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鬼皮湾惊魂(小说)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1-12 19:09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涧 石(四川西充)

 
老石桥沟距新地县城说远仅十五里;但进城全当去北京、上海旅游,单就出门穿过鬼皮湾、攀登杀人垭就令人够呛了。农民们拣几个鸡蛋换点糕点、煤炭之类,一般是大清早出门,折腾到太阳落坡回家。外界人眼里,老石桥沟的确是一个偏僻闭塞,屙屎不生蛆的地方,女人丑陋不堪,老光棍堆积如山。其实不然,走进沟一看,感觉全然不是那回事,青山绿水,良田沃土,人少地多。人家姑娘几乎是自产自销,很少出沟就嫁了人;外边高高大大、水色灵秀的姑娘也喜欢往沟里钻。没女人的男子是有,老态龙钟的,绝不是年轻的汉子。真的,连向家户目不识丁、既麻又瘸的向傻儿,去年三十当头,在满院人的促合下,终于了却几代人心愿——娶了叫刘幺妹的媳妇。她除了一双巧手外,细皮嫩肉,脸蛋俏得像戏娃子,身材虽中等高,可肥瘦得体,不用涂脂抹粉,也是人见人爱。赶场下街,汉子们见了魂不附体,一个心眼上前搭讪。幺妹也不排斥,大大方方,没看见似的,就是保持一段永不改变的距离。汉子们讨了一肚子怄气,气煞我也,简直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向傻儿那窝囊废运气咋那样好呢?
 
 
 
向傻儿自知不配幺妹,毅然拜师学习篾活手艺,逢场天由幺妹赶集销售。两月后,向傻儿大功告成,篾货结实又好看,篮子、筲箕、背篓成了市场抢手货。幺妹精于持家,半年功夫还清结婚所欠,衣食住行大大改观。幺妹睦邻友好,喊喊叫叫嘴巴涂了蜂蜜。往来大到红白喜事、小到鸡毛蒜皮,院里人彼此照应。甲长向天顺也是公认的族长,德高望重,以身作则,几十年如一日,维系着整个向氏家族的安定祥和。幺妹对他的感激到了五体投地。一年前,卖篾货回来,院子里也没啥人。她累了床上歇息,向混混早躲在床下,趁机来了个饿狼扑食。幺妹凭直觉知道是谁,灵机一动平心静气地说:雷都不打吃饭人,你松松手,我方便一下陪你玩。向混混乐开了花,嘻嘻,老子今天还真他妈幸运,乐滋滋等在床上。突然门大开,向天顺带了一伙人冲进来,。一阵拳打脚踢,向混混头晕眼花,还没反应过来,身上扎了个五花大绑。晚上,向天顺宣布按族规用刑砍断一只腿脚。向混混吓得屁滚尿流,跪地惨呼饶命。幺妹起身说情,各位长辈、弟兄姊妹,谢谢你们疼我,向混混好歹也是人,受个教训就行了,再说他也没得逞……我求大家放他一码,千万不可实施刑罚。结果,向混混只挨了五十大板,捡了条性命,跪在幺妹面前千恩万谢,说:幺姐,我一定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再也不敢胡思乱想,一辈子变你的狗我都心甘情愿啊!
这事还远没有完。两天后,几个穿制服的持枪人将向混混押走了。甲长也因此解职。保长李春德大会宣布:此事必须公办。向混混虽强奸未遂,但伤风败俗,立即依法逮捕,判刑一年零三个月。向天顺私设公堂,目无国法,同属犯罪。刘幺妹袒护坏人,善恶不分;念及出生孤苦,长期监外劳教,直至醒悟。幺妹不服,当众喊冤,但没到主席台下腿就软了——几双闪烁凶光的眼睛,早把她魂给夺走了。回到家,她像得了场大病,汤水难以下咽,夜夜噩梦伴着失眠苦熬。向傻儿的话让她怎么也想不通。他说:幺妹,你是犯了罪的人,没关监就算走运了,有啥想不同的?以后得好好感谢李保长啊。幺妹反驳说,还感谢他龟儿?我看他是借题发挥,心中有鬼,心黑到了肚靶子上。向傻儿争辩说:你呀,好心打成驴肝肺,人家是一保之长,有权有势。往上推三代,我们还是挂角亲呢。人家有错的话,官能当那么大?再说,我们惹不起他,二四八月的扇子叠倒算了。他跑到门跟前看了没人,又回来向幺妹补充道,这些话要是李保长听到了不得了啦!幺妹沉默了,一种恶心的感觉涌来。向傻儿形象丑陋,怯懦无知。她后悔自己为什么现在才知道。她望着窗外的光芒,张着嘴深吸着清新的空气,心里一个劲地问自己,嫁给这样的窝囊废值得吗?我真蠢,还想给他生育,不如早断绝这孬种好了。幺妹一有空就想,从远而近,从想象到现实。几天过去,她好像轻松些了,投去向傻儿的目光越来越冷。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鬼皮湾惊魂(小说)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