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正文

古城下的灾难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1-27 11:56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古城下的灾难

 
王继龙
 
引子
 
厚厚的古城墙黑着脸,天空一道电光闪过,古城墙像一条蟒蛇蜿蜒着直扑向城墙脚下的南营村。又一道闪电,天地白了,白茫茫一片,大雨下了七天七夜,地软了,人都能陷进去。
南营村的人心慌了,眼瞅着对面盘龙山上齐刷刷来了一排雾气,有人敲锣、有人呼唤,水来了!快往城墙上跑!人们拉着、拽着、喊着、叫着、成群结队涌向古城。回头看,盘龙河上游一堵墙似的,墙头喷着白沫,卷涌着,白茫茫一片排山倒海之势压向南营村。霎时间,房子不见了,树木不见了,孩子不哭了,女人特有的噪音静止了,鸡不飞、狗不跳了,世界全没音了。
一时间,天没了,地没了,四周一片寥寂。唯一通往对岸的木桥无影无踪,水面上漂浮着树木、残渣。
就在这短暂的一瞬间,天塌了,地陷了,虽说一瞬间那么短,却又像一世纪那么长。
 
 
田成顺的家里彻底疯了,有人呼喊,门口一群妇女撂下手里的活,都围了过来。只见田成顺老婆郭翠花披头散发,衣衫不整地在甩东西,手执一根棍上下挥舞。有几个胆大的妇女试图上去夺棍,被那娘们乱棍打了出来。见这情景,李家兴的女儿李霞飞快地跑向了打坝工地,田成顺正在工地抬石头,一听说自己家里出了事,撂下抬杆撒腿就往家里跑。队长苏小武随即派了两个人跟了回去。
田成顺快步来到街门口,门口唬了一群妇女,他拨开人群往里冲,一个铁锅盖劈面袭来,他一个机灵躲过去了,一群妇女惊呼着散了开来。看到自己家里的蓬头垢面,不成人样,田成顺一阵心酸,他向跟回来的两个年轻人示意,让他们正面接触,他从后面迂回,这一招果然奏效,田成顺从后面一把抱住了,郭翠花奋力反抗,从来没有感觉到这娘们有这么大的力气,他都有些招架不住:看什么,还不快来帮忙,他向两个年轻人吼道,年轻人这才缓过神来,上去一人按一条胳膊,田成顺抽出身,寻了一根绳索,将他老婆捆了起来。郭翠花在地上挣扎着,抽搐着,地上拱起了一个土坑,起了一道灰尘。
郭翠花是河对岸盘龙山下郭庄人,年轻时是庄里的一枝花,没想到这朵花被南营村田成顺摘走了,都说他交了桃花运,上辈子积了德,田成顺笑的合不拢嘴,晚上抱着老婆是看了又看,亲了又亲。
谁也没有想到,这女人中看不中用,结婚五年了只开花不结果,怀了五次孕,一胎也没有保住,医院诊断为习惯性流产,这辈子不能生育了,这等于给她判了死刑。从此村里流言蜚语四起,说她当闺女时就不守规矩,疯言疯语传到了她的耳里,从此翠花变得寡言寡语了,走路低着头不敢看人,大部分时间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出门,生怕看见别人嘲笑的目光。
南营大队大部分青壮年劳力调到县里组织的打河坝工地上去了,兵团作战,时间紧,任务重,去年秋季开工,今年雨季洪峰来临之际必须竣工,打坝工地紧锣密鼓,工地上高音喇叭口号声声,劳动号子彼此起伏。今年洪峰来的早,听说河南黄河已遭了灾,灾民向山上涌来。
田成顺也在打坝工地上,人虽然在工地,心里对家里一直放心不下。自从家里的精神失常以来,隔三叉五发作一次,病来了不是唱就是哭,有时闹,有时砸东西,田成顺无计可施,只能唉声叹气。有人劝他乘早和她离了,再娶一个,不能断了田家的香火。面对这样的劝说,田成顺三个字就回答了,不可能。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不仁不义之事我不做,我丧不了那良心,田成顺就是这么一条汉子,刚直不阿,心地善良。
南营村一切恢复了正常,风平浪静。这一天村里来了一个衣着破烂的小伙子,看样子也就十五、六岁,走街串巷一路吆喝:打柜做木工活,不收工钱,只求肚饱。小伙子肩扛锛,后面挑着工具箱,前面搭了大小两把木工锯,黑黑的脸上透着幼气。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古城下的灾难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