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文短篇 > 正文

戏侃年味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4-05 23:25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戏侃年味

  文/痴叟
 
 
年年有个年,年,年。今年顶不住去年,前年,先前年。
 
這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七十年代中老年对过年的感悟,生活条件逐年提高,而对过年的兴趣逐年淡莫。
 
我觉得,人对过年的兴趣应分为三个挡次。
童年盼过年,中年怕过年,老年烦过年。
 
天下儿童都盼过年,一进腊月就扳着指头等过年,经常向父母打听还有几天过年。
 
儿童过年无非两个愿望,一是穿点新的,二是吃点好的。
 
对于常年穿破破烂烂的儿童,一下子穿上好衣服,还有点不适应那。
几个老头在豆腐房调侃自家闺女,第一个老头说:我家闺女,穿上新衣服拍机拍达怕粘上一点尘土。第二个老头说:我家闺女穿上新裤子,怕裤子腿打弯,上炕不盘腿,坐在炕上两腿直着。第三个老头说:我家闺女穿上新衣服,根夲就不上炕。第四个老头说:你们闺女不盘腿也好,不上炕也罢,还能看到新衣服,我家闺女穿上新衣服,怕粘土,怕太阳晒,外面套上旧衣服,叫什么外罩。
 
我的童年是沒有穿新衣服的福份,也没有条件,我过年是原身衣服,到年三十晚上,都脱下来,老母亲早准备了几袋(放羊牌)煮黑烟脂,用热水调好,把衣服用煮黑烟脂普刷一遍,袖口因一冬抹鼻涕,以结了痂,还得用
 
热水焖软,用刀刮掉,再刷烟脂,第二天就算新衣服了。
 
至于吃好的是童年最终目的。成年糊糊,拿糕,玉米面,全年吃不到一顿白面馒头。过年见到白面馒头,大米饭,油炸糕,再来点肉菜,那个香,那时没有吃饱的感觉,只有吃撑了才罢休。
 
常言说:会说的吃十顿,不会吃的吃一顿。谗猫们一顿就吃个沟滿壕平,下一顿,再也吃不进去了,除夕夜再着点凉。那是话受罪。到谁家,先找热炕头焐肚,放放诏气,放几个哬屁,才松了劲。跑出去再一着凉,又胀了起来,等肚子好受了,过年也基本结束了,好吃的也沒多少了。
 
正应了老年人的话:胎里穷,命里穷,初一,十五肚里疼。
 
青年人,对年还有点兴趣,但他们己担起家的责任。总觉得,忙忙碌碌一年很快就到了,他们发出忧衷的感叹:哈哈!又一年。
 
那年代,己有了攀比风,过年都要拼着当着换新衣服,买新皮鞋。最低也得买上布料到裁缝铺做衣服。換不了季就会被人耻笑,低人一等,所以,成了家的青年人,想办法给媳妇,儿女换衣服,设钱,借钱也得換。
 
最瀟洒还是没媳妇的年青人,他们没有压力,但他们也为过年奔忙着,炕热家暖,要想过个热火年,首先,备足山柴,约上三五好友,到十多里外的山上割山柴,每次,背上一百五六十斤,走十多里山路,辛苦的得很,山柴多多宜善,所以腊月里得多割几次。
 
第二,到腊月,和豆腐房穿插着做过年豆腐。
那时,过年消费不高,糕点和一切物品都是凭票供应。每人供春节面二斤,每人每月二两病号面,也集中年底供给,白面是用粗粮兑換,找差价。
 
那时代,能从大集体分到几百元的户,就是大富豪了。
倒袍户(缺粮户)也得过年,生产队每户预支给五元钱,五元基本把所供应的年货买了回来,剩下的买点红纸,窗纸,剪点窗花,买几张年画,做个灯笼,买几个鞭炮,年货就备齐了。
 
年三十早上,全村大扫除,大街上,庭院里,都要打扫的干干净净。贴上大红对联,窗花:挂上大红灯笼,就有了喜庆的气氛。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戏侃年味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