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良 心(小说)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1-08 20:53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本刊编委   徐志能(甘肃定西)

 
隆冬,黄昏。
西伯利亚的寒流携带着沙尘暴狂啸怒号,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瞬间将西北旱塬一个省城吞没。马路两旁一排排名贵树木弱枝残叶被摧落一地,包裹花草的塑料也被撕扯成七条八绺,尘土、废纸、塑料袋漫天狂舞,来回奔驰的车辆不得不亮起双闪列队缓行,路上的行人斜着身、遮着脸、低着头,逃难似的各自往家里跑。
此时,患有白血病危卧医院病榻亟需骨髓捐助的何健思绪如麻,心如刀绞,缓步凭窗怅望昏暗的穹苍,满目憔悴,在痛苦和绝望中等待着,等待着期望的信息,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咚咚咚”,病房门“吱纽”一声,何健转过身,从门缝挤进两个蓬头垢面的老者,他原以为是“逃难”的路人,但定睛细瞧,原来是年过七旬的老爸老妈,惊愕中他差险晕倒。
“爸,妈,你们咋又来了!”
“健儿,你成这样,我们能蹲住吗!”何健母亲见儿子瘦骨嶙峋,光眉秃顶,不成人样儿,转过身偷偷抹去含在眼眶的泪水,“今儿个,庄上尕顺送儿子上大学,说车不挤,我和你爸把羊牲口给隔壁家安顿了一下,就趁车顺便上来了。谁知老天爷这么不睁眼。”她边说边掏出一疙瘩东西摆在何健的床头柜上拨开外三层里三层的食品袋亮出香喷喷的鸡肉,“健儿,还没吃吧,这是今早杀的鸡,急里忙里煮熟就提上了,家里养的,比外面买的香,你偿,还没冰哩!”说着撕下鸡大腿硬递给了儿子。
“爸,妈,你们都吃,医院的饭点已经过了,外面荒风土雾的。”何健口上说吃,可怎能吃得下去呢,看着骨瘦如柴、发白齿落、弯腰曲背、愁容满面的二老,愧悔的苦水直往上泛。
“健儿,我和你妈商量好了,这次上来是劝劝你,能不能给芳芳低个头、陪个罪、求个情,她毕竟是你的亲生女儿呀。”何健的老爸先从内衣兜里掏出一张纸条给儿子:“这是芳芳的电话号码。”接着又掏出一个用胶带粘得严严实实的红包:“彩霞是勉强答应了,暂就看芳芳答应不。”说着将红包递给儿子:“这是你给的卡,我和你妈咋说人家都不要。唉,我们确实没脸见人家啊!”说着不由得老泪纵横。此时,何健电话响了。
“喂,是何健吗?”
“是的,你是?”
“我是何芳芳。我郑重警告你,再不要骚扰我家。你以为你是谁,几张臭钱就以为我和我妈出卖灵魂吗?你要是再打发人骚扰我们,别怪我不客气。”何健一听是女儿,还没来及高兴就被当头几棒,他多么想再挨几棒,可对方电话挂断了。他愣了半天,不死心接连拨了四五个电话,都被挂断。但他还是不死心,又拨了一个,终于通了。
“喂,闺女,我是你爸,你听我说几句话好吗?”
“你再不要耍无赖好吗,谁是你闺女,阿?我孤女寡母无依无靠,到处乞讨时怎么不见爸?我妈拼死拼活打工挣钱供我上学时怎么不见爸?我上大学,贷款没人敢担保,我母女哭干了眼泪时怎么不见爸?今天我们不缺吃不缺穿日子能过去了,猛从哪里冒出了个爸?你不觉得耻辱我们还感到害臊哩!”电话又挂断了,何健顿觉唯一救命的稻草断了,犹如五雷轰顶,脆弱的心顿时像被电击了一般抽搐起来,土黄的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只觉得天旋地转,万般滋味,涌上心头,黯然神伤,瘫倒在病床,满脑子恍恍惚惚而又清清晰晰闪现的尽是前妻彩霞及一桩桩一件件往事,心碎的痛楚咬在牙关,愧悔的泪水流出眼角。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良 心(小说)的感言