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文短篇 > 正文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3-30 18:32 阅读:109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韦琨           

------
     我的故乡是岭南地区的一个小山村,处在一条起伏连绵、层峦叠嶂的小山脉脚下。延绵不绝的山脉带出无数条细密的水系,水系分布在山间低洼处,顺势而行,千回百转,弯弯曲曲,如繁密的根须,吸天地之精华,又如流淌的血脉,摄山川之灵气,展示着它钟灵毓秀之美。我们村就座落在众多“根须”交汇的位置上,前瞻江水,背靠大山,在这山与水之间,便是一片宽阔的小平地,先辈们在这片平地上夯基建房,开荒造田,成就了生我养我的今天的村子。
   村边这片平整的土地,不是与生俱来,而如何而来,却少有人关注。历代祖辈们承传祖业,只是在业已成型的田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所关心的也只在于庄稼的收成和家庭的生计。据村中老人说,我村至少已有300多年的历史,这意味着在清代乾隆年间,我村先祖就搬迁至此造田起家,这与"乾隆盛世"推行的休养生息、扩展农村的政策是相吻合的。古时开山造田,全凭肩挑背扛,牛拉马驮,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更不用说在人迹罕至、崎岖不平的山区里面,这从筑田垒基所用的石头就可见一斑。村子边的田垌面积约有百亩,垒成高低大小不等的水田有近百块,造田所用石块也就是成千上万、不计其数了。而这些棱角分明、块头均称的石头,都在百斤左右,村子周边却是难觅其踪,由此推断这些石块应是从较远的地方一块一块搬运而来的。水田的布局貌似不讲章法,大多依水置田,顺势而建,呈犬牙交错状,但又显得错落有致。每面田的水平面,不管大小,都很平整,且层次分明,人踩在水浸烂泥的田面上,每一脚下去都是没及小腿,没有深一脚浅一脚的错杂感,这可以预想得到,先人造田应是先取水平,再填土、夯实、平整,然后铺面。而铺面应是最讲究技术的,每块偌大的水田,都必须水平面一线过,若水面不平,便会出现地表旱涝不均,影响整块水田的耕种;其次面上的土质要松软、柔润、肥沃,适合庄稼生长,而在四面荒野的彼时,这样的的土壤又从何而来,我尚且认为还是个迷。
  村子的田地,根据所处地形位置,可以分为平垌田和山弄田。不管平垌还是山弄,山村里的田地大都是顺势而生、因地制宜、逐级而建的。平垌田建在村前坡度稍缓的山间平地上,一级低于一级地由山脚延伸到村前的江岸,再由江岸一级高于一级地抬升到对面的半山腰上,整片田地开阔、空旷、阳光,水系密集,耕种方便,产量亦高。山弄田则是远离村庄、处在深山里头的田地,每块田普遍地势低洼,面积窄小,田岸两边都修有水圳,避免大雨涝田,岸上山势很陡,无法上山,这是因为造田时刨土填田、致使山脚坡度增高所致,而且靠田的两岸高山,相峙而立,加之山间伸出的灌木丛林遮天蔽日,田面上的天空变得狭小,因阳光不足,稻子就熟得迟,产量也比田垌田低得多。
   山间的田园,尽管闭塞,但风景旖旎,景色秀美。村边的田野,春如茵,夏似毯,秋则满田黄金甲。特别是依山堆叠的梯田,抱山成型,拾阶而上,细小修长,如月牙弯弓,十分别致,春耕待种的那段时光,从山上俯瞰逐层递退的水田,银光铺面,水光山色,即是一幅极好的山水画卷,我很衷爱这样的田园风光。
二 
    自记事起,感觉与之打交道最多的,莫过于家里的水田了。我家有7口人,按每人6分地从生产队分得3亩多水田,我家真正意义上就有了田种。每年开春后,雨水逐渐充盈起来,父母便往田里放水,水没田面,将冬天晒硬的田泥浸软。母亲用箩筐装入谷种,用稻草辅盖,然后淋水待谷子发芽,过后便在田里整出一垄秧坛,然后在秧坛上洒石灰杀虫,再撒上种子育苗。天气还冷的时候,得用开肚的半边竹子箍成成一排半圆,披上薄膜让秧坛保温。在谷芽长成青绿色的秧苗后,父亲就赶早使牛去耙田耕地,春种就开始了。   春耕时节,每天清晨,我们还睡在梦中,父母就起来煮粥,打理家务吃完早餐就出去了。不多久,村庄边上的田垌就传来铿锵有力、时断时续的唤牛吆喝声,这时已听不清是父亲的还是村上叔伯们的声音,混杂相生,此起彼伏,清脆悠远,形成一支特有韵味的春耕乐曲。太阳升起的时候,母亲和姐姐已担回秧团,母亲在耕好的田上撒肥料,有时还撒草灰,然后才将秧团错落有序地摆放在泥泞的田间,我也按父母的吩咐,拎着铝粥盒,配上几颗盐淹酸梅,给父母送粥到田头,加入春种的行列。一般情况下,我与哥哥拉线,将田间成一行一行距离均匀的"面",母亲和姐姐则专门负责插面,每面要求只插六行,每行又平均间距,做到横排竖直,整齐划一。插秧时人是倒退着的,每横插完一行脚步就往后小移一步,腰累了可以直起身来稍停片刻,望望田野、村庄或看邻家谁插得快,顺便搭讪几句。父亲耙完田后,就地在田头吃早粥,放牛,整理田基水圳,再插秧,一家人全员上阵,大半天功夫就将一亩地插完了。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