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正文

我的第一次出远门,还是在1988年暑假的事了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9-15 09:17 阅读:10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曾庆阳 | 第一次出远门

 
 
我的第一次出远门,还是在1988年暑假的事了,离现在已经三十多年了。
那时我还是个愣头青,虽然工作已经四年了,可一直在乡村小学任教,没有出过远门,一个实实在在的“乡巴佬”。当时交通不便,信息不通,学校没有电话,同远方的亲朋联系主要还是靠信件沟通。
漫长的暑假待在家里没地方去,烦闷,想想都怕。在韶关乌石镇做生意的表哥来信邀请我暑假期间去他那里玩,顺便把在老家读小学的表侄带回去。
表哥的来信正合我心意。
三哥已经分配出来在佛山工作了,我何不先去佛山广州转一圈再去韶关呢?
主意已定,我买了一张地图(里面有广州佛山的,也有韶关的),骑单车到车站提前买好去佛山的车票,表侄也在前一晚由他姨父送来了我家。
车票是早上5:15发车的。我家离车站有三四公里,大清早没有什么交通工具,只能靠走路去车站。
母亲在三点半前就炒好了隔夜饭,叫我们起床,让我们吃饱赶路。
我们不到四点就出门了。路上静悄悄的,没有灯光黑蒙蒙一片,天上星星闪烁,沙子路反射着星光,变得清晰了不少。
 
到了县城街道才见到一些昏暗的灯光,天也开始蒙蒙亮,也依稀见到一些人影,环卫工人在清扫街道。我们在五点前赶到了车站,乘上了汽车。
以前搭长途车通常都是“两头黑”,虽然只有几百公里路程,也要大清早出车,天黑了才到。路上还要吃两餐。
还好,我们这趟车在下午四点多赶到了佛山,并按图索骥搭乘三轮车在三哥下班前到他单位找到了他,不然真不知怎么办好,因为之前没有和三哥联系,有点贸然行动。
找到了三哥,我的心就安定了,吃住都有了着落,也不用担心迷路了。
三哥下班后去市场买了菜带我们回到了他的宿舍。宿舍是六楼顶层的棚架屋,有七八间宿舍,对面有两个公用的洗手间。每间宿舍住两人,里面也就是两张木板铁床,两张桌子而已,行李箱只能放在床底下。
三哥在宿舍里用电饭煲做饭,用另一个电饭煲煮菜,做好了晚餐。
晚饭后,三哥带着我们出去逛一逛。晚上的大街灯光璀璨,人来人往的,甚为热闹,非我们乡下地方的冷清可比,只让我这个乡下仔大开眼界。城市的夜生活就是丰富。
逛了一圈回来,洗刷一番后就要睡觉了,三哥在宿舍的两床之间支起了一张弹簧床他自己睡,我和表侄则睡在他的铁架床上。虽然铁棚屋还是闷热的,但在鸿运扇柔和的凉风下倒也很快入睡了。
 
第二天,三哥早早起床上街买了豆沙包回来做早餐。那豆沙包我还是第一次吃,只觉得味道是那样的甜而不腻,清爽可口,特别的好吃。
三哥要去上班,不能带我们出去玩,他交代我去祖庙的路线,要搭乘哪一路公交车在哪里下车,然后又怎样回来。
我带着表侄按三哥指点的路线,第一次坐上了城市公交车,到祖庙站下车,购票进去逛了一圈祖庙,也没什么特别的印象,倒是祖庙里面的龟蛇池投掷硬币叫人难忘。我换了一些硬币和表侄投掷下去,居然有一两颗钱币落入龟背,也甚为开心了。
又搭乘公交车回到三哥的住处,在他下班回来一起弄午饭吃……
下午五点半,三哥送我们去火车站坐火车去广州。他第二天还要上班,不能陪同我们,只是把小舅宿舍的钥匙给了我,我们只能自己行动。
半个钟头后,我们下了火车,密密麻麻的全是人。我们随着人流出了车站,走到车站对面,按三哥交代的路线坐公交到小舅的宿舍附近下车。
小舅的宿舍其实是外公留下来的。外公在广州的一家酒楼上班,退休后由小舅顶替工作。而小舅刚刚在半年前调动单位并有了新的住房,宿舍暂时还没被原单位收回,小舅就把这个宿舍作为亲朋来广州的中转站,常去广州的亲朋都有钥匙的。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我的第一次出远门,还是在1988年暑假的事了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