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主题美文 > 青春美文 > 正文

辞镜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5-08 10:59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房中残留了檀香气,碎花开满了柜角,秋日的荒原从日之东铺陈而来 ,停留在苍白笔端。

 
      最初,是想说什么的。然而不可,动念即罪过。我想起许多被遗忘的。为何是如今?这个貌似特别而又平常的时间?又是哪些事被串联,引出记忆的喧嚣?
 
      窗外正下着细雪。从酒红色天空,无声坠落。不远处的民房中生长着几棵树,枝桠肆意。那形态,有些像霜花,但我想它更像玻璃,布满裂痕痕的玻璃。
 
      这一形象首先在哪儿出现?似乎是体育馆,一块玻璃被敲裂了,从右下角一直崩塌至左上角。我站在碎裂的玻璃中,端详自己,却害怕对视。
 
 
      我想起来,我曾写诗,或者说,我曾认为我在写诗。小学日记中大多都是“诗”,以及初中,撑着伞走过爬满藤蔓的黑瓦白墙,想到一句,珍重收藏。那时,已有忧郁的迹象,或者说,“闲愁”。
 
      试问闲愁都几许?
 
      将以往的文字句翻出,一次再读,始终一片清冽,却不知那从何而来。进进退退,那清冽便侵袭了眉目,起起伏伏,便凝结成了冷漠。
 
 
 
 
 
 
 
 
 
 
 
 
 
 
      找出高二的文章,不可避免地找到杜拉斯的影子。那本《情人》,是在岳麓书院得到的。绿色的封面凹凸不平,黑色的字迹是按老式打印机。开始是几张小像,接着是正文,然后是译后记。我曾很喜欢这本书,它简直完美,即使存在语言的阻隔,它对我仍是好的。那对生活的爱与绝望,那似梦呓而枯冷的笔调,简直令人着魔。于是模仿,始终只得皮毛。然而在身上发现了疯狂的影子。此后,《情人》便不知所踪。当我再次找到它,已经有替代品了。
 
      阿佳妮在《着魔》中着魔了几分钟。
 
      那明明是一生。
 
     是什么事联结成这裂痕中的面容?苍白,脆弱,掩饰着什么,是所惧怕厌恶的,是所欣喜装饰的。
 
      脑海中有两尊偶像,一尊在日之东,一尊在月之西。我在其中奔波,受星轨指引。浓雾正蒙蔽浓雾,星轨正指引星轨。神明怜悯神明,凡人寻觅凡人。
 
      苦艾酒燃烧成黑洞,我于是缄默。
 
 
 
独坐小楼听春雨
 
 
文案
 
编辑
 
排版
 
审核
 
1918班  杨涵如
 
彭宏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辞镜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