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配 种(微小说)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2-23 12:16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配  种(微小说)

 
文/南  瓜(甘肃)
 
 
------
 
从前在农村,给头口(牲畜)配种的,又叫拴公子的,这可是个特种行业。三哥就是做这营生的,配了大半辈子种,老了,配不动了,才歇了手。要问他手上配出了多少个骡驹子,那还真说不准。
 
早晨,三哥起床后,生着小火炉,熬上了罐罐茶,盘盘腿坐在上房的炕沿上,吃了几嘴烫面油饼,茶罐里的茶开了,他将茶斟进一个瓷白的小茶碗,边吃边喝,并顺手把一小段木头插入炉口,一小股烟从炉口腾地升了起来,碰到屋顶,烟又往下弥漫,慢慢从木头窗户向外散去。
 
喝罢茶,三哥便去喂头口,三哥经营着一匹骚马,另外,还有两头骟驴。骚马枣红色,体格显得健硕有劲,粗壮黝黑的尾巴不停地左右甩打着。三哥用笸箩端着豆黄从圈门进来,槽上的骚马四蹄捣动,仰头鸣叫着唤食。
 
三哥“嗷——嗷——”地吆喝着,把料填在了槽里。然后,他去草棚里揽来一背兜铡好的苜蓿,给一旁的驴槽里填了。
 
做完这些,很快到了干粮时分。
 
咀儿上陈跛子拉着一头麻驴一跛一踏地走来,三哥见了,说:“他四姨夫,散群开了吗?”陈跛子回答说:“都散了两三天了,我忙着没来下。”说着话,陈跛子把麻草驴拉到庄背后的场地里,三哥也将骚马缰绳解了。只见那骚马仰起脖子,“嗞吭吭”叫着奔向了草驴。麻草驴见了臊马,低下头,张开宽大的嘴巴,并不停地翕动着。那马迅速调顺身子,打起立子,两只前蹄搭上驴背,向前一扑,顺势便上去了。
 
三哥掏出旱烟袋,递给陈跛子,两个人各卷了一棒子旱烟,点着后过瘾哩。只吸了半截,马和驴的事已经完了,骚马低喑一声,打了个响鼻,回到自己的槽上。
 
“看这驴,还圆实,明年能给你添个骡驹子。”三哥拍打着驴脖子给陈跛子说。陈跛子猛吸了一口旱烟,说:“那敢情好。”接着又说:“他三姨父,豆子我下一集了给你送过来。今天他四姨娘忙,没簸好。”三哥说:“消停、消停,料还有哩。”“那你忙着,他姨夫,我就走哩!”
 
说完了客套话,陈跛子一跛一踏地拉着麻草驴走了。
 
三哥嘴里哼哼唧唧地哼着曲儿,拴了骚马。
 
厨房烟洞眼的烟刚不淌了,一股炒鸡蛋的香味从厨房处飘来。这时,院子里传来儿子拴狗的喊声:“大,吃饭了。”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配 种(微小说)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