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散文精选 > 正文

槐花包子槐花饭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2-01-08 18:36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槐花包子槐花饭

 
◎王家波
 
 
老家的村北约莫二里地的地方,有一条河,叫做大沽河。河边生长着许许多多的树木,有柳树、毛白杨、加拿大树、臭椿树等,但是,在河南边的一条沟帮子上,还是以槐树居多。
 
槐树,在我的老家俗称叫作“刺槐”,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疏疏落落,密密集集,满沟帮子都是刺槐树。每当盛夏时节,远远的望去,只觉得一片郁郁葱葱,与柳树也是相得益彰,根本就看不到那条沟帮子。
 
沟帮子上生长的刺槐树,不像毛白杨那样挺拔劲直,常常是按照地面的形态自然生长。有的,在小块土地上丛密集结;有的,从夹缝中崛然而起;有的,在碎石间错落分布;有的,在沟坡上挺然而立;有的是横空生长;有的是树干盘曲而上,尤其是沟帮子风口处的几棵刺槐树,由于常年的风吹雨打,主干扭曲变形特别厉害,但却彰显出一股倔强不屈的力量。不同的生长形态,让沟帮子上的刺槐树构成了一幅错落有致的美,一片形态各异的美。
 
 
但是,沟帮子上最美的季节,还应该是每年的五月上旬。初夏的时节,槐树花从慢慢开放,到华丽的绽放,每天都在给沟帮子换上一袭盛装。
 
党槐树花全部盛开的时候,远远地望去,如云,似雪。云,是白云,安静时,如纱巾轻覆,有处子的静美之态;风吹时,白云涛涛,翻滚如潮,舒卷自如,有清明圣洁的动感之美;雪,是香雪,闻起来香喷喷,蜜蜜甜,芬芳醇厚,酥人筋骨,如果说这时候的沟帮子是“香雪海”,也是实至名归。
 
“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芬芳醉万家,春水碧波飘落处,浮香一路到天涯。”闻着浓郁的槐花香,不禁又想起小时候妈妈蒸的槐花苞米饭、包的槐花包子。
 
 
40多年前,那时候还是农业社时期,还没有大棚种植蔬菜的。所以每年到了4、5月间,正是蔬菜青黄不接的时候,家家户户的餐桌上难得见到蔬菜,最常见的就是咸菜疙瘩、小葱蘸酱,偶尔有几棵刚摘下来的香椿芽。就在这个时候,老屋房后的刺槐树开花了。为了改善一下家中的生活,妈妈用铁丝做了一个钩子,绑在了一根长杆上,努力将槐树枝压低,捋下上面的槐花,回家后烧开一锅水,将槐花放进开水里烫一下。妈妈说这样不光能去掉槐花里有毒的东西,还能去掉槐花的异味儿。妈妈将烫好的槐花捞出来,再放进清水里浸泡一个下午,晚上从生产队收工以后,把浸泡好的槐花控干水,和上苞米面,放在笼屉里开始蒸起来。不一会儿,一股清香的味道就顺着热气从锅里飘了出来,馋的我口水直流。槐花苞米饭出锅后,我不顾烫嘴,迫不及待用筷子往嘴里送,松软的槐花苞米饭吃起来又香又甜,直到现在还让我回味无穷。
 
 
那时地里活儿不忙的时候,妈妈还能给我们用槐花包包子吃。槐花包子最喜韭菜,妈妈收工后从自留园里割下几缕韭菜,切得细细的,然后将买回来的肥肉放进热锅里榨干油,剁碎了一起掺在烫好的槐花里。包子皮是用玉米面加黑面粉和成的。在那个时候,槐花真给老百姓帮了一个大忙呢。
可是,如今妈妈已经不在了,再也吃不到妈妈做的槐花苞米饭了……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槐花包子槐花饭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