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正文

山野美味——酸枣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1-08 23:23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樊泽宝(山东青岛)

 
 
 
当年老家田野的路旁或沟壑及地边石头堆的狭缝中自然生长了很多棘子树,一种常年灌木,长不大,一簇簇不成形状。但木质坚硬,弯弯曲曲,枝节上长着如针尖般的棘子,既有直刺,也有弯刺,坚硬锋利,当年拾草或摘枣时手腿经常被其刺的皮破血流;夏秋时节还易长一些浑身毒毛的“八角子”,一不小心就被其蛰着,皮肤肿得生硬紫红、钻心疼,平时对其避而远之;只有在秋季摘枣、冬季砍柴(非常耐烧)时才小心翼翼的与其接触。
一年中采摘酸枣的时间较长,从夏末摘到初冬。当其刚长得如绿豆般大小时,我们就开始从挂在枣枝上一串串的枣中选大的摘,那时的枣处于生长期,枣核还没成型,吃到嘴里无核肉粘且味苦,只是摘拣大的嚼嚼。当时摘不是为了吃,主要是拿着玩。而且一棵枝子上的酸枣结多长不大,间去一些,还可以让其他的长得更大。
秋后酸枣圆溜溜的由青变白,由白变红,深藏在绿叶之中,青的,红的,色泽鲜亮;青里透着红,红里透着橘黄,有的红里带着青,青绿相间,鲜亮剔透;那红红的就像一粒粒红色珍珠点缀在枝干上,有的竟藏在针刺和绿叶之间,密密麻麻的红绿相称,随风摇摆,极是美丽,成了一道亮丽的秋野风景。
 
 
 
变白就可以吃了,从青涩微甜的通体绿色,到半红半百的酸中带甜,直到熟透了爽口的紫红色。
随手摘下一颗黄豆大小的放在嘴里,用牙一咬酸酸的,慢慢咀嚼甜甜的。嘴里一次可含放十来个,慢慢地咀嚼着枣核上酸酸甜甜的果肉,漱光后美美的把核吐出来。
小伙伴三五成群结伴穿梭在山野中的丛林中,漫山遍野地寻食。而且酸枣很奇妙,斜着向沟中间生长的枝条上结的大,其中新发的嫩枝上的最大,采摘时很危险。但往往经不住大的诱惑,有时两人合作,一个勾枝一个摘,勾枝的上身需向前弯曲着趴在树头上,用勾子把结枣的树枝勾到跟前,用力拽着,另一个摘;比较危险,因枣木坚硬,如力不从心倒在枣树头上,后果难以想象;还有一种潜在的危险就是树下的马蜂窝,那时田野的马蜂多,有时在酸枣丛的根部续有一窝,从上面看不到,一旦树干晃动,马蜂嗡嗡四起,躲闪不及时,就会被蛰得脸肿鼻紫,胜过“猪头小队长”。
每到一地大家便争先恐后地去摘,稍不留意不是被树上细细的棘针扎破手,就是被枝叶上的“八角子”毛蛰,但为了能吃到那垂涎多日的酸枣,甚至顾不得这些伤痛,抢着品尝那清脆酸甜的味道。从摘下的酸枣中挑选一些大的、白里透红的或按把或单个放到嘴里,立时满嘴的口水,几多滋味;吃起来脆生生、酸溜溜、甜滋滋,口味上佳,感觉倍爽,那个滋味与快乐难以形容,现在想起来都流口水。
小伙伴们一边摘着,一边把酸枣往嘴里塞。味蕾一下就被酸脆甜味充斥出一股舒爽,摘的过程就是吃的过程,红的酸枣先被擒获,然后饥不择食也好,更多囊获也罢,一股脑地连摘带吃。
半天基本就吃饱了,有打着饱嗝的、有嗓子里泛着阵阵酸水的,腮帮子嚼酸了、牙酸倒了。吃恣了就玩,偶尔摘到个又大又红的,就会忍不住高高举起来炫耀,甚至还没来不及填入自己嘴中,就被身后悄悄赶来的小伙伴一把抢走,开启了一轮抢夺大战,欢声笑语传遍山野!
 
 
 
霜降前后,酸枣就全部成熟了,此季的酸枣口味重最好吃,不仅孩子挑着捡着吃,大人也加入摘枣的行列。不仅图吃,还为收集枣核卖。枣核是一味中药,名曰枣仁。
那时没有来钱的路,孩子手里更是常年见不到。为了换些小钱,大人孩子纷纷不顾艰辛,穿梭在酸枣树丛中,摘着吃着,吃着摘着,凡能看到的都摘到篮子里;尤其是霜降后枝叶枯萎,酸枣干瘪全变红色,村民依然难舍。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山野美味——酸枣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