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凤皇殁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1-12 18:47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曹经燕(湖北当阳)

 
长安,未央宫,万籁无声。
精美的龙床,挂着刺绣的帐幕,床榻上的年轻男子,容貌俊美,肌肤胜雪,鼻梁坚挺,睫毛纤长,美艳不可方物,只是眉峰紧蹙,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床沿边坐着的白衣女子,容颜清丽,柳眉杏目,肌肤吹弹可破,只是脸颊上有一道醒目的疤痕,不然也是京城拔尖的美人儿。女子满脸担忧,用手绢将男子额头的汗珠轻轻拂拭,怕是惊了男子的睡梦。
梵音怔怔地端详着眼前的男子,眼神中满是怜爱。这个与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美男子,自小就是她心中最耀眼的一颗星;这个她穷其一生无怨无悔去追随去守候的少年英雄,自十二岁起,再没有对她说过一句话;这个骁勇善战喋血沙场的天之骄子,自夺回江山,便日渐倾颓,意志消沉,眼神也一天天变得暗淡无光。她知道,他是再也找不到一个支撑他活下去的理由了,耀眼如他,骄傲如他,忍辱包羞十四载,已然油尽灯枯。
 
 
 
梵音记忆里的慕容冲,容颜如女子一般隽秀,却少年老成,文能口吐珠玑腾蛟起凤,武能降烈马挽强弓,是前燕皇帝慕容儁与皇后可足浑氏最疼爱也最寄予厚望的幼子,乳臭未干就被拜为中山王、大司马,真正是集万千宠爱在一身。那时候的他,是黄龙城中最耀眼的少年,是鲜卑族人眼里独一无二的皇位继承人。而她,是从记事起就与他形影不离的玩伴,也是前燕皇后钦定的未来与慕容冲并肩母仪天下的不二人选。  一切看起来那么美好,可是一个人拥有的太多了,连老天都会嫉妒。父皇正值壮年离奇驾崩,兄长慕容暐继位,民怨沸腾。慕容冲十二岁那年,所有的美好与骄傲在金戈铁马中被撕成碎片。前秦名将王猛攻破邺城,一举灭燕,皇兄仓皇出逃,死于乱军之中。慕容冲与母后、姐姐清河公主连同后宫佳丽、王公大臣及鲜卑族人被前秦大帝苻坚掳至长安。
 
 
 
族人为求活命,将倾国倾城的十四岁的清河公主进献苻坚,慕容冲为免姐姐跳进火坑极力阻止,被族人一同送入皇宫。
“凤皇,凤皇,吾儿凤皇……”梵音至今还记得那日皇后在身后连滚带爬地追赶,声嘶力竭地呼喊;梵音还记得那时残阳如血,城墙上翻飞的幡旗上金线绣的飞龙在落晖映照下闪着刺眼的光芒。
 
 
 
此时此刻,床榻上的慕容冲似乎也回到了与母后生离死别的噩梦中,喉结蠕动,眉头紧皱,大颗汗珠从脸颊滚落。梵音为他小心地拭去,他迷迷糊糊中看了梵音一眼,又沉沉睡去。梵音爱怜地看着慕容冲,思绪又回到了十五年前的那个黄昏。
慕容冲与清河公主乘坐的马车徐徐驶向了城门,守城的士兵推开厚重的城门那一刹那,那“吱呀”一声像在梵音心上撕了一道口子,梵音发疯一般追了上去,她知道,待城门关上,他与她便死生不复相见了。而她,无论生死,无论贵贱,只愿一生守候她的郎。
三人坐在马车上,相顾无言。进入苻坚的寝宫之前,梵音换了婢女服饰,突然拔下金钗刺向了自己精致的脸蛋。慕容冲和清河公主没来得及阻止,满脸懊恼,却都没有多说一句话,只是清河公主用力抱了抱她。三个人都明白,以梵音的美貌,即便换上婢女的衣服,也阻挡不了男人的觊觎。而梵音,无论身为人上人还是阶下囚,只愿为他守身如玉。
 
 
 
当夜,苻坚派人将慕容冲和清河公主一同接入了寝宫,从此,清河公主成了仇人的新宠,慕容冲成了仇人的娈童。父皇驾崩,江山易主,国破家灭,身陷囹圄,慕容冲都坚信会有东山再起力挽狂澜的一天。然而,当男儿的尊严和体面被蹂躏成碎片,当一身傲骨被锉成骨灰散落到尘埃里,慕容冲除了复仇的种子在心中发芽,几乎生无可恋了。三个人的宫闱秘事飞过寝宫飞过院门飞过城墙飞到了大街小巷,“一雌复一雄,双飞入紫宫”的童谣飘过城墙飘过院门飘过宫门飘进了宫里每一个人的耳朵。慕容冲自入宫再也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一句话,偶尔与姐姐议事也是用鲜卑族特殊的符号刺在手绢上,借梵音婢女的身份来回转达。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凤皇殁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