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正文

马兰花开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1-26 22:24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赵为农/马兰花开

 
 
院子外的脚步声在夜深格外响亮。吕甜兰的第一感觉是大闹钢铁的丈夫回来了。她习惯性地欠了一下身,准备下炕,却突然想起家里的炉灶都给扒了,所有铁锅都被砸碎,连同铁勺铁铲全部送高炉上了。家,只剩下个睡觉的作用,她对于丈夫,也就剩下一炕热被窝。因此,她又安心躺下。现在老了,早就不象年轻时那样分不开。可她还是无法不为他担心,毕竟五十好几了,没明没夜劳碌,大半夜大半夜落不到炕上,确实让她心里不踏实。
可是,往日他的步子疲软无力,今天却仿佛年轻了二十多岁,脚步声也复杂得不像是一个人。难道不是他回来了?她的心不由跳动。这几天村里形势非常紧张,地里的庄稼烂掉了,看着就让人心疼,难免有人说:“共产主义了是不是天上就能下白面?”这话传到工作组耳朵里,工作组认为是“反革命言论”,一旦查出来,就会给扣上“反革命”的帽子,白天一样参加大炼钢铁,晚上却要住学习班。只是老百姓无法不靠庄稼吃饭,眼睁睁看着庄稼烂在地里,心里怎么能不痛。老实说,她老汉牛虎夜里躺下就没少和她牢骚,莫不是这老头子一不小心说漏嘴,工作组派了民兵来抓她?真是那样,那该怎么办?
她心里正紧张,院子里那刚劲有力的脚步声却已经踏到门口,有一只手狠狠地在门上拍了几下。绝对不是牛虎。如果是,他只需要两手抓住门环轻轻错一下,门就开了。而来人不知道机关,在门上拍了几下,冲屋里大声喊着:“有人吗?”
“有。”吕甜兰急忙应声。
她听出来叫门的人是村武委主任张兴。这张兴就是专门替工作组抓人的。现在,她儿子和媳妇都住在了炼钢的高炉上,老头子牛虎也到铁矿上担矿往高炉上送,还没回来,他半夜深更带着民兵到他们家干什么来了?查户口吗?她可是听说了,张兴只要知道那一家男人不在,半夜深更就会带着民兵去查户口,并且还真抓住过一次奸。那是牛原家的媳妇,听见有人叫门,急忙把床上的苇席揭了,让那个相好蹲地上,把他卷进了席桶里。只是这样的小把戏怎么能瞒得过张兴?一进门他就看见屋地上立着的席桶在哆嗦,走过去打开席桶,里边果然蹲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意外的是那赤身裸体的男人猛地站起来,伸手就甩了张兴两个大耳光。张兴看着眼前那个人也傻了。他眼睁睁看着他穿上衣服,大摇大摆走了。等那人走后,张兴气极败坏地甩了炕上躺着的牛原媳妇一耳光,骂到:“狗日,再敢勾引我爸,看我不要了你的命。”
从牛原家出来,张兴给两个跟他执勤的民兵说:“今天晚上的事情谁也不许说,我给你们每人多记两个工。”
那两个民兵自然很高兴地答应了。工分肯定给多记了。可张兴查户口查着了他爸串门的事也悄悄地传遍村里。所以,女人们都有点对张兴又怕又恨。吕甜兰知道张兴是啥人,以为他一定是知道牛虎不在家,到他们家搞突然袭击。心里虽然万分不高兴,却还是慌慌张张地穿上了裤子和衣裳,也顾不得系衣扣,先划一根火柴把窗台上的油灯点着,从炕上跳下来去给张兴开门。心里想,我已经不再是年轻人,就算我老汉不在,我屋里没有别的男人,你能把我怎么样。
打开了门,果然门外站着的不止张兴,还有两个肩上背着枪的民兵。他们见门开了,立即饿狼般冲进屋里,两个民兵迅速打亮了手里的电筒,拿两道圆圆的光柱在屋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涮。
吕甜兰说:“他爸担矿还没回来。”
张兴看都不看她一眼说:“他回不来了。”
“啥?”吕甜兰惊叫一声,“他怎么了?”
张兴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看着两个在屋子里拿手电乱照的民兵:“看看床底下,炕洞里有没有可疑的人。”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马兰花开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