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短篇散文 > 正文

人生共岁月一色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7-14 21:51 阅读:34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人生共岁月一色

 
——忆父亲陈铭
 
 
上海|陈慧谷 
 
 
 
写这篇纪念父亲的文字,对我来说,并不是件容易和轻松的事情。
 
说不容易,是因为自出生到离开家乡前,除了短暂的相处外,我并没有与父亲在一起长期生活过。父亲一直在外地工作,他调回老家之时,正是我离开白驹、考入大学之日。我与父亲恰好错过,这样,我对父亲的人生经历中许多方面并不熟悉。
 
说不轻松,是因为父亲是一位对家人负责的人,做工作认真负责的人;同时,也是一位说话不拐弯、性格耿直的人。在家人眼里,父亲有担当,可敬,有时却不可亲。
 
在职场,父亲积极工作,严于律己,却不能宽以待人。与人相处,他真实,不矫情,却做不到八面玲珑;对同仁,他没有心机,没有城府,却又过于直白、有时让人下不了台;对是非,他倔强、坚持原则,却少有灵活,有时很固执、很执拗。
 
因而要准确地描写父亲,写父亲的美德容易,写父亲的性格缺点或不足,很难,难为情、难把握、难下笔。
 
然而,真实,是文字的生命和灵魂,即便是记录亲人,亲人也是人,凡人、普通人,都有普通人的普普通通的一面。
 
回忆父亲,其实就是一个重新认识父亲的过程。一桩桩,一件件,回顾之后,父亲在我心目中的形象越发清晰和完整,而我原先的一些认知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不得不说,这种回顾,对自己也是一份检视;对亲情,是一份重温;对父亲,是一次重塑。
 
我所写下的,不仅是对父亲的追忆,更是对父亲的感情、感激和感恩。
 
 
短暂的“少东家”
 
 
 
我的父亲陈铭出生于1934年,他曾经是陈家院子里的“少东家”。
 
在白驹小镇上,陈家算是中等偏上的富裕家庭吧。以烧饼为主业,兼有一些田产、畜产和门面房,因而就有些田租、磨面及房租收入。
 
而主业烧饼呢,不是那种门口仅在支个小炉子烘烤、临街叫卖的那种,而是在镇上西桥口有四间联成一排的铺面房,分别为存面库房、和面与擀面房、大烤炉房和售卖间。
 
这烧饼的大烤炉,不是手臂伸进去在炉璧上贴饼,而是边门打开,人走进去贴饼,一炉子烧饼,少说也得有上百个。里面温度极高,干这活既是技术活,又是体力活。
 
陈家雇佣的几个人都干不了这个,父亲的父亲及叔叔都是干这活的好手,却也因此落下了痨病的病根,父亲的这两位长辈,分别在五十岁不到和二十岁出头就离开了人世。
 
父亲的祖上靠做烧饼卖苦力积攒些可以维持一个大家庭生活的家财。包括那些田产、畜产、铺面房啥的,在土改、手工业改造和公私合营的浪潮中悉数冲了公,只是由于自家两个主要的劳力,也是干活累死,家庭成份才没有提升至“被专政级”。
 
这样,财产成了公家的,人身得以保全,虽然自此以后度日艰难,但好歹也没成为专政对象。陈家还存有一所院落,有一个遮风挡雨的栖身之地,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
 
父亲20岁结婚之前的情况,我们知之甚少。“少东家”的称呼不算戏言,如果他的祖产能够保存完好的话。
 
我们所知道的是,父亲自小在烧饼店也擀过面,似乎没有进过炉子。因为按他的年龄计算,在可以进炉子那会儿,他的父亲和叔叔还正值当打之年。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人生共岁月一色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