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情感故事 > 经典文章 > 正文

马的世界牛不懂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10-07 13:00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文/易美文

  
  我的科长高升了,虽只是个调研员,不算班子成员,但毕竟和局级领导沾上了边,对于她来说,此生也算功德圆满了。她长嘘了一口气:终于得偿所愿!我也长嘘了一口气:终于迎来了1949。
  我俩缘分不浅,同一天进局里、分到同一科室、同坐一个办公室,不过我是通过考试招聘的没有编的“乡里妹”,她是从省级单位调来的“空降兵”。
  刚来不久,局里进行中层干部竞争上岗,我好象没见她上台演讲,宣布结果时,她竟然榜上有名,我也没去多想,后来宋大伯在自己退休的欢送小饭局上,不知是多喝了两杯,还是觉得以后无顾忌了,突然冒出来一句:“人家才来几天呀,地都没踩热,一没报名二没竞争演讲,却直接当科室长,什么公平公正竞争上岗,打脸!打脸!”此话一出,满座哑然。彼时,我才听出其间的道道来。不过,我可以想象当初局长大人是多么头痛:一边是省市高官响个不停的施压电话,一边是纪律规矩原则,两难啊!
  人常说当官的女人难伺候,我深有体会。我们是综合职能科室,就2人,日常事务不可能专人专事,她只要是能甩的必甩给我,自己则一天到晚抱着手机点点点,不是唯品会就是朋友圈,幸亏我在乡镇锻炼了半年,包括文字工作在内的所有事务都能应付,我也想得通,年轻人嘛,多做点事累不死。
  
  至于跑腿的事务,凡是与领导有接触的她就会变得主动,一趟二趟乐此不彼,其他常规性的,当然包给我了。我呢,好动,也乐意这样安排。要是跑局外,那就更开心了,因为她不喜欢开灯,喜欢关窗帘,尤其到了夏季,怕太阳照,说关上窗帘阴凉些,老是将窗帘拉到最低。我虽是个近视眼,要亮光,但她不让随便开灯我就不敢随便开。她是领导我是冒号,她是长辈我是小不点,她是正宗的公务员我是个临时工,惹不起,有苦也无处诉。看到别的小姐妹的科长那么体恤下属,只能叹运气不好。能出外躲一会是一会吧,可以远离她一阵子,也算找到一时解脱了。
  她办公桌上老是摆满了各类文件材料表册之类的物件,让人感觉有做不完的事。她交待我整理内务时不要碰她的桌上物件。我想她桌上最起眼的应该是那个小相框吧,上面一位约十八九岁的少女,虽非天仙且像素不高感觉比较模糊,但年轻就是美,这是不争的事实,所以看着还算养眼。我第一次看到相框时,多了一句嘴,以为是她女儿,谁知她撇了撇嘴,不高兴地说:“我呢!”,我“哦?”了老半天没反应过来。
  老实说我很怕跟她说话,她刚当科长的那几天,我因叫惯了“姨”改不了口,每次一开口她就脸拉得好长,当然那声“嗯——”就更长了,后来见邻科室的人叫她“科长”时她那喜上眉头的样子才醍醐灌顶,终于改口。
  有天,局长带队查岗,发现了她桌子上的照片,“哇,这是你呀?太美了!”纪检组长以高八度的声调夸她是美人时,局长在内的其他几位领导也齐声应和,她那多皱的眼角顿时笑成了两朵小菊花。从此,我发现每个到我们办公室的人都会对着那张30多年前的照片夸赞两句,她也就不断地绽放那两朵小菊花以及那其貌不扬且又瘦又干的五十岁的粉脸。我想,这也许就是她想要的效果吧。这也难怪,女人嘛,谁不爱美,我城里那位老姨奶奶还特意将自己八十岁生日时拍的裙装艺术照带到乡下来给我们展示呢。
  有人说她“吃相”不好,我还以为是说吃饭的样子不文雅哩,一打听才知道是之前连续两年的什么女工委在市内的什么比赛奖金被她领到之后石沉大海了。最近,又听闻在局里的征文比赛评选上,担任局文联主任的她不但不避讳,还旗帜鲜明地把自己评了个第一名。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马的世界牛不懂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