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正文

水路行船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1-13 22:45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水路行船,无非是昼夜兼程,多日无事,这天已入扬州地界,但见河面由宽及窄,河岸也由土坡变成了石砌的堤岸,再行时,岸上楼台水榭已是鳞次栉比,热闹繁华,偶尔有石桥横跨河面,犹如长虹卧波。桥上人来人往,花轿走卒,挑夫商旅,络绎不绝。船行至闸口时,已无法通行,只见河道中船船相连,已排成了百米长龙。吴老大稳坐船头,看看日已偏西,不禁叹息一声:“看来没两天的工夫,是过不了闸了。”

  易诚走出船舱,只觉河风习习,甚是凉爽。几日的船上生活,已使他有了苦闷之感,与吴老大虽是无话不说,但总觉得身心受阻。三儿每日与王五,赵四等几个饮酒耍牌,倒是乐不可支。只因船上人少,三儿也兼顾了船员的角色,加入了排班轮值的行列。开始,吴老大甚有歉意,怎奈易诚真心应诺,再加上三儿也不以为苦,就三天一轮地值起班来。
  朝前望去,几家货船已是人去船空。易诚知道,等闸过船虽是令人心焦,却也是上岸购物游玩的好机会。吴老大见他面有愁容,便以一种看透心事的语气说:“老弟若有闲情,大可上岸走走。” 易诚歉意一笑说:“老大也不上去散散心?” 吴老大哈哈大笑说:“对我来说,船上岸上有何区别?反倒是在岸上时有种地动不稳的感觉呢。” 易诚也跟着笑了,说:“这也就是个习惯罢了。倒是小弟看老大整日操劳,心有不忍,欲请老大上岸一酌,不知是否便当?”吴老大也是个爽快人,多日的交往已使他对易诚有所了解,因而唤王五至跟前问今晚摊谁当值?王五笑说:“是我与三儿兄弟。”吴老大便用心交代说:“咱这几袋子米算不了什么,易诚老弟的却是上千斤的好茶叶,容不得半点疏忽。”易诚听了,忙说:“停船过闸,又是在船坞里,能有什么事?”
 
  于是易诚便邀吴老大下船,吴老大就唤赵四相赔。因自家的船不是近岸,故他们就搭上船板下到临船去,再沿船舷绕到对面,登上一只小舟,自划小舟到岸边石级旁,然后拾级而上。
  扬州闸离城不远,倒也是个热闹去处。岸边商店旅店小吃店密密麻麻。易诚随意看了几处,无非是些本地特产,地方名吃。吴老大手摇蒲扇,指点一二,十分内行却又漫不经心。易诚因许下请客之诺,以为此处乃市井之地不大妥当,故而走不多时,便绕开人流密集之处,向一广场而去。广场用条石铺就,有几处绿树修竹的植被,又间置了几个凉亭和怪石。凉亭皆青砖为座,红柱黄顶,雕梁画栋,内置石桌石凳。赏石皆有太湖遗风,奇形怪状,空镂穿凿。广场南边有几个闲人聚集,旁边落着几顶精致小轿,更远处便是两辆四轮马车,也是装潢考究,漆黑的车轮透着结实,油得发亮的车身两边开了瞭望窗,车顶牛皮覆盖,四周衬了花色飘带。易诚问吴老大:“咱是乘车还是坐轿?”吴老大明了易诚的意思,反倒不好意思。便说:“到旁边小店一坐便了,何必如此客气。”易诚笑说:“扬州是何等繁华,今日有幸一游,当畅快行事,何来客气?”吴老大就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还是乘车吧,坐轿不又如坐船了吗。”易诚听罢,哈哈大笑:“说的有理。下船坐轿,总是个无根基的感觉啊。”
  三人说笑着上了一辆马车,驱车向城里而去。扬州本是运河上第一等繁华重镇,素有“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美名,其热闹繁华自是目不暇接,难以细述。及至日落时分,车已停在了富春楼前。吴老大虽是运河上行走,然而陆上之事亦是精通,见选了这么高档的酒楼,很是被易诚的诚意感动。三人谢过车夫,上得楼来,只见人声鼎沸,顾客满堂,仆役穿行其间,划拳叫酒之声不绝于耳。店小二笑脸将三人请入一临窗小阁,此时正是夕阳西下,红霞满天,阁内敞亮通透,窗外美景尽收眼底。易诚让吴老大上首坐了,又邀赵四次座上谦让,赵四哪里敢肯?只愿末席倒酒摆菜而已。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水路行船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