至亲的离去。我没有母亲走时那种撕心裂肺的哭声,但有着同样的痛苦;我没有母亲走时那种突如其来的震惊,但有着生命稍纵即逝的感慨。我们再次在亲戚乡邻的帮助下送走了父亲,同样送他长眠在了活着的时我们一起为他准备的地下那个冰冷的房子,和母亲相伴、彼此照顾。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我心中的菩萨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