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正文

窗外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1-13 22:44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顺着京京家的后窗,不远处就是一条不知名的小河,或者也可以叫做小溪,平日里山泉汇集成的潺潺溪流把河西区和河北区分隔开来。小河通向乌斯浑河,乌斯浑河在满语的意思是凶猛的河。

  六月的一天晌午,艳阳高照,骄阳似火。百无聊赖的京京趴在窗台上,漫无目的地看着天上变幻着各种景致的白云,有的厚如沸腾的瀑布,有的薄如蝉翼如仙人腾云驾雾,还有的细如游丝随风即逝,更有像硕大的棉花球般随风飘荡,在湛蓝的天空衬托下从京京头顶上飞快掠过,远处的白桦树发出飒飒声响。
  林区的天是瞬息万变,刚刚还是风和日丽,转瞬间就狂风大作,乌云黑压压漫了过来。刚关紧窗户,豆大的雨点就打在玻璃上,啪啪作响,雨点泛起的涟漪宛若一副美丽的山水墨画,没多久视线就逐渐模糊,雨下大了。
 
  一件橙色的雨披如一盏桔灯出现在京京的视野,京京认识,那是带小学一、二年级的陈玲老师。陈玲老师就住在京京家的后院,平日里,陈玲老师总是笑呵呵的,个子不高,梳着短头发,也可能因为糖尿病的缘故,陈老师有着和身材很不相称的胖,一副塌鼻梁衬着一张圆圆的胖乎乎的脸,小嘴唇,一双丹凤眼不算大但是很有精神。陈老师说话和走路都极快,每天似乎总有着忙不完的事情,学生们既喜欢她又有些害怕她。
  这是陈老师送河北区的小学生回家,原来连接河西和河北区的是一座简易木桥,后来山洪把木桥冲走了,学生上学或者是放学都是踩石蹬或是淌水过河。从那以后陈老师就每天两次送学生回家。林区的孩子学习基础差,家长也多是大老粗,于是陈老师经常把学生留在学校多学一会。每次放学后陈老师总是把学生安全送过河后再放心回家。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停的意思。刚才还是涓涓细流,不一会就淹没脚踝。陈老师到了河沿,不敢耽搁,背起一个孩子踩着石凳就送过去了,孩子们张开胳膊温顺的趴在陈老师的背上,胳膊搂着陈老师的脖子,自然而温暖。陈老师弓着身体,两只手托着孩子们屁股,生怕雨水打湿了孩子们的衣服,每走一步,隔着雨披你都能感觉到她多余的腰部和腿部的赘肉在抖动,狂风夹杂着暴雨,吹打着陈老师的面颊,狂风与暴雨令陈老师有些喘不过气来,不时扭头来躲避风雨,风早已经把陈老师的帽子吹开了,露出她被雨打湿的短发。趁着喘口气,双手用力把学生从后背往上送送,天气恶劣,陈老师不敢停顿,继续前行。
 
  雨越下越大,陈老师的步履却越来越慢,不时用手抚一下垂到眼睛上的刘海,努力得把他们拂到耳后,不知是想擦一下雨水还是汗水,或是雨水夹杂着汗水。几个学生似乎看出了陈老师的疲劳,手拉手准备过河但被陈老师坚定的阻止回去。八个、七个、六个、五个、四个……,慢慢的学生都安全送过河去了,河水也在迅速涨高,从脚踝、到小腿,大腿。剩下最后一个学生的时候,水已经涨到陈老师的齐腰处了。陈老师的雨披已经紧紧贴到身上,衣服已经完全湿透,暴露出陈老师并不算完美的身材。陈老师长舒了一口气,顾不上身材“毕现”,甚至顾不上害羞。背起最后一个学生,步履有些踉跄但坚定又义无反顾。只差三个石凳就把学生送上岸了,就在这时河水暴涨,瞬间陈老师和学生就不见了,只能看到陈老师桔色的雨衣时隐时现。孩子们慌了,高声呼喊着:“老师,老师!……”孩子们哭了,高喊“救命!救命啊!”呼喊着:“老师,老师!妈妈,妈妈!”。
  河西、河北区的大人们闻讯都赶来了,拉起了被陈老师推到岸边的孩子,可是陈老师已经再没有一丝力气,被洪水冲走了。那一天,河西、河北区所有家庭都没吃午饭,大人小孩沿着乌斯浑河去找陈老师。终于在乌斯浑河下游不远处,找到了陈老师的遗体,下葬那天孩子们、家长们泣不成声,全局的人都来为陈老师送别。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窗外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