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短篇散文 > 正文

《小寨村》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1-07 05:31 阅读:1233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王锡美 | 《小寨村》

 
 
在老一辈蓝田人里,都知道这句话:出东门,上北坡,小寨是个麦窝窝。旧时八卦先生说,小寨是一块风水宝地,世代不愁吃穿。在“农业学大寨”时期,我还以小寨与大寨姊妹村名而骄傲了一段时间。
         
小寨,其实并不小,比邻村焦庄还大,是蓝田县下辖的一个乡村,处山岭地带,一条乡村公路柳新路穿村而过。它被北南流向的四季潺潺的两条河水相夹。西边的白马河与东边的当院河,在村子椿树湾北边的庄科村,分别向西南和东南两个方向折去,形成了偌大的扇形地梁,人们习惯叫焦坪。
 
村子就坐落在扇尾靠西的地坳里,如一个襁褓里怀拥的婴儿。它的地形就像一口面向西南的簸萁,北边隆起的土丘与庄科村背依,南边和焦庄村连畔种地。
 
 
 
簸萁口通过白杨树壕和豁渠子的沟壑与碧波荡漾的白马河水库相接。在我遥远的记忆中,村里人家就住在东边半坡平台上,大致错落高低分两层,上阶与下阶,背倚南北走向的土梁,门面向西,旧时的官路穿村而过,自然成上下阶的分界线。
 
本来,蓝田和临潼、渭南分界的横岭,在南麓是北高南低的一道道沟梁,可李后梁在村子后面却是北低南高,像昂起头颅高歌嘶鸣的兽,凭兀突起的庄科村后的土山,就是上翘的尾巴。村里老人说,那是一条龙脉,护佑着小寨村。
 
龙脊的东沟是当院河,与兰坪村隔岸相望,沟的坡度相对陡立,村人都叫前坡,也有几片梯田坡地,但这里的土质是麻麻石,贫瘠且干板,只适宜种一些耐旱的豆或黍。
 
村子里的其它田地大多分布在门前簸萁掌内,犹如过去人们在坡地要修一坎坎堰壕,能长久保持土地的墒情,这天然堰壕里的田地,地质肥沃,黄土粘厚,土壤保墒,在靠天吃饭的年代,即是风不调雨不顺,庄稼也是料料收成好,年年都丰收。
 
 
 
簸萁的西沿下就是村子的沟壑,居然分了鳖盖子、镢头沟、大滩、门头沟、西坡、椿树湾等形象的名字。沟底是白马河,和西梁的刘家梁村共享,向南一直流过县城,汇入灞河。
 
沟内四季流淌着一股清澈的河水,沟道里的滩地曾是村子里的菜园和安装水打磨子的地方,现在人们更多是种植水稻和莲菜,一年一料,产的大米很香很甜很有嚼性,长的莲藕节粗杆长,作菜脆香,荷花鲜艳,荷香熏人。
 
两股泉水分别从西坡和门头沟的半坡处冒出,清冽甘醇,滋养了小寨村的生灵。但村人更喜欢吃西坡下担水泉的水,一股从沙层过滤冒出的富有矿物质的泉水,比农夫山泉的水还好喝,冬天温馨,夏季清冽。泉水流过沟道的泥淖里,喂养了很多又肥又大的螃蟹,张牙舞爪,横行霸道,勇猛的更像武士。
 
 
 
沟坡陡峭,有似峡谷,长满许多种诸如槐树、柿子树、杨树等茂密的林带,但以槐树居多,每逢槐花盛开季节,满沟飘弥的槐香,令人欲醉欲仙。小寨村有起伏连绵的丘壑沟湾,有莹莹满沟的河水,有肥沃广阔的田地。小寨村的水土养人,周围的村子闻了名的。
        
前几天,回了一趟家乡。
         
这是必须的。一则,自父亲去世后,母亲坚持守着老家,说是给儿女们留存一份对家乡的思念和牵挂,就像一杆擎立的旗帜,这也是我始终以为自己还是个孩子的理由。况且,新冠疫情期间,各地防控严密,好长时间也没得回去探望。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小寨村》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