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短篇散文 > 正文

写在母亲离世的第18个忌日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10-10 16:06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文/岳兴文(甘肃榆中)

 
        中秋佳节倍思亲!
        又是一个聚家团圆赏月的日子,也是中秋节前两天,母亲第18个离世忌日,愚儿含泪再次写下这篇怀念文。
       18年前,我盼着中秋节的到来,前一、两天回北山老家堡子山,每当我坐的招手停从上花岔下车,一步又一步从杨家窑、韭菜坪、边沟山梁走过,恨不得一下踏进家的门槛,扑到母亲的怀里,叫一声:“妈妈,儿回来了!”15华里的山路,步行到山尾子,可到了山头疙瘩转弯的地方,我老远看见,母亲拄着拐杖,立在土庄院前角那儿,眼巴巴地瞧着,我便把一步并作两步,下沟沟时,母亲眼睛好的时候,就老早扑到我跟前,说:“我的娃你来了,妈昨晚一眼没合,今早门前榆树上,那喜鹊喳喳叫,我就知道你来了,一直等到现在。”           
        我抱住母亲,说:“妈,让您等久了。”
        有好几次,我们母子抱头痛哭一场,解除双方思念。
        有时,母亲巳蒸好了 土月饼,有时晚上,母亲和嫂子们就张罗着和面蒸月饼过八月十五。
        在父亲掏挖喧固的高窑子,母亲填的土热炕上,在一盏煤油灯下,我钻进被褥筒筒里,就像婴儿时待在母亲子宫里的感觉,多温暖,更能体会到母亲走过来的路,为了这个家,她承担了与父亲一样的担当,为了不让父亲患病离世早,丢下的这个家倒下去,既当妈来,又当爹(兰州人方言,爹就是爸爸),多大的担子,她一人挺着,泪往肚里咽,从不在亲友面前、庄上左邻右舍人面前掉一滴泪,我一想起母亲一人在这个高窑炕上守空房40年,我的心都快要碎了,我又几次喊出声:“妈妈一一您辛苦了!”没睡着的母亲,说:“你做梦了!”有时,时间太迟了,我怕影响母亲的休息,就装着不吱声,睡着的样子,但睡不着的母亲,说:“你睡着了吗?”    
        我说:“妈,我没有睡着,您也没睡着。”        
       母亲就说:“妈习惯了,一晚老是这样,你在外面天天很忙累了,妈不打扰你,回来了就好好睡上一觉。”
        十四、五岁岀门,在外面奔波多少年,我也老是睡不着觉,一想到我苦难的母亲,常常是半夜里醒来,想那遥远的我的母亲,今夜,和母亲说上半夜都觉得说不完,月色射进天窗眼,母亲问这问那,问的最多的是,在外面吃饱吃不饱?天气冷了要穿暖和,不要和人缠舌,一晚不要太熬夜少写些,酒不要喝得太多,喝得伤身体,人一生不容易,不能光顾自己,要顾家,顾大家庭,干多大的事,不能把老家人忘掉,常回家看看他们,庄上人的关系好了,他们就看起你。邻里关系要搞好,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互相来往,有困难能帮就帮他们。别人有困难,找上门来的,不要拒绝,能帮就帮一把,为别人帮忙就是为自己修行。外家没有亲远,亲房没有亲远,清明的坟你们要和庙花岔的一块上,两个太爷的后人一块上坟,人多才好。 日子好过了,不能忘记过去,要记住那些困难的人,干啥工作,要看家家户户的烟囱里冒烟,哪家不冒烟就想法解救。以后不管走到哪,在哪里居住,都不能把老家丢掉,丢掉老家就丢掉了根。母亲说着,我都听着在答应。  
        母亲不管睡得多迟,早早就起了床,洒扫庭院,虽没进过学堂,家奶和外奶的严教,和朱子家训的没啥两样。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写在母亲离世的第18个忌日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