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短篇散文 > 正文

穿越心田的家乡之恋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2-23 14:13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穿越心田的家乡之恋

 
文/张清明(四川)
 
 
------
 
那一晚我又梦到了逝去的父亲,他好像于天国复活,依然生龙活虎,力大如牛,率领着我们五个兄弟姊妹,与母亲一起,用自己博大的身躯与胸怀,在碧绿如云的家乡田畴之上,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若雷锋一般,尽做好人好事,做到了家乡的每一寸土壤和村落,并绵延到了甘孜、阿坝、德阳、绵阳、灌县(都江堰)、彭县(彭州)等地,如同大地之子安泰,不知疲倦,生生不息。
 
行走是最最方便的行囊。如今站立的家乡土地,一望无垠的稻涌麦浪等禾苗与树木,早已灰飞烟灭,矗立于上的工业区工厂林立,道路纵横交错,学校、医院、安置小区……行道树列队分置路旁;各种茶馆酒肆、商店与路边小摊小贩,喧哗声此起彼伏,一浪高过一浪;朗朗的读书声与医院的病人呻吟,凑成了看似不合谐的和谐;麻将扑克哗哗直响,那是乡民们于茶馆木桌竹凳上的热闹,你一个我一个,濡沫着时光,今天是今天,明天后天以及以后,仍然是今天。
 
------
 
透着车如流水人来车往,除了鳞次栉比的建筑物之外,还有让我读到了土地带来的馨香,裸露而未被及时掘建的空旷土地,金黄油菜花与蒜苗、窝笋、莲花白、白菜、萝卜等等,禾苗的土滋味道与姹紫嫣红各种花儿香味,嗅着的是多么地沁人心脾。可蹚入其中,知道是不甘寂寞与劳作惯了的乡民们,见缝插针地种植功劳,看见劳作的满面尘霜与不知疲惫,岁月刀刻痕迹,于七老八十脸庞沧桑,牙床疏松,可干劲十足地倍儿棒。踩着沃土,一上一下,有节奏地哼唱。不是么?土地之欢乐,已为蜂飞蝶舞的浅吟轻唱,嗡嗡乍响,翩跹轻掠,小鸟儿啁啾,合奏一曲又一曲,在裸露的土地禾苗中此消彼长。
 
家乡老街的车人喧闹,熙熙攘攘,于近十来年已退出了历史舞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安葬了民清竹木夹板墙、土坷垃、门穿榫,小青瓦飞檐斗拱民居,青石板铺街小乡场镇传承历史风云际会,而让砖混结构建筑铺天砸地,并于工业化大潮、田园沃土的拆迁改造,家乡本身的小乡小镇的拆乡并镇,历史终结,仅剩的喘息的空气,没有一丝生机,残垣断壁地衰败下去,仅有少得可怜的数十人之坚守,蒿草丛生,垃圾堆砌,苍蝇蚁虫飞舞,臭水河脏乱差……唯待老街拆迁安置,徒增奈何若干。
 
------
 
凝眸的眼睛,头脑在转动,仿佛又回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老街以其上溯提到的独特民清建筑,并作为两县一区五六个乡镇接攘的枢纽之地,四乡八村的村镇县区乡民们,总会或远或近地不辞辛劳,摩肩挑担,鸡公车嘎嘎,自行车哐啷,大人娃儿,扶老携幼,赶沟过坎,在绿意盎然的麦浪稻涌之中,若隐若现,汇聚于老街,麦糠麸面、大米小麦、西瓜、苹果、番茄、柑橘、鸡鸭鱼肉蛋禽等农作物与水果交易,此起彼伏,热闹喧天。我与孩童们,在这时又如同巡视的萤火虫,从上街飞到下街,从下街掠翔上街,于分叉的Y字形街头,眼睛里满是欣喜与渴望;店铺里的各种好吃糖果瓜什,酒肆饭馆飘来的肉食熏香,摊贩水果的红艳垂涎……踏着的青石板,仰望街的屋檐那燕呢筑巢,鸟儿飞翔;街之前后沟壑纵横,水流潺潺,鱼虾蹦跳,剪槽、三英桥、拱拱桥,竹林婆娑,坟茔萋萋,青草蔓延;晒谷场的欢腾忙碌,麦面坊的面条长廊……一历历、一幕幕景象,早已失却为记忆。古之老街泯灭,若完成使命的耋耋老者,惟存留于我与许许多多曾经历的中老年人记忆,可能会于梦境中重现,现实肯定了无市场。
 
------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穿越心田的家乡之恋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