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短篇散文 > 正文

我的村医父亲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8-24 08:26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我的村医父亲

 
作者:张凤
 
 
 
每逢周末,为逃避城市的躁热和焦灼,我便抽空回乡下老家短住几日。我喜欢走在那些点染于原野间的狭长小路上,一睹乡间风情。在这里,我经常看到山上的老农头戴草帽,手里握着一把小锄头,弯着腰,聚精会神地在土里刨着什么,然后把草药等植物顺手装进背上的小篓里。这样的一幕总是勾起我对许多往事的记忆,脑海里,父亲生前学医从医的情景,涌现出来,历历在目。
 
 
 
父亲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两岁时祖父因饥饿去世了,此后跟着祖母艰难度日。祖母带着父亲和大伯父离开大山,靠给别人洗浆补缝为生。童年的父亲见过太多饿殍遍野的人间悲剧,所以对生命尤为珍惜。最终让父亲下决心钻研中医的,也许是因为他的长子两岁时哮喘夭折了,我的祖母不到60岁就去世了的缘故吧。
 
 
 
从我记事起,在镇里上班的父亲下班后干完家里的活,就会带上小锄头采药。崇山峻岭之中,一位老者头戴斗笠,挑一个竹篮,里面装满了草药。采药归来,父亲将它们洗净进行晾晒。我很小的时候,父亲便教会我认识了苍耳子、鱼腥草、车前草、夏枯草等农村随处可见的中草药,还常常把他那黑白版的《本草纲目》拿出来,给我讲这些草药的功效。有时,父亲挖回了不知名的草药,就会翻查家中的《本草纲目》,一旦有所发现,他便兴奋得如获至宝。
 
 
 
父亲虽然没能成为悬壶济世的良医,但他潜心钻研医学,许多疑难杂症,到他手里都会药到病除。多年来,他也掌握了一些治病的小偏方。比如,每年端午节到来之际,父亲便会于清晨带着我们兄妹五个来到小河边,让我们用手去抚摸草珠上的露水,然后擦脸,洗眼睛,擦胳膊,尽可能处处涂抹。父亲解释说,这是医书中介绍的“拉露水”的偏方。端午时,用露水洗脸和身体对皮肤大有裨益。真是神奇,我们兄妹五人从小至今没长过粉刺,没患过皮肤病呢!
 
 
 
父亲是个热心肠,他用自学的中草药知识免费治病,常被村民们亲切地称为“摆渡”村医。对付湿疹等皮肤病,父亲会用草药熬洗熏蒸身体的办法予以治疗,不出几日便可见效。小时候,偶有牙痛的老乡造访我家,父亲会用一种被称为“洋个七”的草药研成粉状,用小棉花裹住后塞进患者牙痛的地方,顷刻间便能止痛。
 
 
 
记得有一天,我们村的“黑蛋儿”被毒蛇咬伤了,毒液蔓延至右脚。他飞奔至我家,父亲见状二话没说,赶紧用鞋带把咬伤的腿扎紧,然后用嘴使劲把毒液吸出,迅速漱口,然后再吸再漱口,反复几次,感觉毒液已处理得差不多了,父亲再用草药捣碎后给他敷上,没几天便好了,父亲说这种蛇有剧毒,一旦进入血液,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每年的端午节前后,正是“五毒”———毒蛇、蜈蚣、蝎子、壁虎以及蟾蜍横行伤人的时候,所以父亲早早地采好了七叶一支莲、白花蛇舌草和马齿苋等专治蛇咬伤的草药以备紧急使用。因老家位置偏僻,出于随时应诊之需,父亲常让手机24小时保持畅通。
 
 
 
几年前,父亲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送葬那天,几乎家家都有感念父亲的代表前来送行,此时的我才知道他生前给这么多人治过病。我们兄妹五个在城区打拼多年,父亲能顺利入土为安,全是乡亲们帮忙料理操办。父亲的善心犹如一道光芒,照亮了乡野村墟,他所有的善良得到了最温暖的回报。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我的村医父亲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