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我的岳母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2-13 21:12 阅读:12489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我的岳母

 
 李振华
 
2009年,农历9月23日,我的岳母去世了。
在她离世时,我没有在身边。9月22日下午4点10分,妻子接到陪护的大姐打来的电话,告知岳母快不行了。妻子急匆匆地打车走了,留下我和女儿在家里。到晚上10点12分,妻子打来电话告诉我:“咱妈已经穿上寿衣了。”我在平静地等待更坏的消息。到23日零晨3点12分,妻子打来电话告诉我岳母去世了。我没有流一滴眼泪,而是平静地躺下来,睡着了。醒来一看表,已经五点多了,不知不觉睡了一个多小时。女儿还在酣睡,发着均匀的鼾声。我轻轻地侧身下床,坐在床边的方凳上,点上一支烟,心里说不出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只觉得周身是冷气。心也是冷的。窗外的天阴晦着,太阳光无力地弥散着。天是亮了,但亮得不明朗。一切都像在蓄积一场不久将至的冬雪。空气中弥散着这个季节的一切寒意。7点30分,我和女儿打车回到了兴参,见到岳母僵直地躺在外屋地面搭起的木板上,我知道:她终于得到安息了。
 
 
 
她再也不用忍受肌肉坏死带给她的痛苦了。从做完手术,到离开人世的一百一十一天里,她就一直僵直地躺着。我目睹了一个鲜活的人变成一具面目全非而不忍直视的躯体的过程。冰冷的时间无情耗尽了她的生命。在最后的日子里,她每天靠一点玉米面子粥维持体力。吃饭时,她对我岳父说:“扶我起来,我得喝一口。唉——怎么咽不下去呀?看来我是挺不过去了。”她哭了。
任何我们认为有营养的东西她都吃不下去。我给她买了脑白金,她说:“别祸害这玩意啦,我喝了瞎胡了,留着你喝吧,看你瘦的。”我多么想让她活下去呀!她还得为我们这些后辈们驾辕拉犁呀!还得需要她努力操控着这个大家庭的航船,在人情世故的纷扰中稳稳地行驶下去呀——她只想着别人,唯独没有自己。她活下去的动力是为了别人更好地活。可惜,现在她累了,她需要休息了;可惜,她忘了,好人不长寿呀。她在临终前唯一说的一句话是:“妮儿呀,你老大,好好照顾他们。”妮子是我的大舅嫂,她的大儿媳妇。此外,别无他言。我在努力想着她生前的付出。
她张罗着自己的穷姊妹成家立业。宁愿缺自己的,也不能让自己的姊妹缺着。
在我刚成家时,多次,她赶着牛车,走四个多小时的路程,给我送来煎饼、苞米碴子、土豆、大葱……救济我这个百无一用的书生。到了我家时,天还没放亮。村里,大雾弥漫。
她在树木丛生的山岗上,剁下大垛的茅材,让嫁到镇里的大姑娘拉去烧火。
她每年会栽种很多西瓜、香瓜、地瓜、土豆、豆角,以至于让邻居觉得不可思议:栽那么多干什么呢?他们不知道,等这些作物成熟了,岳母会大包小裹地挨着家送,就是为了让她的孩子们吃个应时,吃着方便。买,不得要花钱嘛!
邻居,随便吃,随便拿。
后来,她和我岳父去了黑龙江,看了五年半的参地。在看参地期间,老两口靠自己的劳动,种点豆子,种点蔬菜,拣点人参,努力经营自己的生活。可每次从山上回来,我们从来没有觉察到她生活得不易。
“大林子里,空气可好了。烧不缺,吃不缺。你们一个个也都行了,我准备和你爸就呆山上,享福去……”
每每说得我都对那片未知的森林充满了向往。
女儿说:“姥姥,我也要去。”
“等你长大了,姥姥就领你去。”
“——好耶!”
在回来看我们时,我和妻子硬塞给她一些零花钱。每次拿了我们的钱,她总是很难为情——“怎么能花你们的钱?怎么能花你们的钱呢?我有钱呀!”我和妻子总是尽可能地多给,尽管我们生活得也不是很宽裕。不是穷家富路嘛。她知道我们生活的难处,每次回来都是到我家里多住几天,帮我们洗洗涮涮,帮我们照看孩子,一天也闲不住,为给她的小姑娘——我的妻子——继续与我这个穷书生生活下去的勇气。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我的岳母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