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散文精选 > 正文

王育燕/我的小花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3-30 11:25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朋友,当你第一眼看到这个题目时,你肯定会以为“小花”是我的一个什么家人吧?如果没猜到的话,又该以为她是一棵什么植物的花朵之类的。假如你真有此想法,那可就真猜错了。

 
好了,还是别再费神了,让我来告诉你吧:小花,其实是我曾经饲养的一只小猫咪。
 
N年前,小花刚满月后就“被迫”从二姐家离开了妈妈来到我家里。那时候的它娇小玲珑,连头加尾也不过是十多公分的样子。初换了环境,它处处觉得不适:一声声凄凄地叫着,胆怯地望着我们,并不时地绻缩着身子;若给它点儿吃的东西,它也懒得理会,那样子让人看了着实觉得可怜。
 
它是一只小女猫,毛茸茸的小身体上,黄黄的颜色深浅相间;粉嫩的小舌头,白白的小肚皮,可爱的小鼻子,圆圆的小脑袋上两只黑黝黝的眼睛显得特别有神。还有锋利的小爪子下面那软软的肉垫,感觉好玩极了。我给它取了个挺“淑女”的名字——小花。
 
---
 
随着时间的流逝,小花一天天长大,与家人之间也不再像从前那样生疏;由之前那个楚楚的小可怜变成了漂亮的小公主。样子越发俏皮可爱,身形愈发矫健敏捷。偶尔它会上树来个捉迷藏练个弹跳;偶尔还会在笤帚上练一通利爪猛抓猛挠;还经常用它的小舌头舔着前爪梳理着脑袋及身体的各个部位。
 
不论是儿子放学或是我们下班,只要喊一声小花,它都会颠着小碎步并伴着“嗯…嗯…嗯”的节奏声快速地来到你的近前。你走到哪儿,它都会不厌其烦地跟在后面,并不时在裤脚边蹭来蹭去。就这样,小花已成为我们家中不可或缺的“一员”了。
 
每逢周末的时候,小花就成了一家人的“开心果”。你若给它碗里放上个小鱼,它会欢快地跑向前去,并歪着小脑袋用仅有的那几颗小尖牙咬得嘎嘣直响,嘴巴里还不时发出“呜、呜”声,生怕有别人来抢它的宝贝。
 
如果再抛给它一个毛线球,它会先怔怔地看着,然后再慢慢靠近,再用两个前爪交替着小心翼翼地拍打、试探,向左一推向右一扫,而后才放心地轱辘着打起滚来,直到最后落得满身缠绕,向家人发出求救的信号。
 
还有那花生果果,不,是任意一个小物件,在小花的“手”里都会玩得不亦乐乎。
 
白天光线强的时候,它就会懒洋洋地沐浴着阳光,打着呼噜在墙边、地上躺着。你若有意戳它一下,它会很不情愿地睁开眼睛,瞳孔里会显现出一道直线正视着你,然后再爱搭不理地歪下继续鼾睡。
 
有时候院子里的香椿树上,偶尔有麻雀飞过,它会竖起那三角形的小耳朵,警觉地注视着上面的一切;腮边的小胡须会一颤一颤的,又像是发现了什么可疑的“敌情”。
 
有时它还会成为儿子释放感情的对象。那时,十多岁的儿子正值小学阶段,难免会出现调皮捣蛋的现象,更延上我心情不畅之时就会拿他来训斥一顿。儿子则可怜巴巴地跑到小花跟前委屈地跟它诉说:“小花,俺妈吵我,小花……”
 
小花似乎明白了它小主人的心思,乖巧地瞪着眼睛,“喵、喵”地叫着,既像是答应,又像是安慰似的,静静地与它小主人交流对视着。
 
小花不仅是家人们的开心利器,有时也会不经意“惹下祸端”。
 
秋收之后,收获的落花生是需要经过晾晒之后再剥去外壳才可以食用的。给花生剥壳这可不是什么应心的好活。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王育燕/我的小花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