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文短篇 > 正文

散文|那些年,那些事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4-07 12:02 阅读:1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那些年,那些事

 李利辉
------
    我出生的那个年代,已经饿不着肚子了。可物资确实贫乏,油水不足,乡里乡亲见面问候基本还保持着:"你吃饭没?"在那些年"没"被念作“mao”。
        
   过年了,也就预示着有几餐饱的油水可解解枯肠,然冷不丁的旺油水,还会令我们这些半不拉小孩肠胃不适应,叽里咕噜地闹上几天肚子,折腾得颠三倒四,终究还是馋嘴子。
        
   终于年来了,首先是灶王爷节,南方的腊月二十四,也就是小年,在那个时候的乡下,灶王爷掌控着每家每户的伙食,少则几口,多则十来口,巴望着那点吃食,从灶里热乎出来,囫囵着大家伙的肚子,也照管着老少全家的身顺体康。因此,小年夜敬灶王爷是必不可少的隆重仪式。
   我是不懂得灶王爷的,也不懂敬供为什么要用糍粑,可那些并不是我劳心的。我的父亲与母亲并不教予我这些渊源。可家里有伯父伯母操办着这些,还要用湿磨磨米浆,放在家里用草木灰沉淀后晾干。小年前一两天小孩都围着装着米浆的盆盆罐罐转圈,我的伯母永远又是那么严苛,况且敬供神明的是万万不能冒犯的,那个时候的我,也跟着跪在堂屋的神龛前,心心念念所想的,就是伯母能快点拜完,伯母希翼我祈拜的话语一定是家里人丁兴旺,老少平安。可我心里早一百遍念叨:红烛快点燃完。香烛化去一大半,在伯母看来才是灶王爷享用完了。也就意味着小孩可以尝尝鲜了,七八岁的年纪,脑袋一磕一磕地,心里仍执拗地争抢寄寓全家安顺的灶王爷供品,现在想来亵渎神明,真是罪过。
       
   接下来,为迎接除夕,穿的用度也搬上了日程。即 使再怎么光景不好的家庭都会给小孩裁剪一件新衣,碰着日子滋润点儿的,还能缝件新棉衣或是棉裤什么的,我或许就属那讨喜的娃,沾上父亲有着工作的福份,母亲会提早扯上一种叫做灯芯绒的布料,那种布厚实,暖和,而且耐磨,衣衫总是那种暗暗的红,喜庆还耐看,干练的母亲会特意将衣衫缝制大一号,穿的时候袖子总得挽一截,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来,裤子也如此,总长那么两三公分,母亲总担心长得太快,似乎踩着裤脚跌跤却一点也碍不了什么似的,衣服在那个年代似乎从没有过合身的机会,因为是新的,大概因为高兴已然就忘了那些不适。
      
------
 
   穿上新衣服,又逢着过年的好日子。小孩子们没别的事物捆缚住手脚还可以在灶屋间穿梭看长辈们制作食物,那些年,食材几乎都是从地里刨出来的,红薯,豌豆,葵瓜子,花生等,油是没有多余的,晒好的红薯片,各种南瓜饼,要么用一种特殊处理的沙子炒,要么是用炭火煨,可那种香却醇厚得很,勾的小孩直流口水,更别说稍后为拜年节用少许油酥出的面鱼,面肉(像狮子头一样的菜肴)父亲还会自己制作兰花根,猫耳朵用来招待客人,那些鲜见的年节里的美食,自然也少不了我们的争执,吵闹。追追打打间,不是推倒了桌椅就是碰碎了碗碟“,哗啦”的声响却又触碰了年的规矩。
 
   在我,那是记忆犹新。伯母和母亲在除夕的这天分外的谨慎,茶壶放的高高的,碗也挑出那些豁口豁边放置一旁,泡茶的茶杯都有一个大的茶盘归置好,小孩是不乱碰的。所有的这些,都得留着招待亲戚友邻。防患虽然上升到星级标准,可我却还是在一年的除夕里犯了忌,守岁本是辛苦的事,除夕也已吃得饱饱,可我们那却必须在整点前煮一锅红枣鸡蛋,每人一碗,也就是一个蛋几颗枣而已,许是想用圆的事物来表达一下团团圆圆的美好祝愿。总之,应该是有点烫,也或许小孩子犯困,我的那碗就摔在桌子边,掉地上碎了。母亲生气的眼光扫过我,惊吓得我瞌睡都跑了,母亲的手伸了几伸都要碰到我的头,最后无奈地缩了回去。背转身走开了,一旁的伯母却赶紧不停地念道,小孩无意的,碎碎平安,碎碎平安,没事的,没事的。那个年,母亲没打我,可背转的身影一直让我牢记,一粥一饭,当思来处不易。贫苦的农村境遇,对神明的敬畏,对物品的爱惜,对美好的祈愿,自然天成。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散文|那些年,那些事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