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文章阅读 > 文章大全 > 正文

怀念过去的腊月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4-04 18:51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怀念过去的腊月 

  
作者|红 藕
 
         在我的记忆中,腊月很美好。
       小时候,每到腊月大人们就开始扯布料给家人里做过年的新衣了,那时大多是自己去城里扯了布料然后到裁缝那里量体裁衣。有一年流行朱红色的被叫做巴拿马的布料,母亲去县里扯了布料,让裁缝给我做了一套小西装,挺精神的。过年的时候我穿到哪都有人夸,于是我得瑟的像一只小孔雀。可是表哥表姐不领情,非说我棉褂子上穿西装,半土不洋,我说他们没西装光眼红,可他们非说我吃包谷面披洋皮,后来我还哭了一顿。回家闹得非得让母亲给我织件毛衣,结果母亲拗不过我,给我织了一件粉色的马海毛的套头毛衣,我兴奋的再也不怕表姐表哥们说我半土不洋了。现在想来棉袄上穿西装的确是不土不洋,可那时好像有很多人都是那样的穿着。 
------
       腊月里小朋友们最感兴趣的是看杀猪。一个是看杀猪的场面,那场面可谓鲜血淋漓,荡气回肠了。谁家有养肥的大猪都会叫村里小伙子们去帮忙,而好事者会观议。遇上二百斤左右的性子烈点的猪,那可不好对付,有拽猪尾巴的,有按猪腿的,有抱猪身子的,遇上猪的猛烈反抗,抓猪的人会被撞得翻倒在猪圈,惹得围观的人哈哈大笑。曾记得有一家的猪都被好几个人按倒在地,而屠户都已在猪脖子戳进一刀了,这头猪躺在地上哼哧哼哧地,抓猪的小伙子们也歇了一口气,纷纷放开手站起来,而猪脖子里的鲜血开始汩汩流出,宰猪的刀子还没拔出,养猪的人家正待拿盆去接猪血的时候,这头猪忽然用了洪荒之力,一跃而起,挣脱了屠家的按压,直朝大门跑去,脖子里还插着刀子,连屠户都愣神了,等反应过来,猪已出了大门。于是大人们在村里开始四处堵截,齐心协力抓猪,而小孩子们也又怕又兴奋地追着这头插着杀猪刀却发疯似的到处乱窜的猪。终于经过村里人的围追堵截,这头挨了一刀的猪被抓住了,这家人也哭笑不得,猪血没接上一滴,倒是染了半个村的路。另一个是看烫猪。小丫头们眼巴巴地等屠家拔下的猪鬃,收起来等走街穿巷的货郎来了换针线、耳环、汽球、发卡。还有一个就是等屠家摘下来的猪尿泡,大多是男孩子要这玩意,他们看屠家先把摘下来的猪尿泡扔到土里用脚揉一揉,然后放到烫猪的大锅里洗一洗,再用干净的清水冲冲,然后给了旁边调皮的男孩子,他们把猪尿泡吹起来当足球踢,往往一个猪尿泡,一帮男孩子踢的尘土飞扬,却不亦乐乎。 
------
      腊月里到了,还要剪窗花,做干面。窗花的样子有很多,有喜鹊登枝,有福寿连年,还有小猫、酒壶、十二生肖等各种样子,剪窗花的有红的绿的紫色的油光纸,但以红纸为主,显得喜庆。做干面,大多在夜里做,三四个婆姨,两三个男人,用大铁杠压面,而压面的主要是男人,因为是力气活。炉子里的火烧的旺旺的,茶壶里的砖茶香和着枣香味,在满屋氤氲。一炕的婆姨们说说笑笑地捋干面,偶尔和炕下压面的男人们说几句荤话,惹得一屋子人哈哈大笑。婆姨们将捏好的面,捋成食指宽的长条,放在长一米二宽六十公分的大木盘里,放一层捋好的长面,上面再洒一层麦麸,这样有四五层,木盘基本放满了,在屋里的大柜上凉着,再来捋第二盘面条,然后有二三个刀功好的婆姨专门切面,切成小小的碎碎的面叶,晾到铺好的干净的帆布上。晾晒三四天,等完全干了,装到面袋里,等过年的时候吃。而我们这些馋嘴的孩子,专门偷捋好的面条在炉面子上烤熟了吃,那烤熟的面条真的很香。 
     腊月里大人们还要忙着扫房子,购年货,拆洗衣服被褥,忙得热火朝天。在大盆里洗衣服,母亲的手总是被泡得红通通的。而小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还眼巴巴盼着过年守岁、穿新衣、要压岁钱、吃糖果、放鞭炮,小孩子的衣兜也总是鼓鼓的。那时过年,物质虽贫乏但年却过得热闹,而那时的腊月却也格外让人怀念。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怀念过去的腊月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