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小小说:卖柑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5-08 11:26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在乡下种柑橘的岳母托人捎话来说,今年的柑橘不好卖,托我在省城跑跑门路,能卖出多少是多少,以尽量弥补一些损失。

 
 
 
听老婆把这事说完,我心头不由一怔,这还真是个难题。在外打交道的熟人我虽然比他们多,但从未经过商的我,又能到哪里去找门路呢?
 
 
 
这事倘换着岳母家的其他人,我是断然要回绝的。可岳母都快六十岁了,自从岳父大人去世后,她一直独个侍弄着那片土地,每年要种出1000多斤的柑橘,实属不易。
 
 
 
在电力公司上班的小舅子,成家生子后,就在他们那个小县城长住了下来。大概是嫌那1000多斤柑橘总价值不高吧,又加之岳母拒绝与他们小两口在城里过日子,他才懒得搭理这事呢。
 
 
 
在我们家,老婆的话我可以不听,但岳母发了话,我就必须得考虑了。说实话,这并非我胆怯或是她老人家有“威严”,而是我不忍岳母为这么点小事“多”了我的心。
 
 
 
自从岳母把女儿嫁予我后,彼此相隔两百多公里,平素交流甚少,加之我工作忙抽不出身,一年到头对她老人家少有探望,想必她对婚后的我越发陌生了。
 
 
 
 
 
 
 
老婆作为我们间的纽带,就起着一个“传话筒”的作用。而夫妻间又难免因一些小事赌气,我有时甚至怀疑,她到底把我的话传走了“样”没有,至今不得而知。所以,但凡涉及到岳母的事,我有一个总体原则:能慎之则慎之。
 
 
 
有一次,回到娘家的老婆与我通电话,因为孩子偶染风寒,我在电话这头嗔怪了她几句,不料被那头电话旁的岳母听见了,她心头颇不是滋味。后来听老婆说,临走时,她竟小心翼翼地向自己女儿打听:“那娃儿现在是个啥脾性?”背地里,岳母总是把我叫着“那娃儿”,可见既不亲也不疏,拿捏得十分有分寸。
 
 
 
还有一次,我把小舅子叫了去陪客,酒喝得有些过量,回到家见岳母坐等在沙发上,沉默着一言不发。小舅子给她茶杯里添水,她竟还是没有一句话。后来,她在厨房里悄悄为我们煮了两碗饺子便去睡下了,我们居然不知道。待第二天饿着肚子醒来发现摆放在灶台上的两大碗饺子时,我当即鼻子发酸。
 
 
 
岳母也很少同我正面说话,有什么事,她总悄悄告之“传话筒”,以致让我视为了习惯。这么多年来,她大概以为我在外做的事远远超越于家事,故保持着某种难以言喻的距离,甚至叫彼此“生分”。这就像我在婚后没有立即随老婆改口叫她“妈”一样,心头总是存着一股咸味。
 
 
 
这次,我怎么也得挣一下表现,下定决心要把岳母的柑橘卖出去。
 
 
 
 
 
 
 
我跑了几天周边的水果市场,打听到时下的柑橘行情的确不太好。转而又向朋友们求助,可朋友说:“柑橘不能当饭吃,拿一二十斤来倒行,多了谁也消受不了。”细细想来的确如此。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小小说:卖柑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