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情感故事 > 经典文章 > 正文

水墨年华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10-07 12:58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文/林学军

  
  昨夜的雨,湿了今晨的香堤,我提步前行思飞絮。
  一颗颗雨露在枝头、花瓣踞蹲,和煦的阳光撒满大地。穷尽目力,向远方眺望,原野静谧,祥云飘飘,白鹤飞翔,骑士环湖逐鹿,亭台楼阁在水中央,一湖碧水一湖诗,让人陶醉不已!
  是谁挥毫泼墨一番谋划,让这名无星沙地无城的一方水土,新“星”向荣,高楼大厦平地起,游人如织笑颜开。
  孱弱的捞刀河,她从远古走来,从决策者的谋略里随之而来,从众人肩扛手推中向你我走近。她,驼背弯腰易高烧,遇上时代的“手术刀”,抽脂、矫正、整形等一系列治疗,如今婀娜多姿分外妖娆。
  可曾见过,她经途的足迹?
  北边的我们管她叫“哑河”,位于水塘垸内,河宽约三五十米,长约五六里,呈弧形,因断流称之“哑”;南边的是松雅河,团结垸内,长约七八里,呈“U”字形,两端与外河通连,充满活力。
  东望西观,曲廊蜿蜒,粉蝶轻舞,一湖两河三点水,松雅湖烟波浩渺,湖畔沙滩绵软,两河与她相依相偎,涛声悦耳。
  逆流而上,隐约可见,湖的东北角孤峰突起。螺山,玉带缠腰,像只美丽的田螺,盘坐在河、田之间。
  清风拂过,浪花激荡山崖,凿出一束束光亮,河堤似从天而悬的银线,浪花裹着的螺山像被银线吊着的明珠。跃滩而过的流水如游龙般,伴随着脚步声,忽左忽右,忽上忽下,山水相拥,好一幕“游龙戏珠”,看得我眼花缭乱。转眼间,龙抬头,山下纵横的阡陌,和一片青一片黄的稻田交织在一起,恰如巨龙的脊鳞――回龙垸,这不单是地名,还有龙的传说。
  曾经的渡口,位于山脚,摆渡人撑起长篙,溅起一朵朵水花,跌落到家长里短的话语中。村里的老人,常讲起,山上住着神仙。年幼的我,途经渡口时,便会朝螺山鞠躬作揖,求神仙保佑,莫让我遭遇那户人家呲牙裂齿的大黄。然而,神仙也有打盹时,幸好路旁的小姐姐冲上前,呵护我,驱赶那翘尾巴的。
  曾经的村庄潜入水底。退田还湖施良策,常怀善举的姐姐搬迁至何处,我就无从知晓了。寻常中,倘徉在望仙桥附近,但愿能与她相逢。
  寂寞的渡口啊,留不住昔日的喧嚣,那早已老去的摆渡人,被流光拐走的渡船,踪影难觅,唯有青青河边草,哪怕历经三生三世,依旧不愿离去。与草私语,滚滚红尘,往事历历,几度春秋,芳草萋萋,那些踏水而来的歌,那些懵懵懂懂的情,那些挥之不去的念,于奋斗中酿出微微一笑。
  羞涩的河床,添置新“锦”,筑坝水有势,飞瀑下湘江,架桥通南北,往来更温馨。城北新区崭露头角,彼岸机缘无限好。倾听心河流淌的声音,凝眸远望,青山易改逝水沉香,无不水墨年华。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水墨年华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