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短篇散文 > 正文

枣.枣馍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2-19 23:11 阅读:85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枣.枣馍

文/张芳
 时维九月,序属三秋,又一是一年九月九。在这个传统的重阳节日里,我总想写一篇关于我和枣,我和枣馍的文章。 思绪纷飞,一下子回到了我童年的九月。三十多年前的农村,物质匮乏,孩子想吃到一颗枣那是比较难的。平原的村子里少枣树,大多枣树长在沟里坡里。为了我们能在九月九这天吃到枣馍,母亲早早就让父亲去沟里的人家买枣。
 
九月的清晨,已是薄露微霜。父亲就领我去沟里买枣,一路上我欢天喜地,不觉得沟深路远。到了地里,朴实的乡亲挑又大又红的枣子卖给我们。背着那么一大蛇皮袋子枣,年轻的父亲也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等我们父女俩爬上沟里,早就累成一摊泥了。小时候,嘴馋如猫,心急如狗,赶紧撕开袋子,抓上几颗枣,往嘴里一塞,不洗,也没有洗的理念,那味道,那甘甜,再也没有吃出来过。如今交通方便,那外地运来的枣充斤在大街小巷,可就是看着不香呀 ! 
枣买回来了,父亲的使命完成了。母亲的使命便开始了。母亲说自己任务重,压力大。因为枣要做成枣馍,这个过程是曲折的,艰难的。首先母亲要把枣看好,保证蒸枣馍时有枣。为什么要看枣呢?说来话长。买来的枣直接蒸枣馍不好吃,先要在蒸馍时把枣烘成七八成干。就是在这个烘的过程中,我和弟弟天天借烘枣添火的过程中偷枣吃。本来是湿枣,烘干就不多了,再加上我们天天偷吃。有一年,等九月九母亲蒸枣馍时,枣已所剩无几。母亲生气抱怨九月九这天没有枣馍吃。无奈,只有把剩下的几颗枣放在硕大的面团中。九月九那天,看看其他小伙伴们手中镶满枣的枣馍,我们手里的枣馍,如秋风中的几片叶子,可怜,孤零零的!
 
 为了吸取这惨痛的教训,母亲改变了烘枣的方法,也开发了藏枣的新地方!父亲买枣回来,她直接把枣放锅里的蒸屉上一次蒸完,给我们留些解馋的。然后趁我们上学时把枣藏到秘密基地去。
 
 九十年代的农村流行盖瓦房,为保家人平安,许多人还在房檐下面会盖大概有一尺多宽的一个台子,在这台子的正中间放一面圆镜子,俗称“照妖镜”。因为这台子只比房檐低点,我们孩子也购不着上面。猜猜母亲也是这么想的,她居然把蒸好的枣放在这个台子上面。一一把枣晾开,风能吹上,太阳能晒上,雨还淋不上。看看,母亲的创意真是好极了,估计她心里都乐开了花,嘴里笑出了声,感叹道:“让你们给我偷吃”。
 可母亲没有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没想到贫困的岁月里,馋嘴的孩子对寻找食物有着惊人天赋,甚至特异功能。因为,这个地方还是暴露了。
 一天放学后,我回家晚。一进家门,发现8岁的弟弟正拿着一根长长的木杆在房檐底下拔东西,我没出声,偷偷藏门口看,只见随着木杆移动,那些可爱的令我魂牵梦绕的枣子一个个往下滚。我张大嘴,瞪大眼晴,直等弟弟把枣装走才现身。以后,只要父母不在家,我也如法炮制。后来我们姐弟一起合作,一个拣,一个拔,后来那些枣就这样被我们也消灭的差不多了。九月九到了,父母亲在取枣的时候又发现枣又所剩无几了。母亲太生了,骂我们馋嘴,有时还追着打,问谁出的主意,又突然间感叹,今年的枣馍又是面多枣少了。父亲毕竟是男人,心胸大些,安慰母亲,明年多买些,我多跑两趟。
 这以后,母亲不提前买枣了。就是买了,也不藏着等到九月九再蒸枣馍。当然,九月九日这天,母亲总是让我们都吃上了枣馍。
 
后来,我一直想,母亲为找这个地方,一定是费了不少心思的,甚至是绞尽脑汁的想出了一个她认为十足安全的地方,而且这个任务不是她一个人能完成的。
 如今,一晃三十多年,枣与枣馍如今是再也寻常不过的水果与食物。在这个金色的九月里,枣到处都有,便宜,新鲜,肉厚核小。可孩子们却不如当年我们那样眼馋嘴馋。我也没有了当年想法设法偷吃枣的兴奋了。枣馍也是,超市的熟食橱间,一年四季,从不间断,可就是没有想吃的冲动。父亲,早都不下沟去买枣了,估计现在让他走一趟都不容易了。母亲,早已不骂曾经贪吃的孩子了,只是每年九月九之前,早早做好枣馍等羽翼丰满的鸟儿回巢觅食。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枣.枣馍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