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散文精选 > 正文

又见仲哥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9-03 10:52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又见仲哥

 
范公子
 
“老弟,你的文章我都拜读过了,那篇《仲哥和兰花》写得不错!”仲哥看到我,老远地招着招呼。
 
 
 
“难得一见,坐下来聊聊。”我迅速作出回应。
 
 
 
“过去的那些事你没有亲身经历,细节上还要再补充一些,我给你说说。”仲哥喝了囗水,接着说。
 
 
 
“一九五八年,搞大跃进的时候,我上初二。白蒲镇原先只有初中,高中要到南通或如皋去读。教育大跃进,白蒲镇才有了高中,当时的校址是法宝寺,拆除了庙中的佛像和相关设施。
 
 
“连续三年全国的大学招生从原来的五万人扩大到二十万人。三年里每年考生人数只有十万人,当然,只是个比方,不是确切数字。
 
 
 
“五八、五九、六零这三年高中毕业生供不应求,国家号召同等学历的人报考高校。当然有些人还是不能上大学的,你上初中时有个代课的冯老师,你还记得不?他就没有上大学的资格,他是五九年南通二中毕业的。
 
“不过他是右倾分子,因为说了几句不恰当的话,高中毕业时他没有资格参加高考。又因为不是真正的右派,自然也就不存在平反的事情。那个人吹拉弹唱样样会,真是个人才,可惜了。
 
 
 
“还是说一说我自己吧,我是六二年高中毕业的,从六一年开始,高校招生从六零年的二十万又重新压缩到五万,而那几年恰恰又是高中扩招的几年,增加了几倍的高中生。这样说吧,三十万高中生挤破头争这五万的名额。而据说当时的政策对家庭出身不好的人有了限制,我不了解政策,不敢乱说。
 
 
 
 
 
 
“你在文章中这件事说得含糊,我现在可以肯定地讲,当年我是考取了的,通知送到了公社,被人扣下了。你问我怎么知道这事儿的,当事人亲口讲的。
 
 
 
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人们重提旧事,他将此事的详细经过告诉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是我的朋友。他说,当时抓阶级斗争的新动向,这样的事情在全国不在少数。
 
 
 
“你问我恨不恨他,当然恨,一辈子毁在这个人手里了。也许你会说,这件事不是一个人决定得了的,没错,但如果我是他的亲人,朋友,他还会这么做吗?
 
 
 
 
乡里乡亲的,帮忙说句好话,我会感激他一辈子的。毁了我的一生,对他却没有丝毫的好处。”仲哥的情绪有些激动。
 
 
 
“不提了,不提了,他都已经死了好几年了,我还跟他计较个啥呀!”仲哥站起身来向外走去,忽然又接下去说:“不思量,自难忘!”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又见仲哥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