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短篇散文 > 正文

那一窗菊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2-09 21:06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那一窗菊

 
                        文/张学华
 
 
 
每每看到那一窗菊,都会萌生占为己有的冲动。
 
对面是一栋八层的老楼,墙面呈清灰色,屋顶的红色琉璃瓦许多已经脱落,家家户户的防盗窗早已失去光泽。住到城里十多年,那栋楼夜晚的灯光日益减少,白天窗台上晾的衣服也越来越少。以我的理解,那栋楼上的人要么去了大城市,要么在这座城市新的楼盘安家落户。
 
换了新的工作,越发忙碌起来。一天早上,偶尔抬起头,突然看到对面老楼五层的阳台上,一窗金菊悄然绽放。
 
那一刻,我的心里朗润起来。
 
小城人习惯用白色泡沫盒子种菜,特别是城乡结合部,房前屋后,乃至窗台,这种用泡沫盒子并起来种菜的情况随处可见。而对面窗台上,一缕缕金黄的菊在秋风中轻盈地绽放,若淡然素心的女子,在窗前安静地晒着太阳,安静地想着自己才懂的心事。偶有细碎的菊蕊,在秋风里飘落,像一场时光里的花事,淡淡的,浅浅的,来去无痕,只在眼眸里潮湿,零落成一些若有若无的故事。
 
菊,花之隐逸者也。偌大的一栋楼,唯独的一窗菊,你何处隐也。纵有万般故事,又有谁来听?
 
周末时候,在键盘上敲着文字。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对面菊花正在怒放金黄的秋趣,便有一缕缕孤傲的清香渲染着天空。想起不知是谁写的一句诗:楼前坐看花摇玉,黄艳纷纷最可心。
 
想起了一年前周日午后的远足。那时还是夏天,一个人沿着铁路线行走,在路旁的居民区,看到一个男子戴着大草帽,拿着剪刀,正在给菊花插扦。那片逼仄而肥沃的土地上,已经插了上百株菊枝。即便看不清他的脸,必定是个花一般的男子。虽然没有说话,内心却暖暖的,欣喜不已。那年秋天,没有去赏菊,但并不遗憾。我知道,那里肯定是菊花满丛,往来行人定会驻足赞叹。
 
读初中时,父亲不知从哪里弄来几株菊花苗,栽在屋后狭小的院子里。墨绿色的茎叶,乍一看,还以为是茼蒿。父亲笑了:“你是农家孩子,竟然五谷不分,说出去就是一个笑话。”
 
“你一农民,大字不识一箩筐,人家院子里种菜,你却种花,说出去不也是一个笑话。”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很是随意地怼了父亲一回。
 
父亲没有吱声,不知是太爱我,还是真的无言以对。
 
每次周末回家,后院的菊苗一周一个样,茎粗叶实,越长越高。茎叶下,拥着厚厚一层草木灰,那是纯粹的农家肥。终有一天,菊花开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真正的菊花,黄的似金,白的如雪,紫如水晶。收拢的,散开的,含苞欲放的,无论哪种花色,都纯得没有一丝杂质。
 
后院本是荒芜之地,到处是凸起的石头,向来无人问津。这一片菊,让后院成了“网红”打卡地,可惜那时没有相机,没能留下美丽的景致。
 
书中说,晋陶渊明独爱菊,还留下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经典诗篇。菊,果为花之隐逸者?非也。这是陶渊明仕途不得意后,归隐山林的一种生活方式。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陶渊明归隐山林只不过是形式上的隐,看似傲岸,实则消极。如果他仕途一帆风顺,到底喜欢哪一种花就很难说了。
 
“一年种,年年有。不索求,花依旧,做人就应该这样啊。”父亲出生在解放前,没念过书,但不妨碍他对菊花的喜爱。听到父亲的话,我有点无地自容。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那一窗菊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