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文短篇 > 正文

鸳鸯井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3-31 20:45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文   杜平安

 
木鱼沟的南北两岸各有一口井,人称“鸳鸯井”,似一条轴线横穿沟的两岸,牵着两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古老乡村的胸脯上,也不知有多少个年头了。
   
美丽的传说,向来是被人们青睐而津津乐道的。在这里,承袭老祖宗的叙事方式——很久很久以前,一条木鱼因违反天条被囚禁在原先还不是故里的地底下。此地原先与白鹿原其它地方一样,也是一马平川,坦荡如砥。后来这条木鱼却私自遁走,身后便留下这条浩荡的沟豁——木鱼沟。而逃走的木鱼,也未得其善终,被观音菩萨施法变成和尚念经的“木鱼”、却把两只眼睛留在了原处后,便成为故里如今的两眼水井。
       
然而,传说归传说。寻根溯源,其实这是两眼人工开凿的水井,只不过老得不能再老罢了,少说也有一二百年的历史了吧。
 
时光荏苒。木鱼沟两岸的人们,盘桓在故里这块土地上,看尽春花秋月,历经风水流转,虔诚地守候着这两眼清澈甘洌,涓涓充盈,滋润着绿树碧草,也滋养着故乡人的水井,挑水、淘米、洗菜、饮畜、洗衣服……过着农家简素而怡然的日子,打发着静好时光。
 
------
 
晨曦初现,就有吱噜噜的绞绠汲水声从井旁传来,沿着街心欢快地流窜。叫醒了早起的人们,睁开惺忪的眼睛,打个哈欠,穿衣下了炕,挑副水桶去绞水,或扛起锄头下了地;慵懒些的,打声哈欠,则嘟囔一句“早着哩,早……”,话还未说完,就又翻身沉睡了去……
 
夕阳晚照,绞水的辘轳声依旧不绝于耳,吱噜噜——吱噜噜——,像一曲曲优美的暮曲,在鸟儿归林的叽喳声中传唱……这时候,多半是村妇们在绞水。她们有的洗着衣服,就听棒槌“梆梆梆”的捶打声夹杂着嬉笑声在这静谧的黄昏格外响亮;有的绞一桶水上来,“哗啦啦”地倒进瓷盆里,尔后把黑瀑布似的长发搭着皂荚沫儿在水里揉搓,洗净后甩一甩湿漉漉的发辫,就有无数如珍珠似的水珠儿映着七彩晚霞飞溅;谁家面容姣好的姑娘也来绞水,这时已是满天星斗,一弯新月如钩,姑娘望一眼素白的月亮,莞尔一笑,便惬意地迈着轻快地步子,把两桶璀璨的星辰颤悠悠地挑回家去,却把一串银铃似的笑声留在了街心……
 
最不能忘怀的,莫过于夏季的中午,那青石块磊起的井桩旁,一棵高大繁茂的皂荚树,洒下一片碧水样的荫凉,与幽深的井筒窜将上来的清冷气息浑然一起,再铺展开来,这井旁的皂荚树下就凉爽至极,成为夏季难得的消暑“福地”。人们喜欢在烈日当头的时候,聚集在井旁,喝着甘甜的井水,谈天说地,拉呱家常;孩子们则跑来跑去地玩耍,间或爬上井桩上去,欲摘那绿得晶莹的皂荚角儿,那颤悠悠怕是快要跌下来的惊险样儿,就引得大人们惊呼不已;这时有蝉伏在树叶间,“知了知了”起劲地叫着,那声音急促得像一串串跳跃的音符,恣意渲染着这夏的热烈。
 
这时,三伯父摇着辘轳,吱噜噜地绞绠汲两桶水上来,摆放在皂荚树下,一边给支援夏收的城里职工磨镰刀,一边招呼着人们喝水。井旁就是一条东西大道,远方的客人经过时,便驻足或干脆坐在井桩旁的皂荚树下的青石墩上,歇歇脚,喝半瓢清凉的井水,抹下嘴巴说声谢谢又继续赶路了;割麦归来的小伙子,一边擦着满头大汗,一边舀起一瓢水,咕咚咚地喝上一气。性急而身板壮实的则抱起水桶,嘴巴噙着桶沿不停歇地喝上一气凉水后,才猛喊一声:美扎咧!姑娘们也来喝水,小口小口斯斯文文地抿罢几口,再用手绢儿擦把汗,随之便绽放出花样的笑靥;不远处的麦场上,二叔几个人正吆喝着牛拉着碌碡脱麦粒,不多时麦粒脱尽,在树荫下等待的人们就一跃而起,杈把扫帚轮番挥舞,起罢场又聚集在皂荚树的阴凉处,喝几口井水,切切嘈嘈地又喧哗开来;刚碾罢场卸掉轭头的牛,也被牵到井旁,随之牲口喝水的声音就“呵呵呵”地响起,饱饮一气后便卧在树荫下反刍、歇息,等待下一场的使役。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鸳鸯井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