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读者文摘 > 正文

龙岭往事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5-21 08:55 阅读:15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龙岭往事

 
澴川文学社驻站作家魏志超(湖北武汉)
 
 
 
许是两百多年前,一对不知为何逃难的兄弟到了这里,根据风水先生说的:群山环绕如同巨龙盘旋,龙头处低洼成一处活水,在龙脖子处安家,命名为龙岭。不知道为什么到这里来的原因,导致我成年以后很多年都陷入了:我从哪里来的迷茫?哲学里说,人终其一生都在追寻三个问题: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和我是谁?第一个问题从我出生起就弄不明白了。
 
 
 
只知道那对兄弟来的时候,在村口种了两棵大槐树,如今他们早已化作一抷黄土,子子孙孙已经繁衍了很多代,成了一个村落,村口的大槐树已经茂盛成了古树,郁郁葱葱,树冠像一把伞撑在村口,需要几个人一起环抱都抱不过来,前几年隆冬打雷的时候,劈倒了其中的一棵,引起了不少的惊恐,切割树体的时候才发现古树根部被扎进了一人高的铁片,做不了棺木,也是可惜,村里的老人觉得百年以上的槐树躯干做寿材是极好的。那古树的铁片是怎么扎进去的呢?又是一个古老的民俗和传说,也许是一百多年以前吧,其他村的人打听到我们村口有一个百年以上的大槐树,过年的大年夜,放风声要过来劫树,按照习俗村民不能拦着也不能起冲突,只能想办法让他们劫不去,树没了是小,那可是我们村的风水,然后老人们连夜在古树的躯干扎尽了一人多高的铁片,那天劫树的人来了,怎么也锯不断,最后无功而返。老人们的智慧留住了这个古树,却也为很多年以后被雷劈到留下了隐患。
 
 
 
外婆家的路上要经过四道石桥,去外婆家的时候,我有时候会在石桥上捡到一毛钱的硬币,听说那是和妈妈一样远嫁的女儿抱着孩子回娘家,经过石桥的时候丢下的买路钱,希望不冲犯了不干净的东西,保孩子平安,是呀,我捡的不仅仅是一毛钱,还是别人的母爱呢。石桥跨过流水,溪水叮当,我走的累的时候会在溪边的古树下休息,那个时候我很小,分不清这古树和家里的大槐树有什么不同,常年看到古树爬满青苔墨黑的躯干,盘虬着指向天空,又像在路边等着我过来探望,长大了才知道那是一棵大古杏。那段山路伴着流水,很小的我总是很喜欢,却不知道是喜欢的是这段路,还是路那边的外婆家。
 
   
 
 外婆去世的时候,正是我在妈妈肚子里三四个月的时候,新生命的喜悦冲不掉失去母亲的悲伤。妈妈常月常日的在外婆的坟前发呆,茶饭不思,这也导致我是妈妈四个孩子里唯一一个过了十个月才出生的,妈妈说我出生的时候很丑,身上的皮肤就像古树的树皮那样皲裂,脱了一层皮才看得过去。
 
两岁之前我应该过得很快乐,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易逝,悲伤反而缠绵难忘。记事起,听妈妈说我一生出来就在武汉长大,两岁多了才回到家。在武汉的弟弟出生的时候还和二姐一起牵着手去了白玉山公园,如果快三十年了,两岁就玩过的地方,我竟然没有再去一趟,是担心看不到三十年前的风景还是担心自己重现不了三十年前的快乐不得而知。
 
 
 
妈妈带我回家的场景一直印在大姐脑海里,她不止一次向我描述过当时的画面:村里的人对大姐说你妈回来了,她跑到村口,在那两棵大槐树下,那个时候两棵树都在,还没有被雷劈倒,她看到妈妈烫着头发,怀里抱着我,她就那样远远的看着,没有跑过来抱住妈妈。反而是我跟着姐姐跑到奶奶家,妈妈带着我和弟弟在武汉的时候,大姐跟着奶奶生活,奶奶家在我们老屋隔壁,常年不点灯,日落而息,我很喜欢那里,后面的我不止一次跑到奶奶的房子外面的青砖上刮长出来的白色晶体,混合着木炭粉和鞭炮的粉末点燃,火花四溅和烟花一样,很漂亮。四五岁正需要父母爱的小女童却和七十多岁的老人一起呆着那半年她心里应该不好受吧。如今我大了,反而不常去了,天井阴雨天总是滴答滴答的滴着雨水,打在阴沟里,溜走了,空气之中弥漫着一丝阴冷的味道。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龙岭往事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