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正文

抢救美女的夜晚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11-15 00:00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抢救美女的夜晚

 
文/鲁翔
 
这是一件发生在二十五年前一个冬季里的真实故事。
 
 
 
人世上有些事情的发生是有前兆的,它或许在前夜的梦里就已经向你预警了;或通过你自己的身体变化有意留你或让你躲避;或通过天气变化激发或弱化你的情绪。那天我拉肚子,半夜到天明起夜好几次,早饭根本就没吃多少,骑上那辆半新的红旗牌二八自行车向县城进发了。天气阴沉沉的还有点冷,到下午都没出太阳。年份我记得非常清楚,一直不忘,大概是一九九六年阴历的十月份吧,因为一个月以后的阴历十一月十六日是那个意外逝去女孩子母亲的三周年,当时有人特意告诉了我这件事,也是因为同情我那天的所作所为。
 
事件发生的那天前一个傍晚,我接了一个私人做结婚下帖礼品的零时活,因为订户要求的时间紧,需要夜间加班完成,这是春节销售旺季来临的前兆,也是这个旺季开始的第一个私人订单,我特别上心。订单是做百十斤白皮点心,一斤一包装,而且要传统的包装纸和大红封面,这在在当时的山城已经算传统性的高档贵重礼品了。订货主的儿子准备结婚,邀请所有亲戚朋友前来贺喜赴宴,请的时候要带上礼品以示尊重和庄重,当地习俗叫下帖。这种点心有上千年历史,是重大事件邀请或迎送贵客的比较贵重礼品。货主是乡镇干部,又是上了年纪的实在人,他想用这种传统性极强的礼品邀请所有亲朋好友。
 
早上起床,我要去县城购买做点心的馅料,有几种原材料库里没有。安排好车间的活路,我就骑自行车出发了,不敢说有气无力,因为挣钱给人撑力气,精神还是有的,最起码在购货门店还是神情饱满。因为手工用包装纸比较难买,市场的批发部几乎找不到,我跑了好多家销售批发门店才找到,下午回家时已经是有气无力了。我坚持骑车赶路,刚出县城南门上了东南大桥,就看到大桥的另一边,也就是南边桥头围了许多人,大家争先恐后在看一个放在西边护栏根、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婴儿,有人说是女婴,生下没几天。而北面桥头,东西向的桥头公路向西的马路上,一位被四五位男女推着前行的妇女,边走边扭头向这边张望,她那种及不情愿又无奈的举动我现在记起就眼泪直流,才出生几天的骨肉要被自己抛弃了,心里有多纠结多不舍多痛苦。那时候的一孩化政策很硬,公职人员多生一胎会被辞退,农村夫妻生二胎要等第一胎过了整五岁,还要办准生证,生男孩是绝对不容许的,农村双女户为生男孩也会拼命,不知她是生了第几个女孩无奈抛弃。我在内心暗暗做了个决定,如果没人收留女婴我就抱回家去收养,尽管我女儿出生才八九个月,一个养也是养,多养一个就是吃力点、受点累和苦罢了。我双手扶着自行车头,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看到桥南边的公路上,一位青壮年男子伴随一位老年妇女急急火火走过来挤进人群,二话没说抱起女婴转身向南而去。老年妇女嘴里还念叨着“女孩就女孩吧”,围观的人才陆续散了。
 
回到食品厂,妻子领着一班中年妇女已经做好了准备,几种原料刚一拿进去就开始生产了,我非常疲惫的回到自己办公室兼卧室里,斜躺在小土炕的被子上,将另一条被子胡乱的盖在自己身上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妻子双手使劲推我,说厂子外边有男人用自行车带媳妇去县城,连人带车翻到路边崖下了,看样子摔得不轻,没人管,让我去看看。我嘴里哼哼着想起身,却一迷糊又睡去了,等妻子再次摇醒我时,她的脸色也很难看:你快起来去看看,大概是塬后村上的,一男一女两口子,两人都不能动弹了,也没人管,要是再拖下去,两条人命呢!我只好起身出门,身上感觉没一点劲。 
 
食品厂厂门外东南方向的东西向和南北向呈九十度交叉的公路边上,黑压压的有好几百人围观。因为恰逢下午东南中学学生放学,有五六个村庄的学子路过这里,都挤在路边看热闹。还有进城务工下班回家的农民工及上下班人员,大家都挤在路边看着,有人也从崖低的地方跳下路边走到近前询问。我到路边时马上有附近住户向我说了大概情况,说两人伤得不轻,得赶快施救。还有人说是塬后边村庄里一对夫妻合骑一辆自行车下塬边的斜坡,女的坐车后架没下来,自行车闸失灵飞车了,自行车靠越来越快的惯性直接飞出数十米后落到路下麦地一块突出地面的三角石头上,把两人的腰或腿摔断了,挣扎了好久起不了身,女的还流血了,看来更重些。我看到受伤男斜着身子爬跪在地上双手合十,不停的磕头作揖,嘴里大声念叨着:求求大家了,救救我们吧,日后一定大谢。但围观的几百人,大家或站或蹲的就这么瞅着,没有人出面施救。我心里犯叽咕,都这么大时间了,这么多人就这么瞅着,也没个人扶一把,何况路边还有塬后边村里下班路过的村民(后来听说还有女方的族叔从县城打工路过,站在路边人群里看了一会转身走开了)。我转身回到厂院里,按上自家的板车轮子,拿了一个被子铺在车厢里面,又把女儿的小枕头放在车厢稍高的一边。板车拉到南北向的路边,围观的附近村民和邻居企业老板齐帮手,将板车从路边抬进麦苗地里。我问爬在地上的伤男家是哪里的,他的答复让所有人都很吃惊,东边的八渡街的。大家都很懵懂,八渡街离这里四十多里路,这会儿骑自行车能回去?男的又说女的是自己女朋友,塬后边村的,还说了名字,大家才觉得明白了一点,他还说俩人从塬后边村准备去县城舞厅跳舞,在塬边坡里飞车了。我赶紧朝路边人群喊:谁是塬后边村里的,回去告诉某某家里人一声,他们的家人出事了。我们把女的抬上板车,让男的等一会儿我们再来拉,男的却斜侧着身子扶着板车一同将女的拉出了麦地。在从麦地出来时需要上一个几米的坡,几百人的围观场面,只有一两个人帮我推板车,住户老王、商户小李,老王一直帮我推到一个叫张坡沟的地方,还有一位不认识的姑娘帮忙推车时还特意对我说了声“谢谢您”,我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代伤者谢我的女孩是谁。张坡沟诊所医生没敢接这位病人,我们直接将板车抬上张坡沟大商户老姜雇的拉煤车向县医院进发。这时候我已经忘记了一切,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救人,所有在场的人也都围绕救人而忙碌,商户苟女士跑回家拿来自家被子盖在伤女的身上,她是我战友的妹妹。原东兴村支书老高和商户老赵小李小段姜老板一众人等协助将板车抬上大卡车。当大卡车启动的时候,我才发现卡车车厢里除了两位伤者就我一个人了,既要撑好板车还要照顾男伤者。除此而外就是前面驾驶室开车司机和副驾坐的姜老板。伤男在车上不停的问我伤女要紧不,不会有什么事吧,我不停的安慰他,生怕他跳车逃跑了。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抢救美女的夜晚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