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短篇散文 > 正文

迟到的相逢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2-23 14:17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迟到的相逢
 
文/习小河(湖南)
 
 
这几天,我忙得不亦乐乎,接打电话,发微信、语音聊天、视频聊天,手机一天要充好几次电。55年与同学的隔绝,就在这短短的几天被打破,人也一直处于亢奋的状态。
 
 
自1963年初中毕业考上高中,但由于家中贫寒,为了减轻父母负担,在老师上门劝说后,仍没能继续去上学。年底恰遇征兵,我便毫不犹豫地报了名,顺利地过了体检关,成了一名海军战士,那年我才17岁,是同学们也是同龄人中第一个走向社会的人。到部队前,同学们来为我送行,到部队后,也一直与几个同学和老师保持着书信联系,直到1966年文革开始,后来失去了联系。退伍后参加工作,结婚生子,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半边户”,旣要上班,还得顾及家中的责任田和老小,被单位与家那50几公里不远又不近的距离捆住了手脚。为了生计,来往奔波于家和矿山之间,哪有时间和精力去联系和寻找老师和同学?就连我每次必经之路上的一个同学家,也只能停留片刻与其聊聊近况,因为我还得踩着两个轱辘赶那50公里的路程呢。
 
 
学校50周年校庆,我也孤陋寡闻,还是在一年多后的一次偶然看见小女儿的一本县一中50周年校庆纪念册,方才知道学校搞了校庆。打开翻找原班级花名册,自己的名字被列入了"查找不到”的名单中,我已然被禁锢在地处大山之中的响涛园(矿山所在地)那方不见天日的地下矿洞中。
 
然而,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网络的铺天盖地,智能手机的普及,互相之间的交流已不再遥不可及。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个本不该属于我加入的同学群(比我晚一届,群主是我高小时的同学,我的老伴也在群中),让这一切来了个翻天大逆转。从一个同学的一次与人聊天中,我打听到了曾同我休戚与共的一个同学的下落,并要到了他的电话,我立马火速联系,电话拨过去却老是占线,弄了老半天也没能接通。犹如热锅蚂蚁似的我,无奈只好又回到源点,通过询问方知我是陌生号,同学以为是骚扰电话而拒接。当通报我名字后,55年的音讯隔绝一下子便在遥远的两地畅通无阻。
 
 
 
视聊让我们又回到了上世纪60年代那青葱的岁月。桂花园(学校所在地)畔的朗朗读书声、煤汽灯下的晚自习课堂、偌大无比宛若工棚的男生宿舍、荷锄在学校对岸——桃花江边的学校菜园、学雷锋活动中的全校师生文艺晚会……55年的风雨沧桑,全浓缩在这小小方寸的隔屏相望之中;55年无法忘却的思念和牵挂,随着你一句我一句迫不及待地问和答,顷刻间烟消云散。没了昔日风华和青春洋溢而饱经生活磨难的两张老脸,顿时喜笑颜开,象两个孩子似的笑得那么灿烂、那么天真无邪!幸亏我们都没有那该死的高血压和心脏病,要不然早小命呜呼了。我还嫌这不过瘾,又翻出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糗事,跟他来了个调侃打闹;他也毫不示弱,翻箱倒柜地揭我那时的幼稚无知老底,我们都乐得笑出了眼泪。
 
坚冰一旦被砸开一个口子,更多的口子会接踵而至。一个个老同学的微信大门被我一一敲开。一声声迟到的问候,一句句久违了的掏心窝子的话,在遥远的两地之间往来传递。手机铃象爆米花似地响个不停,人也不知疲倦,不知劳累。容易模糊的老眼好象也明亮了好多,也不知是哪来的魔力,让我变得精力充沛,变得年轻,变得无法休停。就连陪伴了快50个春秋的老伴也第一次说我“快成癫(疯)子了",我整天都沉浸在喜悦和幸福之中。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迟到的相逢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